哀歌小说网提供朋驰情人免费阅读全文
哀歌小说网
哀歌小说网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阅读榜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的小说 妙手神织 魔刀丽影 魔鬼老师 女神诡计 舂染绣塌 离婚女人 母亲淑媛 奶孙乱情 梦慾无间 若凄清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哀歌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朋驰情人  作者:于媜 书号:30695  时间:2017/7/18  字数:8339 
上一章   ‮章三第‬    下一章 ( → )
星期五夜晚,在纪家惯例的家庭会议上,气氛却是异常的凝重。

  亚婕一对早早退休,没事就到世界各地游览的爸妈突然回国了,紧跟着带回来的,是一个更爆炸的消息。

  “什么,结婚?”

  半瘫在高级的白色软布沙发上的亚婕,一听到这个消息,随即震慑的弹跳了起来。

  “爸,你在开什么玩笑?”她甚至不知道对方是圆是扁!

  “你以为我大老远从欧洲跑回来,是为了跟你开玩笑?”纪振东对女儿一副丝毫不着急婚事的态度可不满了。

  “我根本不认识他,怎么能嫁给他?”现在是什么时代了?竟然还时兴婚那一套?

  “人家有什么不好,我见过那年轻人,人品学识不消说,就连为人处世也谦冲有礼,这种优秀的男人要出一千万征选,还不见得找得到哪!”

  “既然爸这么中意,那爸自己去嫁给他好了!”

  “胡闹,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理所当然的事,你到底还在僵持什么?”纪振东不满的横她一眼,径自说道。

  “总之,这事儿我已经跟郝董说好了,改天我就设个饭局让你们两个见见面,就可以赶紧挑个好日子订婚…”

  “爸,你在说什么嘛!我连他叫啥名谁都不知道,你竟然要我嫁给他?”

  “他姓郝,叫郝绥纬!”一旁的纪母在旁边提醒着。

  好衰尾?亚婕嫌恶的皱起小脸。她才不要嫁给一个叫做好衰尾的家伙!

  “这名字这么怪,铁定是个不太正常的家伙…”

  “你这丫头说的是什么话,这名字又有什么不好,起码…起码特别啊!”纪振东不满的怒斥道。

  “但是…哥…”亚婕求救似的望向大哥,冀望他能帮腔说句好话。猛一回头,却发现他一脸暗自窃喜的表情。

  原来…她总算懂了!

  她就说嘛!她爸妈怎会突然归国,原来是大哥搞的鬼!

  原来大哥对上回她恶作剧的事还耿耿于怀,所以才故意将爸妈招回国,想赶紧把她这个碍眼的妹妹赶出去,好一劳永逸,可恨!

  就算真理正义沦陷,总该还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善心人士。

  “大嫂…”亚婕转而向惟一的正义人士求救。

  “爸、妈!结婚可是人生的大事,再怎么说也该要让亚婕选择自己喜欢的对象啊!”说得对、说得对!

  亚婕感激涕零得频点头,善良好心的大嫂就宛如她的救难天使,亚婕暗自发誓下半辈子,一定要做牛做马、竭尽所能的报答她。

  “我们不都给她两年的时间了?全台湾所有身价顶级的男人全让她看遍了,却还是选不到半个中意的,难不成,真要我们两个老的等到两脚都踏进棺材,她才甘心?”说起这白白浪费的两年,纪振东的牢騒可多了。

  “是啊!如今你爸把公司全交给了你大哥,我们两老也成天到各国跑,惟一不放心的只有你,从小到大我跟你爸从没要求过你什么,为什么你却连这一点都没法体谅?”一旁的纪母显然也是跟丈夫一鼻孔出气。

  “反正你现在也没有对象,嫁给郝绥纬有什么不好的?”他一表人才,还有亿万身价,绝不会让他的宝贝女儿吃半点苦。

  “我…谁说我没有对象!”亚婕连想也不想就冲口而出。

  顿时,偌大的大厅安静得连亚婕急促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亚婕看着错愕不信的几双眼,才发现自己“又”说错了话。

  “亚婕,你什么时候了男朋友?”首先开口的是她一副快昏倒的妈妈。

  纪振东紧接着子的话尾急忙追问;“对方家里是作什么样的生意?年收人多少?有没有股票上市?还有…”

