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歌小说网提供娇娇免费阅读全文
哀歌小说网
哀歌小说网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阅读榜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的小说 妙手神织 魔刀丽影 魔鬼老师 女神诡计 舂染绣塌 离婚女人 母亲淑媛 奶孙乱情 梦慾无间 若凄清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哀歌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娇娇  作者:纪开怀 书号:48729  时间:2019/8/11  字数:7219 
上一章   ‮章 401 第、401‬    下一章 ( → )
北风萧萧, 彤云城, 定康元年的第一场雪如期而至。漫天风雪中,天成帝的灵柩在停灵两个月后, 终于在新帝及诸皇子宗室、文武百官的徒步护送下,浩浩地送往陵寝安放。

  有了萧思睿的支持, 便是大皇子百般筹谋,煽动百官,终究撼动不了萧皇后与陈括的地位。萧皇后占得上风后, 大皇子被圈, 闹得最凶的几位大臣被关押的关押, 放的放,朝中换了一批人。天成帝与十二皇子究竟是怎么死的, 被掩盖下来, 成了永久的疑案。

  萧皇后信守承诺,陈括登基后, 下的第一道旨意, 便是授予萧思睿枢密使兼尚书左仆之职,军权相权集于一身, 一时权势滔天, 风光无两。

  萧思睿并没有在临安停留多久。临安之围虽解,北虏大军尚未驱尽。大局一定, 他便将政事代给卓先生几个,又留下韩奔负责临安城的安防,自己很快带着大军再次出征。

  秋去来, 又近一年端午佳节。

  这,钱塘门附近的燕府热闹非凡,车水马龙,宾客往来不绝,却是燕家二郎君燕骏为长女端姐儿办满月酒。

  燕骏和连氏成亲数年无子,端姐儿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燕骏心中欢喜,办得格外隆重。连氏原本还有些失落,见丈夫对端姐儿如此重视,甚至比当初大哥家的大郎和二郎两个小子的满月酒都隆重,知道他果然没有嫌弃之意,一颗心放回了肚里,看着小小的女儿怎么欢喜都不够。

  瑟瑟到得不早不晚。她不惊动旁人,坐了一辆不起眼的软轿,下轿时正撞上燕骏在太学的一帮同窗到达。有几个太学生当初见过她,认出她来,不好意思地向她行礼。

  瑟瑟落落大方地向他们点头致意,正要径直去内院,身后又传来动静。有人在喊“蒋兄”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方兄,罗兄…是我来迟了。”赫然是蒋让。

  先前说话的人笑道:“蒋兄如今是有家室的人,要等嫂夫人,来得比我们迟些也情有可原。”

  蒋让温言道:“罗兄休要取笑,内子脸皮薄,经不得。”

  被称为罗兄的人笑道:“哎哟哟,这就护上了。”四周发出一片善意的笑声。

  瑟瑟下意识地回头,看到蒋让站在那边和众人寒暄,依旧是那副清秀腼腆的模样。他身边跟着一个个子娇小的年轻女子,柳眉细眼,肤白,温柔含羞地看着他。

  仿佛察觉到她的视线,蒋让在人群中抬头看过来,见到她微微一怔,随即出一个释然的笑容,远远向她致意。

  瑟瑟忍不住微笑,故人安好,琴瑟和鸣,真是再好不过。

  她先去了松鹤堂见周老太君。刚进院子,大郎和二郎便手拉着手飞奔过来,大声叫着“姑姑”瑟瑟笑着应下,将带来的礼物给了他们。两人欢呼雀跃,领着瑟瑟进了屋子。

  这会儿宴席还未开始,女眷们许多都聚在松鹤堂,围着看端姐儿。见到瑟瑟过来,纷纷向她行礼。有机灵的,趁机开始奉承她。

  瑟瑟倒有一大半不认得。自从萧思睿独掌大权,燕家的亲朋数比从前翻了一番都不止。瑟瑟和几个熟悉的亲朋长辈打过招呼后,便只是微笑着听人说话。

  不一会儿,一个才留头的小厮跑了进来,急急道:“老太君,宫里派人来了,老爷让你们准备下。”却是萧太后和新任萧皇后派人给小家伙送了一堆赏赐,金项圈、木摇铃、攒珠宫花、檀木珠…

  东西不贵重,难得的是这份体面。来客都是暗暗心惊: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女娃过满月,宫里的两位贵人竟如此重视。

  这自然不是因为燕家,而是看在在外征战的安国公面上。

  燕家可真是生了个好女儿。

  众人看瑟瑟的目光越发殷切,不一会儿,瑟瑟身边便如众星捧月般,围了一群人。好在这半年多来,她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只是心里难免有些不喜。

  还是周老太君了解她,招呼她道:“二丫头好久没见你侄女儿了吧,快过来看看。”

