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歌小说网提供娇娇免费阅读全文
哀歌小说网
哀歌小说网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阅读榜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的小说 妙手神织 魔刀丽影 魔鬼老师 女神诡计 舂染绣塌 离婚女人 母亲淑媛 奶孙乱情 梦慾无间 若凄清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哀歌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娇娇  作者:纪开怀 书号:48729  时间:2019/8/11  字数:10372 
上一章   ‮章 501 第、501‬    下一章 ( → )
她杀了他, 上一世, 她被陈括蛊惑,亲手毒杀了他!

  瑟瑟脸色发白, 手抖得厉害: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杀他?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还要娶她?

  她竟全然不记得!

  脑海中, 有无数影像在晃动,层层叠叠,一片混乱, 无数线头绞在一起, 她却无法理清。

  她想到了什么, 在匣子底部某处用力一按,打开了里面的暗格。暗格中, 是另一叠裁得小小的纸, 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这是她当初害怕遗忘前世的事,特意记下来的。

  她飞快地翻找着纸片, 终于找到其中一张, 拿起来看。

  “靖元三年,因燕家满门之仇, 毒杀萧, 陈括复辟,太后出手, 吾遭其溺毙。”

  “轰”一下,仿佛有巨卷过,脑海里有什么松动开来, 无数熟悉的片段纷涌而至。一团麻中,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终于抓住线头,将它扯出,一点点理顺。

  混乱的一切渐次清晰分明,她终于全都想起来了。想起了他们成亲前的那一场伤心的争吵,也想起了最血腥的那段过去。

  前世,陈括告诉她,燕家满门死在守城之战后,将满腔仇恨的她献给了萧思睿。毒药是藏在送点心的食盒中给她的,萧思睿对她全无防备,被她顺利得手。临终前,他明明可以当场报仇,最终却放过了她。

  她死在了陈括和萧太后手里。

  最后一刻,萧太后终于不再掩饰对她的厌恶,出了狰狞的面目。她亲自处置了自己,并亲口承认,所有的一切,包括燕家满门的死,将自己献给萧思睿,都是她一手谋划。

  萧太后,从来都不是如表面般温善可亲!

  所以自己一直不喜欢她,大概是因为潜意识里一直深深刻着对她的厌恶和恐惧。

  正如寿王所说,萧太后表面伪装得再好,骨子里就是个野心,不甘人下的女人。前世陈氏丢了皇位,她和陈括一起,隐忍三年,使尽手段夺回皇位,全不念与萧思睿的姐弟之情;今世,她怎么会甘心让萧思睿独掌大权,自己成为傀儡?

  可她丝毫表现出没有不甘心的模样,反而对自己比喝冷热茶的那次温善了不知多少倍,好得就如前世一般,要人命的好。

  瑟瑟不寒而栗。

  她蓦地想到进宫赴宴的萧思睿,脸色大变:萧思睿一向和这个姐姐亲近。他还不知道,他们最后其实都是死于萧太后的算计!如果自己是萧太后,要对萧思睿下手,这次进宫是最好的机会,外患已除,正是鸟尽弓藏之际。

  而且,如今负责京城守卫的人是韩奔,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前世韩奔也参与了陈括复辟,正是向陈括请命杀她的人之一。

  瑟瑟霍地站起,冲出了内室,差点和掀帘而入的陶姑撞个正着。

  陶姑“唉呀”一声,忙道:“夫人,你怎么了?”

  瑟瑟勉强镇定下来:“陪我去找卓先生。”

  陶姑怔了怔。

  瑟瑟诧异:“怎么了?”

  陶姑道:“真是巧了,卓先生让我来请夫人。”

  瑟瑟一愣:“还当真巧了。”

  卓先生在萧思睿平时和他们议事的外书房等瑟瑟,一见到她,便长揖道:“夫人,老朽特来请罪。”

  瑟瑟忙叫陶姑扶起他:“先生为何行此大礼,岂不折了我的福?”

  卓先生道:“宫里刚刚来人,请夫人前去赴宴,老朽擅作主张,说夫人累了,把人打发走了。”

  瑟瑟惊讶地看向他。在她掩护萧思睿的这些幕僚逃过大皇子抓捕一事之后,以卓先生为首的幕僚们便都对她极为尊敬和感激,像这种擅作主张的事是从来没有过的。

  卓先生道:“大人走前有言,今宫中风大急,夫人身子弱,还是休要趟这浑水。”

  瑟瑟顿时明了:“他知道今会出事?”

