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歌小说网提供朋驰情人免费阅读全文
哀歌小说网
哀歌小说网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阅读榜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的小说 妙手神织 魔刀丽影 魔鬼老师 女神诡计 舂染绣塌 离婚女人 母亲淑媛 奶孙乱情 梦慾无间 若凄清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哀歌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朋驰情人  作者:于媜 书号:30695  时间:2017/7/18  字数:6322 
上一章   ‮章二第‬    下一章 ( → )
巧合真是天底下最难解释的玄机!

  原本以为昨晚只会有一面之缘的彼此,竟在隔天的中午,在同一家速食餐厅遇上了。

  “你是…”

  “你是…”

  亚婕与赢磊不约而同的发出诧异的惊呼声,而后两人却不为这个巧合惊奇的笑了,边打量起现实生活中的彼此。

  今天的他穿着一袭深蓝色西装、蓝色衬衫,少了一分潇洒不羁,却多了一分严谨与成男人的气息,简直就像个企业总裁…

  她在胡思想些什么,亚婕不暗斥自己,他看起来很年轻,顶多不超过三十五岁,怎么可能会是公司的总裁?

  在亚婕暗在揣想的同时,赢磊也不落痕迹的打量起穿着一袭浅绿色飘逸雪纺纱及膝洋装的亚婕。

  褪下一身华服,现实生活中的她,却依然脱俗出色得令人忍不住想多看两眼,而且…

  他的目光不自觉的瞧着在她纤细、匀称的小腿…她还有双昨夜没有发现的漂亮美腿!

  谁想得到,昨晚只当作是共度愉快的一夜,刻意没有留下任何联络方式的两人竟然会意外的再度相遇,可见这是种不容忽视的缘分。

  “你跟朋友吗?”赢磊的目光在她身后探着。

  “不,一个人!”

  今天一起,大哥、大嫂已不见人影,厨子一早上全在抱怨不知道一人份的菜该怎么煮,她只好放他假,一个人到外面吃了。

  “你呢?”亚婕不痕迹的瞥了眼他盘子里的儿童餐与玩具,忍不住笑了。

  “跟你一样,公司里的员工没有半个人肯愿意跟老板出来吃吃饭,只得独自解决了。”赢磊仍是笑得潇酒。

  “你是个…老板?”亚婕有些震惊的再度上下打量了他一回。

  “怎么,不像?”他装出一脸惊讶。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穿着,又看看他手上的儿童餐,亚婕忍不住笑出声。

  她实在难以想象一个堂堂的大老板会来这种速食餐厅,霎时,对他的深藏不又更添一分欣赏。

  “我有这个荣幸跟赢老板一起坐吗?”亚婕邀请道。

  “求之不得。”赢磊勾起好看的一笑。

  两人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有一下没一下的聊着。

  “你吃得很少?”

  亚婕看着自己盘里的一份汉堡、炸、特大份薯条、块以及昔跟咖啡,跟他简单的汉堡跟柳橙汁比起来,自己简直像非洲难民。

  “下午有一场重要的会议,过量的食物会影响到思路的清晰、以及果断的决策力。”他笑了下,简略的解释道。

  “你在公司里应该是个严肃上司吧?”亚婕看得出来,他绝对是属于公私分明的那种人。

  “你说呢?”

  “一定是!鲍司的老板不都应该是成天板着一副臭脸,嚣张的颐指气使?”就像她大哥那样。

  “刚柔并济也是另一种方法,效果不比用权威压制下属来得差。”他勾起一贯慵懒的微笑,轻描淡写的解释道。

  “这些经营企业的方法我不懂。”她耸了耸肩,又专心的啃起汉堡。

  “你该有工作吧?”

