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歌小说网提供娇娇免费阅读全文
哀歌小说网
哀歌小说网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阅读榜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的小说 妙手神织 魔刀丽影 魔鬼老师 女神诡计 舂染绣塌 离婚女人 母亲淑媛 奶孙乱情 梦慾无间 若凄清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哀歌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娇娇  作者:纪开怀 书号:48729  时间:2019/8/11  字数:5450 
上一章   ‮)下(晴晴——外番、111‬    下一章 ( → )
第二次伤了脸, 魏与义没有在安国公府养伤, 而是呆在了医馆的后宅中。燕晴晴去探望了他几次,最后一次, 将好不容易完工的香囊递给了他。

  她若无其事地道:“我按先生的方子做了好几个,听说先生需要, 拿了一个给先生。”

  魏与义的目光落到香囊上。藏蓝色的蜀锦为底,角落上绣了一丛兰草。绣工虽然一般,然而针脚细密, 颜色鲜亮, 显然是用了许多心思。

  燕晴晴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眼睫低垂,掌心蜷起, 将香囊藏住:“先生嫌弃的话便算了。”她知道自己的女工不行, 这个香囊她做了拆,拆了又做, 已经是她做得最好的一个了。

  “怎么会嫌弃?”魏与义口而出, 见她落寞缩手,一急之下, 伸手攥住了她的手。

  燕晴晴呆了呆, 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猛地缩手, 涨红着脸道:“抱歉。”

  燕晴晴的脸又红了,没有说什么,将香囊放下。

  魏与义犹豫了下, 狠下心道:“大娘子,这香囊我不能收。”

  燕晴晴一愣,脸上血瞬间褪去。

  魏与义心中不忍,低声道:“你做的香囊很好很好,可是…”女儿家的针线,不该送给他这么个外男。

  燕晴晴蓦地打断他:“先生不必再说了。”一把抓过香囊,向外走去。恰好撞到魏与义身边的药童端了茶进来。她随手将香囊丢给药童:“送你了。”

  药童一呆。

  燕晴晴道:“你也不要的话,绞碎了扔了便是。”掀开帘子,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药童手忙脚地接住香囊,还没焐热,手中香囊已被人劈手夺过,抬头看时,却是魏与义。

  药童丈二摸不着头脑:“先生,燕大娘子她…”话音未落,眼前已不见了魏与义。

  燕晴晴刚刚走到天井就被拦了下来。她别过脸,伸手一挥,冷冷开口:“让开。”

  魏与义被她推得一个趔趄,差点跌倒,苦笑道:“大娘子…”

  燕晴晴绕过他向外走去。

  魏与义再次拦住她,又叫了声:“大娘子。”

  燕晴晴气得抬起手来。

  魏与义视死如归地道:“你生气的话,只管打就是。”

  燕晴晴望着他刚好了没多久再次挂彩的脸,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终究下不了手,恨恨开口道:““娘要我嫁回范家。”

  魏与义一愣:“你外祖家?”

  燕晴晴看着他:“你说好不好?”

  她要嫁人了?魏与义脑中嗡嗡,心如麻,甚至无法去想她为什么会突然告诉他这些,只循着本能涩声回道:“令堂自然是一心为你考虑的,怎么会不好?”

  “你也觉得好?”燕晴晴目中出一种奇怪的神气“哪怕我那表兄丧过,我嫁过去只能做填房,也很好吗?”

  魏与义愣住。

  燕晴晴垂眸道:“娘说我是退过亲的人了,反正也嫁不到好人家,还不如嫁回外祖家,彼此知知底,外祖母也能照应我几分。”

  怎么会这样?魏与义的脸色变了:“退亲并不是你的错。”她那样好,有资格追求世间一切的美好,为什么要这么委曲求全?

  燕晴晴道:“可世人并不这么想。”

  是啊,这个世道,对女子总是分外苛刻,哪怕她一点错都没有,被退过亲就是她的原罪。

  魏与义心中一痛,认真道:“总有不这么想的人。”

  燕晴晴眼中光芒微闪:“可我未必能等得到。”

  魏与义嘴嚅嚅,想说,我就不这么想。可终究没法说出口:他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摘取天上的星月?