  瑟瑟趁机身,走过去看端姐儿。上次她还是端姐儿洗三时来的,这次再见,小丫头长开了不少,小小的一团,裹在大红的包被中,皮肤雪白,睫纤长,小鼻子小嘴的,看上去分外可爱。四周这般吵闹,她却吹着泡泡,睡得正香。

  瑟瑟看得稀罕,伸出手指戳了戳端姐儿的脸颊。端姐儿的小脸皱了皱,闭着眼继续呼呼大睡。

  瑟瑟一下子笑了出来,叫抱月将给小丫头准备的长命锁等礼物送上。

  周老太君见心爱的孙女兀自一副孩子气的模样,心里爱得不行,将她叫到身边问道:“萧大人快回来了吧?”

  瑟瑟“嗯”了声。半年多来,捷报频传,北虏大军被打得无还手之力,彻底退回大江北岸,萧思睿的威望一时无两。战事已近尾声,前几卓先生告诉她,萧思睿很快就能回来了。

  周老太君笑眯眯地道:“你这么喜欢端姐儿,等萧大人回来,赶紧和他生一个。”

  瑟瑟红了脸,她倒是想,可萧思睿说她还小,怕她身子骨受不住孕育之苦,坚持要等她再长大点再说。瑟瑟心里不服气,大嫂在她这个年纪,大郎都满地跑了。

  可他那个人,下定决心时,意志力实在强到可怕,任凭她百般娇媚,着他不放,在最后关头,总会及时退出,不肯弄在她里面。

  如今,又半年多过去了,也不知这混蛋还会不会嫌她小。

  她想着,脸热起来,扯开话题问道:“伯母还有娘她们呢?”她来了一会儿了,这边只看到周老太君和连氏,燕家其他女眷都不在。

  周老太君道:“你大嫂负责办宴席,你伯母和你娘先去了萃华楼待客。”萃华楼是正式宴请之所。

  瑟瑟问:“阿姐也在待客吗?”

  周老太君道:“她身子有些不利,我让她先歇着,等正席开始时再过来。”

  瑟瑟担心起来:阿姐自幼习武,身子比自己可结实多了,怎么会不利?她起身道:“我去看看阿姐。”

  周老太君知道她们姐妹感情好,点头道:“去吧。”

  燕晴晴却不在屋子里。奉剑告诉她:“大娘子一个人去花园里了。”

  瑟瑟转身去了花园。燕家自从将旁边的屋子买下来,地方大了许多,专门辟了一块地修了个小花园。瑟瑟出嫁时,花园还在休整,现在已经像模像样了。

  这会儿人都在松鹤堂或萃华楼,花园中倒是难得的清静。瑟瑟找了一圈没见到人,正要离开,忽然听到假山后传出熟悉的女声,声音得低,听不出说的什么。

  瑟瑟惊讶:阿姐怎么跑到那里去了,她在和谁说话?

  她想到阿姐是独自来的,犹豫了下,吩咐跟着她的抱月去花园外等着,正要上前,就听燕晴晴的声音陡然抬高,带着怒火:“魏与义,你还是不是男人?”

  瑟瑟愣在那里,还没反应过来,脚步声响起,燕晴晴眼睛红红,从假山后怒气冲冲地转了出来。魏与义苦笑的声音响起:“你别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

  两人一前一后转了出来,恰和瑟瑟撞个正着。燕晴晴怔了怔:“瑟瑟?”

  瑟瑟叫了声“阿姐”目光疑惑地在两人之间来回打转:“你们俩这是?”

  魏与义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嚅嚅道:“夫人,你休要误会。我们…”

  燕晴晴打断他的话,直接道:“你没误会,我们就是在私会。”

  魏与义:“…”瑟瑟望着他一脸无奈又纵容的模样,忽然就想起当初在他身上闻到的,那股与阿姐所做香囊一模一样的香气,怪不得。

  这半年多来,祖母和伯母为阿姐的亲事碎了心。燕家今非昔比,作为燕家仅存的待字闺中的女儿,即使推过亲,也不知有多少高门大户,年轻才俊上门求亲。可无论多好的亲事,阿姐都坚决拒绝。原来她心中早就有了人。

  瑟瑟有些懊恼:自己竟然到现在才发现。她正道:“魏先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若对阿姐有意,就该请了媒人上门,正正经经地提亲。”

  魏与义道:“我没有…”

  燕晴晴再次打断他,咄咄人地道:“没有什么?没有对我有意,是我自作多情,一厢情愿对不对?”

  魏与义望着她红彤彤的眼睛,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只苦笑道:“大娘子说的什么话?是我身份卑,配不上你。”

  燕晴晴抿了抿嘴,神情冷下:“你除了这一句,还会说别的理由吗?”