  卓先生含蓄地道:“大人只是以防万一。”

  瑟瑟问:“那他知不知道韩奔有异心?”

  卓先生讶异:“我等只是怀疑,夫人如何肯定的?”

  瑟瑟道:“先生不必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只问先生,大人可有准备?”

  卓先生点头:“夫人放心。”又道:“寿王爷求见夫人,说有一桩要紧买卖要和夫人谈。”

  皇宫,大庆殿。

  酒过三巡,歌舞升平,气氛热闹起来。宫中御藏的美酒水般送上,军中这些武人多半好酒,不少人已喝得半酣。

  陈括坐在上首,和韩奔换了个眼色,借口更衣退出了殿外。不一会儿,韩奔一副醉态,也被小内侍扶了出来。

  陈括低声问道:“可有把握?”

  韩奔笑了,目光湛湛,哪有丝毫醉态:“陛下放心,殿中这些人都醉得差不多了,也就萧贼没有沾酒。可他一个人又济得了什么事?这事,臣保证为陛下和娘娘办得妥妥当当。”

  陈括皱眉出忧:“可惜萧夫人没有被诳来。萧贼对这个夫人着紧得很,若有她在手,何愁萧贼不束手就擒?”

  韩奔道:“我倒担心诳了他夫人来,反而让人诟病,有损陛下英名。”

  陈括微微出笑容,点头:“韩将军顾虑的是,朕等着你的好消息。”

  韩奔抱拳道:“末将定不辱命。”

  两人分开,陈括回福宁殿等消息,韩奔依旧回了宴席。

  陈括不在,这帮武人越发放形骸。有喝高的,了鞋履在殿中舞蹈;有拿筷子敲着杯子放声高歌的;有安静些的不胜酒力,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萧思睿端坐如松,端凝如山的姿态在一堆东倒西歪的醉汉间格外显眼。

  韩奔见差不多了,站起身,遥遥向萧思睿举起酒杯道:“今儿庆功,大伙儿高兴,末将先干为敬,还请大人赏脸。”

  萧思睿伸指弹了下倒扣在案几上的酒杯,丝毫没给韩奔面子:“抱歉。”

  韩奔脸色一变:“萧大人这是不肯赏脸了?”猛地将酒杯往地上一掷。

  酒杯碎裂的清脆声音响起,无数刀斧手从四周涌入。大殿中,还留有几分清醒的将领都变了

  韩奔高声道:“侍卫步军都指挥使韩奔奉陛下旨意,处置大逆不道者萧思睿。陛下宽仁,萧贼羽,愿弃暗投明者,既往不咎。”

  “呸!”孟中原子最烈,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怒道“韩奔,你小子有没有良心?没有大人的一手提拔,哪有你的今天。你居然要害大人?”

  诸鼎第二个跳出来,敲杯子的筷子重重砸到桌上:“好你个韩奔,为了荣华富贵,脸都不要了是吧?老子只知道没有大人,大陈早就完了。怎么,现在北虏退了,嫌我们这些大老碍眼了?今天老子话放这儿了,谁敢对大人不利,先踩着老子的尸体过去!”

  其余几个还保留着几分清醒的将领纷纷应和。

  韩奔面沉如水。

  萧思睿神色平静冷漠如故:“韩将军,我劝你三思而后行。莫要后悔。”

  韩奔冷笑:“别人怕你,我可不怕。我韩奔又不是被吓大的。”下令道“动手。”

  哐啷啷兵刃出鞘的声音响成一片。韩奔忽然觉得不对,这声音怎么从四面八方传来?

  他心中一个咯噔,回头看去,顿时变了脸色。在他埋伏的刀斧手外围,不知何时,冒出了无数甲士。林立的刀兵在烛火下闪着冷光,只待只要一声号令,便能将人剁成泥。

  萧思睿竟是早有准备!

  福宁殿中,陈括背着手,焦躁地来回踱了几圈,忽然想起什么,走到描金雕龙楠木柜前,从中取出一个卷轴,缓缓展开。

  那是一幅美人图。画中美人梳着双髻,柳眉如画,杏眼波,似喜还嗔,边的梨涡若隐若现,赫然是第一次进宫时的瑟瑟。

  陈括痴痴地看着画中美人,手沿着美人粉润的颊、修长的颈、优美的曲线轻轻‮弄抚‬,一点点出阴郁而古怪的笑容:今事成之后,属于他的一切他都将夺回,再不需要望梅止渴。

  “陛下。”一道温柔的声音忽然响起。陈括抬头,看到萧以娴款款而入,目光掠过他面前的美人图,眼神微变,面上却依旧笑意盈盈。

  陈括温言道:“原来是皇后。”

  萧以娴柔声道:“臣妾恭喜陛下将得偿所愿。”

  闻言,陈括定定地看着她的面容:“皇后此言,不反对朕接她入宫?”