  亚婕几乎听到她爸爸脑子里的计算机跳动的声音。

  “他…他是…”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她哪说得出来?“爸!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再是需要你们处处保护的孩子了!”亚婕恼羞成怒的嚷道。

  她毕竟已经是个二十七岁的大人了,爸爸却还总是拿她当小孩看。

  “你说什么傻话?在爸爸眼里,你永远还是个孩子,爸爸也绝不能容许‘那种事’再发生。”纪振东大义凛然的怪叫。

  “爹地,‘那件事’已经发生二十年了…”

  亚婕痛的太阳,无力的提醒道。好像每次她一要求独立,爸爸就会搬出这件事来说。但“那件事”却早已是二十年前她刚上小学一年级时的陈年旧事。

  当年才七岁的她,因为备受双亲保护,外表看起来过于柔弱,让她才刚上学几天,就被一群恶剧作的同学给反锁在教室里,直到晚上八点,惊慌失措的爸妈才一路找来。

  心疼不已的爸妈抱着她哭了好久,还频嚷着要替她转学,却被她回绝了。

  爸妈肯定不知道,隔天那群同学也全被她锁在教室里,无一幸免。

  “就算是三十年、四十年也好,只要爹地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即使退了休,纪振东仍有着领导者的发号施令习

  “明天把你男朋友带回家来,我让厨子办个简单的餐宴,爹地要见见他!”

  “可是…可是…”根本没有这个人,要见什么?这下糟了,亚婕的脑子迅速的转着。

  “没有什么可是,爸爸可以尊重你的选择,看一看你的男朋友,但是若爸爸不满意,或被我发现你是骗我的,那我们跟郝家的亲事就结定了。”

  若不想嫁给“好衰尾”她就真的得想想办法了!

  ***

  “什么,你被婚?”

  赢磊一口刚进嘴里的咖啡差点呛进鼻孔。

  他狼狈的拭了下溢出嘴边的咖啡,不敢置信的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她这容貌也能捱到被婚,那全台湾有一半的女人铁定会气得跳进太平洋淹死自己。

  看她的容貌一直以为她才二十出头的他,也是最近才惊讶的知道她竟然已经“高龄”二十七岁了,当时的确让他受到不小的震撼。

  怎么会有二十七岁的女人,还能有着张甜美、无得像天使一样的脸孔?

  但她的个性实在…标准的双面人!尤其见到她恶整她哥哥的手段之后…赢磊忍不住直摇头。

  她活是恶魔转世,甜美的脸孔与急躁爱捉弄人的个性,简直难以拼凑成一个人!

  “什么真的假的,现在情况危急,要是不赶紧想出办法来,我就真得要嫁给那个叫‘好衰尾’的家伙了!”亚婕没好气呻道。

  她才不要将来自己的孩子告诉老师、同学,爸爸叫做“好衰尾”那多丢人!

  “好衰尾”?嗯,这名字的确上不了台面。

  “逃婚啊!”赢磊懒洋洋的出着馊主意。

  “你说得倒简单!我的经济大权全在我爹地手上,若真逃婚,我岂不是得活活饿死?”她懊恼的捧着脑袋嚷道。

  “你可以到便利商店打工,要不去当店员也行,等你找到喜欢的对象再回家,到时生米煮成饭,你爸爸也只能勉强接受了。”

  “可是…”亚婕小心地瞥他一眼,嗫嚅的说道:“我什么也不会!”

  赢磊先是诧异的瞪大眼,继而无奈的耸了耸肩,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你这什么态度,难道你对朋友有难,就是这种态度吗?”亚婕又恼又气的控诉道。

  “要不我能怎么办?难不成要我假装你的男朋友,一起骗你爸妈吗?”赢磊没好气的抱怨道。

  像是被狠敲了一,猛然顿悟似的,亚婕倏然转头,用一种发现新大陆的目光,兴奋的紧盯着他,眼底热切的光芒让人浑身发

  “不,你别想打这个荒谬的主意…”赢磊面有难的摆着手,边不痕迹的悄悄起身准备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开什么玩笑?他还有大好的人生要过,怎能被这么一个小恶魔给绑住?