  赢磊试探的看着她,从她的谈吐、衣着,以及所住的那栋豪宅,定是某大企业的千金小姐。

  “没有。”亚婕咽下最后一口汉堡,气的摇摇头。

  爸妈始终担心她吃苦、受欺负,从来也不肯让她出去工作,惟一的身份只是爸爸公司里的挂名董事长特别助理。

  但那种成天无所事事,就连送个文件也用不着她的工作,早在几年前她就已经不曾去过了。

  亚婕滔滔不绝的说着这辈子惟一的工作经验,边愤似的将草莓昔一口口往嘴里送,又顺口将一大份薯条全吃得光,丝毫没有注意到赢磊的目光正瞬也不瞬的紧盯着她。

  好不容易,眼前的食物尽扫一空,一番牢騒也发完,亚婕才发现他沉默得令人担心。

  “你看什么?”该不会也被她惊人的食量给吓坏了吧?

  亚婕不安的看看自己眼前堆成一座小山的垃圾,又看看他。

  虽然从来没把他当成交往的对象,但他毕竟是个男人,她多少还是得保持一些形象。

  “你的…”赢磊伸手比了下边。

  “嗯?”亚婕茫然看着他,手指下意识的照着他手指的位置摸了下边,发现自己的上沾了昔。

  不是被她吓坏就好,她可是好不容易有这么个不觊觎、垂涎她的容貌,而纯粹能聊天、互诉心事的“男”朋友…亚婕安心的上的昔。

  赢磊不经意一抬头,遽然瞥见她粉红色的舌尖自满的瓣上缓缓过,这个简单而无心的动作看在赢磊的眼里,下腹遽然涌起一股莫名的騒动。

  赢磊不假思索的抓起半凉的咖啡就一口往嘴里灌。

  他怎么了?刚刚那股见鬼的亢奋是怎么回事?赢磊甩甩头,试图让自己恢复理智与清醒。

  “喂,你喝错了我的咖啡!”亚婕瞪着他,错愕的嚷道。

  她的咖啡?经她这么一嚷,赢磊才蓦然惊觉自己嘴里的苦味,以及眼前完好的柳橙汁…

  他目光不自觉的瞥向她粉红满的瓣,又看看杯沿印上一层淡淡的口红印,他的嘴方才就不边偏不倚就着她的…

  顿时,下腹那阵好不容易平息的騒动再度汹涌起来,他抓起柳橙汁咕噜咕噜又一口全灌进嘴里。

  他是怎么回事?

  向来不乏女人主动示好,也从不缺女友、女伴的他,竟会被这么一个生的女孩给动了心绪,简直…荒谬!

  “你很渴吗?”亚婕一脸同情的看着他。

  他向来从容若定,很少看到他慌乱的一面,但显然他今天真渴坏了。

  “对…对不起!”他需要时间好好的恢复情绪。“我…我还有个会要开,先走了!”赢磊抓起一旁的西装外套,就匆忙转身冲出餐厅。

  她很美、也很与众不同没错,可是她太年轻、也太纯洁,不是他该沾染的那种女人。

  他知道,她绝玩不起成人的爱情游戏!

  而他向来需要的,也只是一段能暂时足彼此的生理需要的互惠易。

  至于爱情,他并没有太多时间来呵护这种脆弱的东西!

  ***

  当亚婕挥别赶赴重要会议的赢磊,愉快的一踏进家门,家里已然刮起一阵小型风暴了,烟硝味浓得呛人。

  “纪亚哲,今天不是你出去就是我离开,你自己选一个!”

  大嫂显然带着浓浓鼻音的哭嚷,随着大开的铜门面传来。向来温柔的大嫂,这回显然真豁出去了。

  “没有做错什么事我何必出去?”

  “那我走!”温绮决然的准备扭头出门。

  “绮绮,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跟什么惹火美女来,你要相信我啊…”纪亚哲拼命挡着手上拎着“天涯小包包”、显然正准备离家的大嫂,第一百零三遍的再度解释着,狼狈的模样简直比落水狗还糟。

  “那天宴会上有没有这个女人?”温绮忍住气,目光含怨的直视着他,简单利落的供口气俨然有法官审案的架势。

  “有…是有,可是…”可是他只不过是跟她在餐桌边聊了一晚上的天。

  “既然有,那就表示真有其事!”温绮愤怒的再度提起皮箱,作势就要往门外走。

  “绮绮,等一等!你听我解释,事情真的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我不知道是哪个浑账东西造的谣,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天底下除了你,我…”