  萧以娴深一口气,徐徐道:“只要陛下喜欢,有何不可?”

  陈括微笑:“皇后当真贤惠。若换了于晚,只怕会大闹一场。”

  萧以娴道:“臣妾只愿陛下能开心欢喜。”

  “是吗?”陈括笑了笑,幽幽道“皇后不介意,是因为喜欢的只是皇后这个位置,而不是朕这个人吧?你们萧家的女人,都是这样的怪物。”说到“怪物”两字,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几乎掩藏不住话中的憎恨。

  萧以娴脸色发白,目中出受伤之:她嫁给他时,他连太子都不是,若她真的一心只想做皇后,有的是别的选择,何必孤注一掷在他身上?

  陈括道:“你放心,只要你尽到本分,皇后之位,朕永远为你留着。”

  萧以娴涩然道:“多谢陛下。”

  话音刚落,一个小内侍跌跌撞撞地冲进来:“陛下,不好了!萧大人埋伏了人手,韩将军被绑了起来。现在谈大人正带着人往这边来。”谈大人指的是侍卫马军都指挥使谈大用,也是萧思睿的铁杆。

  陈括脸色大变:怎么可能?他和萧太后处处谨慎,不敢出破绽,韩奔更是隐藏得极深,萧思睿到底是怎么猜到今天的事的?竟然早有准备!

  还是萧以娴先反应过来:“陛下,大事不好,你赶快从密道中离开。”福宁殿中修有密道,可以直通殿外,这个秘密还是萧太后告诉他们夫妇的。

  陈括问:“皇后打算怎么办?”

  萧以娴的心一下子冷了下去:他这么问话,是不打算带她走了?她掐住掌心,好不容易止住泪意,乞求地道:“我跟陛下一起走。”

  陈括为难:“你素来娇贵,又跑不快,路上只怕吃不了苦,不如留下。”

  萧以娴牙紧咬,他就差直说怕她拖累他了!

  陈括又道:“你留在这里,也好帮朕打个掩护。萧思睿毕竟是你九叔,不会拿你怎么样。”

  萧以娴看了他片刻,轻声道:“好。”

  陈括松了口气,温柔地道:“以娴,多谢你,你帮了我实在太多。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接你的。”

  萧以娴没有说话。陈括,从来只有在她对他有用时才会温柔待她!

  陈括没有发现她情绪不对,正要离开,忽然想起,回头将案几上的画拿起,小心翼翼地重新卷好,往怀里一

  萧以娴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指甲不知不觉抠破了掌心:这些年,她掏心掏肺,全心全意地为他打算,临了换来了什么?生死关头,他宁愿带一幅画走,也不愿带上她!还要让她帮他应付追兵。

  这颗心,凉薄之极,再也捂不热。他有没有想过,来的不是九叔,而是谈大用,若谈大用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先取她的性命,她该怎么办?

  浓重的失望夹杂着恨意自心里弥漫,在前来搜捕的兵丁冲入殿内的一瞬间到达顶点。她木然立在那里,冷静地对领兵前来的谈大用道:“我知道陛下藏在哪里。”

  萧思睿带着甲士走进慈明殿时,萧太后头戴龙凤珠翠冠,身穿深青色五彩翟纹礼服,端坐在凤座上,专注地看着下面几个扮相俊美的戏子唱戏。

  听到萧思睿进来的动静,萧太后向他招了招手:“九郎,这小倌曲儿唱得好,你来陪哀家听一会儿。”她的神情温柔亲切一如往昔,仿佛全未看到他身后黑鸦鸦的甲士。

  孟中原跳了起来,横眉怒目:“你还有闲心看戏!”

  萧思睿抬起一手,止住孟中原的动作,平静开口道:“娘娘看的什么戏?”

  萧太后身边的岳姑姑代为答道:“是讲一位金小郎,自幼家境贫寒,全靠他姐姐含辛茹苦,拉扯长大。金小郎长大后不负姐姐厚望,中了状元,报答姐姐的故事。”

  跟着萧思睿的几员大将都变了脸色。许多人都知道萧思睿自幼被镇北侯府收养,萧后对他视若亲弟,感情极佳。萧后这是借戏文来指责大人忘恩负义,想借此打动他?