  “站住!”亚婕从背后喝住了他。

  “我还有会要开,还有一大堆的文件没签哪!”

  “只要给我一句话,你就可以走了。”亚婕一脸贼笑。

  “要我说什么?我很忙的。”以不变应万变就对了!赢磊笃定的暗忖道。

  “明天陪我回家,充当我的男朋友一天!”她嘿嘿的笑着。

  “我明天要飞欧洲开会。”

  “那后天!”

  “后天我要飞加拿大视察新厂区。”他的额际淌下一条冷汗。

  “那大后天!”

  “呃…大后天我要去美国拜访一个客户。”

  “你骗人!”亚婕气呼呼的瞪着他。

  “我…”他当然是骗人的,有哪个脑筋正常的人会这趟混水。

  “你这算是什么患难相的朋友?若这回你不肯帮我这个忙,我们就此一刀两断。”她鼓涨着小脸蛋的模样,俨然像个正准备切手指绝的孩子。

  赢磊怔然看着她,像这种小恶魔,他若够聪明就该早点摆她才是,但诡异的是,他竟一点也不想失去她这个朋友。

  唉!只怪他友不慎,惹上了小恶魔。

  “好,我去!”这下,连明天晚上的约会也泡汤了。

  赢磊第一次体会到哭无泪的感觉。

  从二十五岁那年父母相继去世,他继承了父亲的公司,七年来他在尔虞我诈的商场上驰骋,从没怕过谁,但此刻,他却怕极了这个脑子里总有稀奇古怪念头,让人防不胜防的小恶魔。

  “谢谢!”不顾他人的好奇目光,亚婕惊喜的跳到他身上,开心的又叫又嚷。

  被这个巨大的冲力给撞得倒退两步,赢磊却仍稳稳抱住小恶魔。

  “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了!”

  她终于解决了眼前的重大危机,一切都该感谢赢磊,让她又重获自由!

  亚婕快乐的赏给他一个响吻,丝毫不觉这个自小就是她撒娇利器的动作,让赢磊有多错愕。

  看着她灿烂的笑靥,他既诧异又心惊。

  赢磊有预感,这回他真的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

  夜晚七点,明山半山上气派的纪家华宅,已是灯火通明,一场预先谋画的计谋正悄悄拉开序幕。

  “你就是小婕的男朋友?”

  纪家高级的长型沙发上,纪家严苛的考察部队正分坐在沙发的另一头,巨细靡遗的从赢磊整齐却不失潇洒的头发,一直审查到他脚上光可鉴人的高级皮鞋。

  “是的,很抱歉一直没有正式前来拜访纪伯父、伯母,以及纪大哥、大嫂,实在是晚辈的疏忽。”

  赢磊开口的一番场面话,就将坐在客厅里的一群人安抚得妥妥贴贴。

  “不,别这么客气,一直没有让小婕邀请你到寒舍来坐坐,也是我的疏忽。”

  原本一整天严阵以待,准备少说也要挑出这个人上百个缺点的纪振东,一眼就被他从容自信的潇酒神采,以及举手投足间具领导者风范的气势给收服了。

  “我就知道,赢先生一定是亚婕的男朋友!”在一旁的温绮忍不住兴奋的抢着开口。“上回亚婕还直说两人只是普通朋友,我就看出两人的关系不单纯。”

  “赢先生,你…”我不是说你最好别是妹妹的男朋友吗,怎么还是不听劝告呢?但事到如今,纪亚哲只有叹息的份。

  纪振东使了下眼色,暗示两人闭嘴,让他好好的作番身家调查。

  “不知道赢先生从事什么工作?”他客气的问道。

  “是啊!府上哪里、家里还有地什么人?”纪母也紧接着问道。

  “纪伯父,我研究所毕业就继承先父的事业,目前是赢氏企业的负责人,而自从家父家母相继去世后,就只有我一个人。”

  “你是赢氏企业的总裁?”纪振东的眼睛倏然亮了起来。

  “晚辈不才,还需要多跟纪伯父学习。”赢磊谦虚的说道。

  “好、好!想不到你真是年轻有为,现在要找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少了。”

  “纪伯父过奖了。”

  在纪家两老连环炮似的拷问之下,就连小学时的成绩排名、中学的体育成绩、大学的恋爱史也全被两老问得一清二处。

  在边聊边吃的融洽气氛之下,一顿饭下来,纪振东夫妇显然对女儿这个男朋友满意极了,笑咧的嘴始终没合过。

  “赢磊,你打算什么时候来提亲?”