  “你更爱别的感美女,更有说一套做一套的本事!”温绮愤怒的转头替他接话。

  “老婆,天大的冤枉啊!我…”纪亚哲百口莫辩的一转头,瞥见站在门边看好戏的亚婕,宛如看到救星似的忙拉住她。“亚婕,快!宴会那天是什么情形你也看到的,快帮大哥解释。”

  “解释什么?”亚婕一脸无辜的看着纪亚哲。

  “解释那只是金实一时兴起的游戏,而我只跟舞伴多聊了几句,从没跟什么惹火美女打情骂俏、甚至还到楼上去做出见不得人的丑事啊!”看妹妹目睹烽烟四起、战局烈,她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悠哉模样,简直快急掉纪亚哲半条命。

  说也实在倒霉,参加好好的一个宴会却落得像是去偷腥风似的,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家伙,害死人不偿命,一番话说得简直比鬼扯的还离谱!

  “那天我只看到大哥跟一个穿得很感的女人说说笑笑得好不开心,后来我想先离开,却已经遍寻不着大哥,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大哥?”亚婕一脸无的眨着美眸,娇声娇气的说道。

  “亚婕!你在说些什么啊你…”纪亚哲惊慌的嚷着,忙回头看了眼温绮的脸色。

  一见到老婆更加阴沉难看的脸色,亚哲气的以掌击额,知道一切都玩完了!

  “纪亚哲,这辈子你休想我会原谅你了!”温绮决然的丢下一句,便含泪夺门而去。

  “绮绮!绮…哎哟!”纪亚哲正追出门,却头撞上了遽然飞来的雕花钢门。

  “亚婕,你明明就知道事情,怎么还…”纪亚哲吃痛的捧着脑袋回头,冷不防地却撞见她脸上恶作剧的笑容。“你是故意的?”错愕半晌,他难以置信的嚷了起来。

  亚婕不发一语,只是噙着抹笑,懒洋洋的把玩着及的卷发。

  “你怎么能开这种玩笑?难道你不知道你大嫂她会当真?”纪亚哲指着门外,激动的几乎语不成声。

  这丫头自小就顶着一张天使般纯真无的脸孔,却老捉弄人,别说是外人了,就连爸妈也被她这副乖巧柔顺的小天使模样给骗了,硬是把她当成温室花朵一样,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

  “就是因为大嫂会当真,我才会开这种玩笑。”亚婕甜甜的笑道。

  “你是什么意思?”纪亚哲眯起眼,怀疑的瞪着她。

  “谁叫你那天在宴会上带着一群朋友把我当猴子看!”亚婕噘着小嘴,埋怨的瞥了他一眼。

  “所以你才用这种法子来整我?”这种挑拨分化的手段,堪称战略史上最可怕的一招。

  “我只是给你一点机会重燃爱情火花啊,像几个月前你们吵了一架,和好的时候不甜蜜得又双双到法国去三度月?”说不准,这回是四度月哪!

  “那不一样啊!”上回是温绮抱怨他工作太忙忽略了她,买颗钻戒、甜言语一番就没事了,但这回…拈花惹草这臭名他就算跳到黄河也解释不清啊!

  “哪里不一样?”不都是吵架吗?亚婕嘟着小嘴一脸疑惑。

  “这…总而言之这可是种会要人命的忌妒情结!”纪亚哲对她在感情上的感受一无所知感到头疼。

  会要人命的忌妒情结?

  一整个下午,亚婕全在思考咀嚼这句话的涵义,连她宛如一副斗败公模样的大哥,是何时吩咐公司的总经理负责代理几天业务、又匆匆整理行装出门,赶往温绮的娘家她全然不知。

  ***

  “喂,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会要人命的忌妒情结’?”

  坐在宽敞明亮的餐厅里,撑着下巴一径对空冥思一个多钟头的亚婕,终于心不在焉的开口了。一个星期以来,大哥大嫂始终没有回来,闲得发慌的她就每天中午到这儿来找赢磊聊天解闷,才短短几天的时间,两人俨然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会要人命的忌妒情结?”