  这怎么成?事到如今,他们和皇家已经撕破脸,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已经没有退路。

  几个人换了下眼色,诸鼎正要开口,萧思睿又摇了摇手,看向萧太后道:“娘娘自幼爱看戏,到现在还未改。”

  萧太后道:“这些年忙忙碌碌,看得少了,倒是常常想起你我幼时之事。我记得有一回,我们一起去外面戏园子听戏,你不感兴趣,看到一半溜了,不小心冲撞了北乡侯世子,差点惹出大事。”

  萧思睿垂眸道:“当初多亏娘娘出面,安抚住世子。”

  萧太后笑道:“你小时候子实在倔,不肯轻易向人低头,也不大肯理人。可真有谁要欺负我,你总是第一个站出来的。我记得你还说过,你会永远保护姐姐。”

  萧思睿沉默不语。

  几员大将暗暗焦急,大人迟迟不表态,难道真要放过这位?可看着萧思睿的神色,谁也不敢开口。

  一片寂静中,外面忽然响起一道娇柔的声音:“娘娘这里好生热闹,九哥不懂戏,不如我陪娘娘欣赏一番?”

  随着话声,瑟瑟一身火红的骑装,明照人,在一队兵丁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萧思睿听到声音的一瞬间就看了过去,见到瑟瑟,神情柔下:“你怎么来了?”

  瑟瑟望着他,眼眶发热。

  她的九哥,她的睿舅舅。她现在才明白过来,他真正害怕的是她想起她杀死过他的事,他宁可她只记得他对不起她的往事,也不愿这件事再成为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阴影。

  他到底对她有多在乎,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她欠他一条命,无以为报,只有在这一世,好好保护他。

  她不能让他再上萧明润的当。

  他表面冷淡,实则是个最为重情之人。对她如此,对萧明润,只怕也无法真正狠下心来。前世,他夺位后,甚至还给了萧明润一个长公主之位,可对方照样毫不留情地算计了他。

  萧明润的心,比他们都狠得多。

  她对萧思睿道:“九哥,我有话跟你说。”

  他将她带到了偏殿。

  她低着头,轻声而道:“我一直没告诉你,前世,我和你是同一天死的。”

  萧思睿脸色骤变:“你想起来了?”

  她哽咽着点头。萧思睿心头一紧,握住她下巴,将她的脸儿抬起。却见她雪白的小脸上杏眼含泪,梨涡浅浅,对他粲然而笑,没有丝毫的抗拒和疏远。

  他心头一悸,不敢相信:“你想通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低低哼道:“不想通,难道还能退婚不成?”

  他脸色一沉,她“噗嗤”一笑,伸手搂住他,将头埋入他怀中:“这么好的九哥,我怎么能便宜别人?”

  萧思睿刚刚升起的怒火一下子被浇灭,一颗心瞬间软得无以复加,想到她刚刚的话,他心头一揪:“你怎么会和我同一死去?”他明明放过了她,让她回到陈括身边,怎么会?

  瑟瑟道:“是萧太后杀了我。”

  萧思睿神色凝住。

  瑟瑟道:“她说,是她建议陈括派燕家满门守城,也是她建议的将我献给你。”

  萧思睿的脸色变了,瑟瑟短短几句话,足以让他将前因后果串联起来:他以为这一世,由于他的迫,才让她对他起了杀心。原来,前世自己就已经碍了她的眼。

  阴谋在他兵临城下的一刻就已设计好:她知道自己对瑟瑟的在意,故意让陈括把燕家父子派去守城送死,让瑟瑟与自己结下深仇后,跑来告诉他,瑟瑟心里还念着他。她一开始就打了让瑟瑟刺杀他的主意,劝陈括将瑟瑟献给他。

  一切都如她所愿,自己死在了瑟瑟手中。完成使命的瑟瑟再也没有用处,也在同一被她处死。

  他早该想到的,她那样的人,从来都野心,不甘人下,纵然他封她为长公主,又怎么比得上大权在握,权利顶峰的一国太后?