  此话一出,赢磊正放进嘴里的丸子,倏然从嘴边掉了出来,连亚婕嘴里一口正咽下的上好明虾,也倏然卡在喉咙。

  “甚…什么?对不起,纪伯父,我刚刚没听清楚。”赢磊连忙捡回内丸子,强撑起一抹坚强的笑容。

  “我看小婕年纪也不小了,我得赶紧找个日子来替你们办个盛大的订婚宴,宣布这个大好的喜事。”

  纪振东喜滋滋的暗自盘算着,丝毫没有发现两人错愕、发青的脸孔。

  “爸,我跟赢磊认识才没多久,这样太快了啦!”亚婕猛捶着口,硬是把明虾给进肚子里,赶忙声明道。

  事情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不就是带个男朋友回来让爸爸看,她就可以从此天下太平吗?怎么这种弄假成真的戏码会在她身上上演?

  “是啊,纪伯父,我想我现在事业还未成,需要再几年时问…”看得出来,面有菜的赢磊也慌了。

  “你都已经二十七岁了,难不成想交往到四十岁才肯嫁?”纪振东转头训了女儿几句,又转头朝赢磊不疾不徐的笑言道:

  “赢磊,依你现在全球都有分公司执行国际业务的规模,若还说事业未成,恐怕全台湾有大半的企业都是在玩办家家酒了。”

  “这…”可是他的任务只有今晚而已啊!他怎能答应这荒谬的要求?

  “好了,既然你们小两口都没有意见,那就在下个星期天举坝讴婚宴宣布口讯好了。”看来要开始忙!

  亚婕着急的瞥了眼面有菜的赢磊,深觉自己有义务帮他从这场僵局中困。

  “爸!我们还不急…”

  “你不急我们两个老的急啊!”纪振东埋怨的横她一眼。

  “小婕,我看就照你爸的意思好了,我们对赢磊都很满意,这么好的丈夫人选你可要好好的把握住。”一旁的纪母也跟着丈夫帮劝起来。

  “妈,你不了解…”

  “妈怎么会不了解?我知道做这种重大的决定心里难免紧张、不安,但这种事女孩儿一辈子总要经历一次啊!”若是真要嫁给她爱的男人,她才不担心,但事实是:这只是场骗局啊!她怎能弄假成真?

  “好了,好了!我看时间也晚了,你就送赢磊出去吧,小两口顺便谈一谈、商量一下。”纪振东一副不容商量的口吻将他们两人推出门外。

  门一关上,亚婕听到屋内传来一阵天喜地的欢呼声,那兴奋的程度像是好不容易清出一件堆积多年的垃圾。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唉,事到如今她该怎么解释,又该怎么帮他以及自己困?

  看着眼前这个垮着纤弱的肩膀,一脸黯然的小恶魔,赢磊原本一股被打鸭上架的不悦倏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难以置信此时心里升起的是不舍与同情。

  她漂亮的脸蛋适合微笑,不该皱眉头的!

  “既然你爸妈坚持,我们就订婚吧!”他柔声说道。

  “可是我不想跟你订婚。”亚婕一脸委屈的扁着小嘴。

  “你…”这一刻,赢磊又有种想掐死她的冲动。

  “你以为我真的想娶你这小丫头吗?我不过是看在朋友的分上,好心帮帮你罢了!”得了便宜还卖乖咧,真是!赢磊不是滋味的咳道。

  “你的意思是…”一朵惊喜的笑缓缓从她漂亮的脸蛋绽放。

  “我们暂时依照你爸妈的意思订婚,等你找到你那个白马王子,我们再解除婚约。”

  “太好了!”亏他想出这么好的主意!

  这么一来,她就有多一点缓冲的时间去寻觅理想中的对象,天啊!人生太美好了!