  赢磊摇摇头,不过若有机会,他倒也想见识一下是何感觉。

  “大哥说我诬陷他犯了感情上要人命的忌妒情结,看来好像真的很严重。”亚婕终于开始有点担心了。

  她没有恶意,只是想整整大哥罢了,但这回事情显然闹大了,几天过去了,大哥却一直没有回来,看来,这回事情真是“大条”了。

  “惹上你这个小恶魔,任谁都要遭殃。”赢磊凉凉的丢来一句。

  “你…”亚婕气结的瞪着他。

  她现在正在烦恼的关口上,赢磊还在那说些不痛不的风凉话,简直是落井下石。

  “我要回去了!”亚婕抓起包包就往门外冲,谁知才一出大门,就撞上了人。

  “对不起!我没看到…”亚婕稳住身子忙道歉,谁知一抬头就看到两张熟悉的脸孔。“大哥,大嫂?你们要去哪儿?”

  亚婕惊讶的看着明显憔悴的温绮,以及满脸胡渣、一脸狼狈的大哥,突然发现自己这回的玩笑真的开大了。

  “我们正要赶到律师事务所…办离婚手续。”温绮抬头看了她一眼,黯然补上一句。

  “离婚?”顿时,亚婕的脑袋里仿佛有个小型弹葯库爆炸。“大嫂,你千万别冲动啊!”亚婕大惊失的嚷道。

  “亚婕,你别劝我,我已经决定了…”

  完了,她要再不把事情解释清楚的话,恐怕就要造成一对怨偶了。

  “大嫂,其实大哥并没有跟什么感美女卿卿我我,全是我一时气大哥编出来的玩笑…”亚婕忙着解释,目光不经意瞥及一旁的赢磊,连忙拉起他。

  “不信,你可以问赢磊,他是赢氏企业的总裁,绝不会说谎的。”这也是她今天才知道,他不止是个老板,还是知名赢氏企业的总裁。

  “这…是啊!那天我也参加了宴会,可以替纪大哥作证。”赢磊被推来作临时证人,也只得勉为其难说了两句。

  “赢氏企业总裁?”闻言,温绮几天来的委屈全忘了,忙擦干眼泪上下打量起他。

  “幸会!”赢磊不卑不亢的朝她点了下头。

  “亚婕,你什么时候了这么出色的男朋友却一声不吭?”风度翩翩、一表人才,简直是万中选一的上上之选啊!

  “大嫂,他不是我男朋友啦!我们在那天宴会上认识的普通朋友。”亚婕好笑的摆摆手。

  “普通朋友?”温绮狐疑的来回打量着两人。两人稔的程度实在可疑。

  “老婆,如今你终于相信我绝对没有背着你搞七捻三,我们可以回家了吧?”

  一旁始终像个委屈小媳妇的纪亚哲终于开口,满是一副沉冤得雪的吩期吻。

  “哼,我还没原谅你呢!”

  虽然嘴里这么说,但从温绮明显缓和许多的脸色看来,似乎已经雨过天晴。

  “大嫂,我们快回去吧!你一不在家里,家里可冷清了…”亚婕撒娇的攀住温绮的手臂将她往外拉,边灌起汤。

  眼见太座终于消了气,纪亚哲也终于松了口气。

  “赢先生,谢谢你!”纪亚哲感激的朝赢磊伸出手。

  “哪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应该的。”赢磊话中有话的说道。

  “这…”纪亚哲一愣,随即笑了。“跟我家那小恶魔在一起,你可得当心点了!”他心有所感的警告道。

  “谢谢,我会当心的。”

  “还好你不是她男朋友!”纪亚哲笑着朝他摇了摇手道别。

  直到纪亚哲的身影没入人中,方才的一番话还是隐隐回在赢磊脑海里。

  令人玩味的一句话! WwW.IgExs.cOm
上一章   朋驰情人   下一章 ( → )
欢迎光临哀歌小说网阅读免费小说《朋驰情人》,我们为您提供朋驰情人完本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还有更多类似朋驰情人小说在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