  可他总是念着小时候的那点情分,总觉得她还是童年时悉心照顾他,维护他的那个姐姐。又过于自负,以为掌握了朝堂,她一介女,掀不起风。结果呢?他害了自己,也害了瑟瑟,害了燕家满门。

  萧明润恨灭了大陈,让她身份尴尬的他,更恨让他和陈括矛盾化的瑟瑟,她要的就是他们反目成仇,双双丧命。

  前世,终究还是他连累了瑟瑟。若不是因为他,瑟瑟不会遭遇这一切,不会失去她所有的亲人。

  他心中,再抑制不住,伸出双臂,紧紧地将瑟瑟搂入怀中:幸好,上天垂怜,他们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也不知过了多久,瑟瑟推了推他:“把她交给我处置好不好?”

  寿王来见她,将萧明润所做恶事的证据交给了她,条件就是,把萧明润交给他处置。她答应了下来。萧思睿毕竟受过镇北侯府大恩,由他出面处置萧明润,哪怕理由再充足,也会遭人诟病,交给寿王再好不过。

  他低头看她,应道:“好。”

  一个月后,临安城郊,慈云岭。

  正炽,岭下清宁谷中蝉鸣阵阵,溪潺潺,浓密的绿荫隔绝了人的暑气。

  车舆外,传来张怀礼尖细的声音:“陛下,娘娘,地方到了。”瑟瑟在萧思睿的搀扶下下了车,望着眼前出现的无碑青砖墓地,出讶

  萧思睿吩咐随行的宫人摆上祭品,自己上前点了香,恭恭敬敬地鞠了三躬,将香入香炉中,出怅然之

  瑟瑟不知是谁的墓,见状也跟着点了香,站在萧思睿身边向墓地鞠躬。

  萧思睿默默地看着她行完礼,忽然开口道:“这是宗弗安的墓。”

  瑟瑟一怔:那个曾与萧思睿齐名,却不幸与寿王一道中了跗骨酒,英年早逝的天才少年将军?

  萧思睿道:“寿王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当年跗骨酒一案的幕后黑手果然是萧明润,她为了确保萧思睿在军中的地位,为了萧家的权势稳固,指使镇北侯府的暗卫,暗中不知除去了多少人。宗弗安和寿王都是其中之一。

  瑟瑟叹息一声:“也不知她回想这一切,会不会觉得后悔?”她将萧明润交给了寿王。寿王深恨萧明润,显然不会让对方好过。

  萧思睿想到暗卫打听到的消息,抿了抿嘴,决定还是不要告诉瑟瑟,免得吓着她。

  两人祭拜完毕,看着纸钱化为灰烬,正要离开,忽然听到哐啷哐啷的声音。

  众人循声看去,但见远处一个衣衫褴褛,头发蓬的妇人手里拿着一个扫帚缓步走来,她的双足间拷着重的铁链,两人听到的正是铁链撞击的声音。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人?

  瑟瑟好奇,无意识看到妇人的容貌,不由“啊呀”一声,往萧思睿怀里缩了缩。

  那妇人的脸上竟被横七竖八划了许多道伤痕,一张脸儿完全看不出本来面目。

  妇人听到动静看过来,瞳孔骤然一缩,蓦地出激动之“嗬嗬”叫着向他们冲来,瑟瑟这才发现,她似乎连舌头都没有了。铁链沉重,她才走了几步便被绊了一跤,很快被外围的侍卫横刀拦住。

  瑟瑟心中害怕,却止不住好奇,抬眼又看了过去“咦”了声,拉了拉萧思睿道:“你有没有觉得她有些眼?”

  萧思睿没有回答,目光复杂地看着那个妇人,吩咐侍卫道:“只是个守墓人,休要难为她。”携起瑟瑟的手道“我们回吧。”

  那妇人越发激动,萧思睿却再也不回头看一眼。

  两人上了车,瑟瑟忽然反应过来:“是她!”她一把抓住萧思睿,急急问道“是不是她?”

  萧思睿“嗯”了声。

  瑟瑟喃喃道:“她害死了宗将军,寿王就让她为宗将军守一辈子的墓。”

  从云端跌落,毁容拔舌,一辈子如囚犯般被锁在墓地旁,成为最卑的守墓婢,对这位来说,是比死还难受的下场。偏偏锁在这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寿王的报复可真是狠,可这一切,也都是她自己造的孽。

  瑟瑟顿了顿,又感慨道:“比起她来,陈括死得倒是干脆。”

  萧以娴为陈括谋划了那么多次,终于为自己打算了一次,她用陈括的下落换了自己的平安。谈大用亲自去追陈括,怕萧思睿心慈手软,干脆利落地一刀捅死陈括,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只说被盗贼所杀。