  亚婕含着感激的眼泪,陶醉在自己的幻想之中。

  “婕…”

  他干吗用这么恶心的称呼叫我?

  亚婕恍然惊醒,防备的退后两步瞪着他。

  “既然我帮了个这么大的忙,你多少也该表示一下意思吧?”赢磊一脸生意人打细算的狡狯嘴脸。

  “你要多少钱?”看来她得开始减少逛街购物的次数了。

  “过来,我会告诉你,你该付出多少的代价。”赢磊朝她勾起一抹仿佛魔咒似的人笑容。

  亚婕中似的一步步走向他,直到他的手一把揽住她的纤,霸道的将她馨软的身子收进自己怀里。

  “其实,我并不贪心,要的也不多…”赢磊深邃暗沉的眸定定凝视着她,低沉的轻喃道。他的气息温热慑人,隐约带着股不容忽视的霸气与吸引力,莫名的惑人心神。

  “你…你要什么?”

  亚婕恍惚的盯着他一开一合的感薄,竟莫名的口干舌燥。

  “很简单,你可以做得到的,而且,现在就能好好表现酬谢的诚意。”他的脸孔越来越近,独特的男气质浓烈得仿佛要夺去她的呼吸。

  在恍惚之际,一个温热软的物体倏然占据了她的瓣,让她登时震惊得几乎弹跳起来。

  他…他竟然吻她!

  亚婕的脸登时像颗红透的柿子,拼命用小手推着他的口。

  吻她的滋味实在太好,女人缘向来不差的赢磊是绝对不屑强吻女人这种事的,但她软甜绵密仿佛棉花糖般香甜的滋味,让他贪婪的一再深尝,难以自抑。

  而且她还有个光是紧贴就能感觉得出绝佳触感的酥,让他生平第一次,光是接吻就亢奋起来。

  包没想到这个小恶魔平时精明、会算计得紧,然而光是区区一个吻,却让她呼吸急促、全身颤抖不休,可爱得不得了。

  亚婕是第一次见识到男人的力量,看似温文的他,却有着片宽阔结实的膛,任她如何推拒也无法移动半分。

  一双滚烫的舌更是宛如滑溜的蛇,在她的口中灵活进出,一下狂猛似火的深吻,一下却又若有似无的拨着她,让她几乎无以招架的瘫软在他怀中。

  好不容易,那双技巧高超的终于松开她,亚婕除了一股快被蒸发的飘然外,什么也感觉不到。

  “还要不要?”他强抑身下的紧绷亢奋,逗弄着她。

  她气吁吁,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只是下意识的胡乱点头。

  赢磊勾起一抹气的笑,不知餍足的又虎视眈眈的准备进行下一波的攻势,却被逐渐恢复理智的亚婕即时躲了开来。

  “你…你…怎能…吻…吻我?”亚婕急忙跳出他的怀抱,愤愤的控诉道。

  “我想,我们该好好的培养一下肢体动作之间的默契,否则下个星期的订婚宴上,可是很容易被识穿的。”

  赢磊愉快的看着她一脸恍惚的神情,开始觉得…其实这还真是个很划得来的易…

  “就算是如此,你也…也用不着这样吧?”简直像个乘机揩油的登徒子。但亚婕却始终不敢直视他的眼。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上天’一向是我的行事原则,既然要假装,也要入木三分才行啊,否则岂不功亏一篑?”

  他以指尖点了下她犹带余温的,便径自步人驾驶座,发动引擎利落的消失在大门外。

  是吗?亚婕愣愣的抚着发热的瓣,咀嚼着他的一番话。

  然而,直到许久之后,她才终于猛然惊觉到她被骗了!

  她怎么忘了,他可是个生意人啊!

  天底下哪有生意人会白做买卖不要酬劳的?

  什么“帮人帮到底,送佛送上天”?又说什么就算假装也要演得入木三分,依她看,他根本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苞这种深藏不的男人易,她可得当心些,而且她再也不会让他有可乘之机再吻她了! WWw.IGeXS.CoM
上一章   朋驰情人   下一章 ( → )
欢迎光临哀歌小说网阅读免费小说《朋驰情人》,我们为您提供朋驰情人完本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还有更多类似朋驰情人小说在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