  魏与义不说话了。

  燕晴晴冷笑一声:“是,你魏与义出身卑,无官无职,行医为生,配不上我。那你说谁配得上,王孙公子,龙子凤孙?”

  魏与义还是不说话。

  燕晴晴气道:“好,那我就嫁给配得上我的人去。”

  瑟瑟忽然开口道:“阿姐,前几我进宫,德太妃有意为楚郡王求娶你。”

  天成帝驾崩,陈括继位,为示恩德,将除了大皇子外的几个皇子都晋封了。六皇子原是楚国公,如今也晋为楚郡王。

  燕晴晴一愣,瑟瑟悄悄对她使了个眼色。姐妹俩心意相通,燕晴晴立刻明白她打什么主意,心中一动,出心灰意冷的模样:“此事你不必和我说,问我娘吧,她让我嫁我就嫁。”

  瑟瑟笑道:“我先前和伯母提了一嘴,她倒觉得这也算一桩好亲事。楚郡王玩心虽重了些,本还好,身份又尊贵,阿姐嫁过去就是王妃。德太妃还允诺,阿姐若嫁过去,她会让郡王爷将姬妾都遣散,一心一意待阿姐。”

  燕晴晴灰心道:“我没意见,娘觉得好就行。”

  魏与义脸色微变:“大娘子!”

  燕晴晴道:“怎么,你看不上我,还不许别人看上我了?”

  魏与义道:“楚郡王风,绝非良配。”

  燕晴晴道:“不就是喜欢美人吗,他喜欢只管去,有什么要紧的?”

  魏与义急道:“大娘子休要赌气,终身之事…”

  燕晴晴神色冷淡:“魏先生,这是我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对瑟瑟道“我们走吧,宴席马上开始了。”

  瑟瑟走了几步,回头看了魏与义一眼。假山的阴影下,魏与义木然而立,失魂落魄。

  姐妹俩走出园子,燕晴晴已经恢复了冷静,连眼尾的红色都已褪去,望着瑟瑟感激地笑了笑道:“瑟瑟,刚刚多谢你了。”

  瑟瑟道:“阿姐,我没想到你会中意魏先生。”便是父亲与大哥在升官前,燕家也是正经的官宦之家,如今的门第越发高了。魏与义出身本就不好,本身又非士人,功名无望,以他的身份,确实没有资格求娶燕家的小娘子。

  燕晴晴微微出神,目光柔软:“他是个好人,只是顾忌太多。”

  瑟瑟望着她的神情,忍不住叹了口气:“非他不嫁?”

  燕晴晴脸蛋微红,低低“嗯”了声。

  瑟瑟问:“他会待你好?”

  燕晴晴道:“他一直待我很好。”除了不敢娶她。

  瑟瑟默然半晌“哼”了声:“便宜他了。”

  但凡阿姐说半个“不”字,她一定要让魏与义尝尝什么叫求而不得,什么叫摧心摧肝。敢拿乔拒绝阿姐?真欠收拾,哪怕是因为他自卑也不行!

  燕晴晴哪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知道她现在的能为,感动之余不免担心,嘱咐她道:“你别太为难他。”

  这就舍不得了?瑟瑟没好气:“我哪敢为难未来姐夫?”

  话是这么说,瑟瑟下手时可一点儿都没打算让魏与义好过。让阿姐伤心的家伙,她绝不打算轻易原谅。

  端姐儿的满月酒过后,魏与义发现自己轻易见不到燕晴晴了。倒是楚郡王上了燕家几次门,俨然一副给燕家相看的架势。

  偏偏楚郡王死不改,这边准备和燕家议亲,那边还不放弃沾花惹草。魏与义稍一留意,便听到他不少消息:今新纳了个美人,明为问香楼的花魁一掷千金,再过两在郡王府养了个戏班子,好不逍遥。

  这样的人,怎么配做晴晴的丈夫?燕家是要把晴晴往火坑里推吗?

  魏与义想劝劝燕晴晴。他知道燕晴晴子刚硬,如果一定不肯,家里人也强迫不了她。燕晴晴却根本不见他,只说自己正在议亲,需要避嫌。

  魏与义没了辙,百般无奈下,转而求见瑟瑟。瑟瑟却连续出门三天,等到第三天,魏与义天没亮就候在安国公府的车马厅旁,终于截到了她,急急开口道:“夫人,我有话要单独和你说。”

  瑟瑟想了想,吩咐服侍的人都退到远处。

  魏与义见她愿意听,松了口气,问道:“大娘子是不是在和楚郡王议亲?”

  瑟瑟微微一笑:“阿姐的亲事与魏先生似乎没什么关系。”

  魏与义一噎,焦灼道:“嫁给楚郡王,大娘子的一辈子就毁了。”

  瑟瑟反问:“那先生觉得阿姐该嫁给谁?”