  燕晴晴眼中的光暗了下去,低低说了句:“你真是个懦夫!”蓦地转身向外走去。

  魏与义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手中的香囊越攥越紧,脚下却仿佛失去了全部力气,无法迈动一步。

  他万万没想到,燕晴晴竟会有这样的勇气,为了拒绝婚事,离家出走,跟着燕骥为燕瑟瑟送嫁妆的队伍,跑到了宁国府。

  见到她时,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燕晴晴却不怎么理会他,冷冷淡淡地招呼了声便走开了。他心中酸涩,告诉自己:这样最好,他这样的人,原就不配得到她的另眼相看。

  然而命运自有它的意志,注定了他们的牵绊难解。

  萧燕两家的婚礼过后,他和燕家兄妹、萧怀结伴回京。行到半路,从来健康的燕晴晴病倒了。燕骥要赶在期限前回京覆命,无法留下照顾妹妹,他身为大夫,责无旁贷,主动请命留了下来。

  一天一夜,他衣不解带,几乎是不眠不休地守在外屋,听着病房里面的动静。

  到快天亮时,照顾她的奉剑撑不住,沉沉睡了过去。他却依旧毫无睡意。他曾经医治过无数病人,从没有一个病人叫他如此牵挂不安。

  心中天人战片刻,他忍不住悄悄进了里屋。

  她睡得并不安稳,时不时咳嗽几声,脸蛋烧得通红,额角沁出了汗。他一颗心都揪在了一起,拿出帕子为她洇去汗迹,犹豫片刻,掀开被子一角,试图拿出她手,为她再诊一次脉。

  刚刚碰到她手臂,虚弱的声音响起:“你做什么?”

  他动作僵住,抬头,恰对上她睁开的明眸。不知是不是高烧的关系,她眸中水汽氤氲,眼尾有些发红。

  他慌慌张张地道:“我只是想帮你诊脉。”

  她看着他,似有些迷茫,许久,角现出一丝讥诮的笑:“先生不必解释,我知道你只是把我当作病人。”自己将手臂拿出,挽起袖,出一截雪白的腕子。

  他不敢多看,伸出三指,搭在她脉上。然而心跳如鼓,怎么也辨不清脉象。再看她,却见她闭上了眼,眼角不知何时已经润。

  她一向刚强,他何曾见过她这般脆弱的模样,顿时慌了神:“大娘子,你怎么了,很难受吗?”

  她抿紧嘴一言不发。

  他急了:“我重新帮你开药。”正要站起,她的手一翻,忽然攥住了他手。

  魏与义一愣。

  她兀自闭着眼,喃喃低语,仿佛梦呓:“魏与义,我嫁给你好不好?”

  魏与义身子僵住,许久,苦笑开口:“大娘子休要说笑,与义一介布衣,出身卑,漂泊无定,岂是大娘子良配?大娘子值得…”

  她蓦地睁开眼看向他。他剩下的话全卡在了喉口。

  她道:“你要拒绝我,不需要说这么多,只需说一声,你心里没有我。”

  她的眼神明亮而坦,盈盈情意昭然若揭。魏与义怔怔望着她,伤人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狼狈地避开她的目光道:“我,我去帮你煎药。”

  他开始逃避她。他没有办法当面说出绝情的话,只能借此让她明白他的决心,却没想到她竟然决定嫁给六皇子陈持。

  陈持是什么人,打小就是个混不吝,贪花好,风,嫁给了他,她还有什么好日子过?

  他去找瑟瑟,瑟瑟却毫不客气,说这是燕家的事,不劳他心;他要找燕晴晴,燕晴晴儿不见他。

  那是他一生中最难熬的日子。最后还是卓先生一语提醒了他,让他想想心爱的人想要的幸福究竟是什么?

  生平第一次,他在藏弓的帮忙下**进了女儿家闺阁,终于见到了她。

  烛火昏黄,长长的剪影投在地上。她明显消瘦了,眼睛越显得大,神情却沉寂异常,看见他来,直接要把窗关上。

  他急了,胳膊伸过去,任落下的窗狠狠夹上他,疼得龇牙咧嘴的。

  她脸色微变,气道:“你这是做什么?”

  他道:“我就说几句话,说完就走。”

  她看向他:“一句。”

  他急急道:“大娘子,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她抓住他的胳膊就往外扔,继续关窗。

  他急了,死命抓住窗棂,飞快地道:“在下魏与义,二十四,真州人氏,无父无母,无官无职,漂泊四海,行医为生。大娘子若嫁给我,我无法许你荣华富贵,甚至还要随我四处漂泊行医,可我会对你一心一意,疼你惜你,此生不渝,你可愿意?”