  陈括死得悄无声息,毫无体面。

  陈括死后,萧思睿为安抚朝臣,扶持原六皇子,现楚郡王上位。楚郡王吓得抱着美人不撒手,直嚷嚷这皇位谁要谁拿去,他才不要当皇帝。

  众朝臣哪里肯听他的,硬着他坐上了龙椅。结果他从当上皇帝的第一天起,就每天发一道禅位诏书。闹了十多天,连原本支持他的朝臣都灰了心,他总算将这个烫手山芋抛给了萧思睿,自己乐滋滋地做起了归命侯,继续花天酒地,逍遥度。倒比陈括的下场不知好了多少。

  这会儿萧思睿听瑟瑟提起陈括,睨她一眼:“怎么,想他了?”

  这家伙,这个时候呷什么飞醋?瑟瑟横了他一眼:“想他又怎么着?”

  萧思睿本是逗她,被她一说,倒真的酸了起来。他也不多说,直接把她一抱,放到膝上,一手贴着她的裙底钻了进去。

  瑟瑟惊一声,扭着身子想逃离他:“你做什么?这是在车上…唔…”好歹是一国之君了,有点样子行不行?

  萧思睿稍稍放开她,呼吸不稳地道:“我知道,我不做。”

  他不做?他不做比做了还可恶,瑟瑟想逃,却被他的手指弄得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不一会儿便娇微微,泪光点点,一张脸儿比三月的桃花还要娇

  他不动声地问:“还想他吗?”

  他明知自己不待见陈括,还要吃这醋!别人是醋坛子,他就是个醋缸,还是满缸的那种!

  瑟瑟气苦,送了个白眼给他:“睿舅舅,你成点好吗?”特意将前三个字咬得重重的,提醒他,当年他可是要做她长辈的人,要不要 变得这么幼稚!

  他呼吸蓦地一窒,将她搂近,低低道:“再叫一遍。”

  她愣愣地看向他,他深邃的黑眸仿佛要噬她的夜空,笑声低沉而暧昧:“娇娇儿,这个称呼可不能混叫。”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完结啦^_^v,写这篇时恰逢工作超忙,很多时候只能深夜码字,每天都在梦游中度过,谢谢大家陪我到现在,尤其是一路评论,一路灌溉投雷的小伙伴,如果没有你们,我大概早就早就坚持不下去了(笑哭),非常非常感谢大家,(づ ̄3 ̄)づ╭本章红包会发到下一章发出为止。

  番外暂时没灵感,大概会过几天写,大家想看什么可以提出,我会尽量足。

  最后,放上我准备写的新文,尤其是第一本,我超想写的轻松小白放飞之作,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先收一下,爱你们~

  一、《穿成男主死对头》 :

  年年死后才知,

  她生活的世界是一本男主升级复仇文,

  邻家那个阴郁瘦弱、人人可欺的男孩是书中男主,

  他将踏着荆棘与鲜血,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成为狠无情,权倾天下的摄政王。

  早逝的自己是男主回忆中的童年温暖,毕生遗憾。

  年年获得了复生的机会,

  条件是,不能说出自己从前的身份。

  还没来得及高兴,她发现,自己成了书中的最大反派,男主的第一任子兼死对头,最终死状凄惨的福襄郡主。

  年年:…

  二、《阿兄太可怕了怎么办》 :冷心冷肺大魔王vs努力求生“小可怜”

  被人顶替身份,沦为黑户,

  为了活命,初妍成了那个冷情男人的妹妹,

  也成了他惑君心,扰朝纲的利器。

  他大功告成之,她得到一条白绫,罪名是:魅主误国。

  初妍重生了,望着含笑将她搂在怀中的男人瑟瑟发抖。

  这一次,她只想好好活下去,拿回属于她的身份和人生。

  可她上辈子只学会了以事人,怎么办?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容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彭彭彭彭阿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的小天使:

  alcoholic shaw 40瓶;没用的宝贝_妮 20瓶;stronging 13瓶;枝叶蔓蔓君未归、彭彭彭彭阿笪、过来抱抱吗 10瓶;奎音 5瓶;小雪花 3瓶;狮子 1瓶;

  挨个么么哒~  WwW.IgExs.cOm 
上一章   娇娇   下一章 ( → )
欢迎光临哀歌小说网阅读免费小说《娇娇》,我们为您提供娇娇完本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还有更多类似娇娇小说在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