  魏与义沉默。

  瑟瑟心平气和地道:“阿姐已经十八了,婚事再拖不得。我若是她,横竖不能跟心上之人在一起,何不求个富贵安稳?”

  她说得越是平静,魏与义越是心慌,嘴翕动:“楚郡王好,不会真心待她。”

  瑟瑟道:“嫁给别人,又能保证那人会真心待她吗?皇家的王妃,至少该有的体面与尊贵会有。”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魏先生若真的关心阿姐,光说这些可没用。”说罢,她也不管魂不守舍的魏与义,径自往马车走去。

  魏与义蓦地回过神来:“夫人!”

  瑟瑟回头看他,面疑惑。

  魏与义单膝点地:“求夫人成全。”

  瑟瑟注目他片刻,微微一笑:“能成全你的,只有你自己。”

  瑟瑟收到萧思睿回京的消息时,正是魏与义向燕晴晴下聘的同一

  从燕府回到安国公府时已近黄昏,瑟瑟一进府门便看到藏弓指挥着兵丁归置行李,见到她回来,众人都恭敬地行礼。

  瑟瑟四处看去,却没看到萧思睿的身影。

  藏弓忙道:“太后与陛下要为大人及诸位有功之臣举行庆功宴。大人回家换了身衣裳,没有见到夫人,去了宫里。”

  瑟瑟微微皱了皱眉:萧太后和陈括也太迫不及待了。

  萧思睿不在的日子里,萧太后一直对她,对燕家极为关照礼遇;便是前世的记忆中,萧太后也始终对她很好。可不知怎的,瑟瑟就是没来由地不喜欢她。

  她失望地回了内院。院子中,香蓝正带着几个小丫头整理外院送来的箱笼。瑟瑟正要进内室,目光无意识地落到打开的箱子中,忽然一愣,走过去,取出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匣子。

  匣子的锁扣已经坏了,没有上锁,瑟瑟心头跳得厉害,打开匣盖,瞳孔蓦地一缩。

  匣子中一页页信纸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娟秀的字迹熟悉无比,是她亲手写的,却没有勇气寄出的那些信。

  萧思睿将她从寿王那里救回后,她就再没看到过这个匣子,怎么会在萧思睿这里?

  她看向抱月,抱月心虚地低下头去。

  瑟瑟心里有了数,淡淡道:“跟我进屋来。”

  一进屋,抱月就“扑通”一下跪了下来:“夫人,不是我不说,是大人吩咐过,您又一直没有问起。”

  瑟瑟眉头微皱:“这匣子怎么会到他那里?”

  抱月老老实实地道:“您被寿王带走的那天,大人赶过来,发了好大的脾气,一不小心将匣子震落在地,发现了这些信。”

  瑟瑟不解:“这些信本就是写给他的,他想要也就罢了,何必藏藏掖掖的?”

  抱月也不明白,想了想:“也许是怕您再烧掉?”

  瑟瑟失笑:“我怎么会烧掉这些信?”她忽地愣住,隐约觉得,自己仿佛真的曾想烧毁这些信。

  可她为什么要烧信?脑中嗡嗡作响,似有什么呼之出,却一片混乱疼痛,什么都抓不住。

  抱月担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夫人,你怎么了?”

  瑟瑟一下子离出来,出了身冷汗:“你先下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等到抱月退下,她迟疑了下,拿起信来,一封封翻看。她还记得当初写信时的羞涩欢喜,忐忑不安,想到曾经的少女心事明白无误地袒在他眼前,她不由羞红了脸。

  翻到最下面却和其它信不同,这是唯一一封带有封皮的信。瑟瑟拿起它,却想不起这封信是什么时候写的,里面写了些什么。

  她的记什么时候这么差了?瑟瑟心里嘟囔了句,好奇地出信来,看到一行端正娟秀的字:

  “九哥见信如晤:余有一事当坦白于你…”信中内容一字字跳入她眼中,她捏着信纸的手开始发颤。

  作者有话要说:  估计错误,要代的事有些多,有点担心明天也写不完,不好意思让大家等太久,就先把写好的发上来了。

  下一章正文完结。

  感谢以下小天使,么么哒~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容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没用的宝贝_妮、夜幕下的星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的小天使:

  花颜墨orz 40瓶;tiffany-、兮兮和丹丹、一诺 20瓶;り硪們靠听说 ╮各自、谎言 10瓶;appledog 2瓶;aurora、老鹅 1瓶;

  非常感谢大家,爱你们,(づ ̄3 ̄)づ~  WwW.IgExs.cOm 
上一章   娇娇   下一章 ( → )
欢迎光临哀歌小说网阅读免费小说《娇娇》,我们为您提供娇娇完本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还有更多类似娇娇小说在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