  五年后,秦岭脚下。

  魏与义背着一个背篓,在崎岖的山道上如履平地。一路遇到好几个进山采药的山民,纷纷客客气气地向他打招呼。他笑着应声。

  魏与义幼时,父母皆为庸医所误,双双病亡。他打小就立下志愿,要纂修一部医典,造福百姓。和燕晴晴成亲不久,夫俩就离开了临安,一路行医,记录各地草药,收集病例。

  三个月前,他和燕晴晴来到秦岭脚下,发现山中许多当地特有的药材,山民中也传着不少药效真假难辨的土方,两人索在山脚下的小山村租了一间屋子,留下来细细记录药材药,整理药方。

  村民们一开始还对他们颇为警惕,等魏与义治好两个村中久病的老人,只收取微薄的诊金后,态度就全然变了。非但拿了自家的土方来让他看妥不妥当,碰到不常见的药草还特意拿来给他辨别药

  这魏与义是去山那边另一个村庄出诊回来,又从村中的赤脚医生那里听到一个治腹泻的土方,边走边细细琢磨着。

  快到家门时却觉得不对劲,小小的农家院落外,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不少人,七嘴八舌:“听说是西域来的大商人。”“长得跟谪仙似的。”“你看到他那个马车没有?”…

  看到魏与义过来,众人让开一条路道:“魏大夫回来了。”

  魏与义不由奇怪:怎么回事?

  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小孩童穿过人群,蹬蹬蹬跑了出来,一把抱住他腿道:“阿爹阿爹,家里来了个仙人伯伯,带了好多宝贝来。”正是他和燕晴晴刚满三岁的独子魏攸。

  魏与义弯抱起小魏攸,笑眉笑眼地问道:“什么仙人伯伯?”

  小魏攸比划道:“长得可好看可好看啦。说是应五年之约来见阿爹的。”

  魏与义隐约猜到了是谁,心中一阵激动,抱着魏攸迅速走向院中。

  院中停着一辆陌生的华丽马车,璎珞宝盖,琉璃窗格,水晶珠帘,乌木的车身上镶着各宝石,炫目异常。一个皮肤黝黑的昆仑奴坐在车夫的位置上,两队装束整齐,配着西域弯刀的护卫侍立两旁。

  这熟悉的作派…魏与义扶额,快步进了屋中。

  屋中门窗大开,偶尔有几声咳嗽传出。高大瘦削的男子一身华丽的墨绿销金锦袍,背对着他,将丝帕从边拿开,指着陈列在案几上的一个个托盘含笑介绍:“这是酒泉的夜光杯、这是波斯的宝石,这是和田的羊脂玉…”

  燕晴晴立在一旁,一脸无奈:“您带这么多东西来做什么?”

  五年的时光,她已褪去少女的青涩,曾经的英气中又添上了为人妇,为人母的柔软,举手投足都带着从容与自信,越发光彩照人。

  华服男子道:“从货物中随便拿了些,不值什么。再说,也不是全给你的,还有…”他顿了顿,声音染上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慢慢说完“她的。”

  燕晴晴其实不大明白这位和瑟瑟之间究竟怎么回事,笑着道:“去年在京中,娘娘还念起您。”

  华服男子沉默下来。

  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小魏攸却不懂大人之间的事,在魏与义怀中扭着身子嚷道:“阿娘,仙人伯伯,阿爹回来了。”

  男子循声回过身来,出一张完美无瑕的俊逸面容。

  眉如墨染,眸似琉璃,鼻若悬胆。肤若白玉,只可惜苍白,面上全无血,看着叫人胆战心惊。

  赫然是寿王。

  魏与义吁出一口气:“五年之期将到,我原本担心您会找不到我。”就是挂心这事,他特意在这里停留了三个月。

  寿王微微一笑:“魏先生忘了我原先是做什么的?”前朝的云枭卫至今还握在他手中。这五年,他虽远走西域从商,从前的势力还在。

  五年前,萧明润阴谋败,搜宫之际,他们得到了跗骨酒的方子。魏与义如获至宝,当即就拟了一个解药方子。

  寿王对萧思睿心中有芥蒂,知道魏与义与萧思睿好,一开始并不愿接受他的治疗。还是瑟瑟从中斡旋,再加上把萧明润的处置权交给了寿王,双方的仇怨总算暂时放下。

  然而寿王中毒已久,多年来反复御毒,身体中的毒已经发生了变化,魏与义研制的解药虽然对症,却无法除变异的毒,更无法拯救寿王已经破败的身子。

  寿王和跗骨酒对抗多年,早就看透了生死,倒也没太在意。萧明润得到报应,他于愿已足,死亦瞑目,决定用剩下的时间游历天下,为自己活一回。

  魏与义作为医者却不甘心,与寿王立下五年之约。五年,是他的旧方子能延续寿王性命的极限,他会用这五年的时间试出真正对症的解药。

  两人目光一碰,魏与义出笑容:“幸不辱命。”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最后一章番外o(n_n)o

  感谢灌溉[营养]的小天使:月落星疏 15瓶,比心心(づ ̄3 ̄)づ╭  wwW.igExs.cOm 
上一章   娇娇   下一章 ( → )
欢迎光临哀歌小说网阅读免费小说《娇娇》,我们为您提供娇娇完本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还有更多类似娇娇小说在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