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歌小说网提供娇娇免费阅读全文
哀歌小说网
哀歌小说网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阅读榜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的小说 妙手神织 魔刀丽影 魔鬼老师 女神诡计 舂染绣塌 离婚女人 母亲淑媛 奶孙乱情 梦慾无间 若凄清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哀歌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娇娇  作者:纪开怀 书号:48729  时间:2019/8/11  字数:5276 
上一章   ‮章 58 第、58‬    下一章 ( → )
门窗紧闭, 阳光透过雪白的窗纸照入, 光线柔和而朦胧。

  他低头凝视着她,黑眸中的锐利全部收敛, 显出了几分格外的温柔与纵容。

  瑟瑟开口道:“萧皇后,她是站在陈括一边的。”

  他神色平静, 轻轻“嗯”了一声。

  瑟瑟望着他毫无意外的模样,微微一怔,忽地明白过来:“你知道?”

  他道:“我知道。”

  瑟瑟道:“那你当初为什么…”夺位后, 为什么还厚待萧后, 封了她镇国长公主之位, 给予她尊荣与权势?

  萧思睿道:“瑟瑟,镇北侯府对我恩同再造, 我却夺了她儿子的皇位, 不是她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她。”

  他竟是这样想的?既然如此, 他何必要反?

  萧思睿似是看出了她的疑问, 眸中闪过一丝冷意:“当年,陈括虽然被无奈, 将兵权重新给了我, 却在暗中给副帅韩奔下了密旨,打退北虏之, 便是他暗中取我性命之时。”

  瑟瑟变:“陈括为什么这么恨你?”擅杀有功之臣,是国之大忌,何况是这样的迫不及待, 连借口都不找一个?

  萧思睿看了她一眼。

  瑟瑟迟疑:“是因为…我?”不能吧。国之大事,岂会这样儿戏?

  萧思睿低头亲了亲她的眉心,声音中染上一分笑意:“不要多想。”

  瑟瑟:“…”明明是他引导她想歪的,现在又在说她自作多情吗?好气啊。

  萧思睿见她杏眼圆睁,一副气鼓鼓的模样,笑意更浓,低头用胡茬蹭了蹭她的脸颊:“的确有一部分是因为你,谁叫当初大家都知道,你心悦我。”

  瑟瑟被他蹭得又疼又“唉呀”一声,用力推开他的脸:“谁心悦你了?臭不要脸。”她嫁给陈括时,明明已对他彻底死心。

  他由着她动作,抱住她的手在她间轻轻挠了挠。

  又来这一招!瑟瑟只觉间酥难当,控制不住地笑得软倒在他怀中。她试图拉开他的手,哪敌得过他的力气,就听他的声音慢条斯理地问道:“瑟瑟确定,没有心悦于我?”

  瑟瑟嘴硬道:“当然。”

  他也不恼,扣住她纤,继续挠了挠。

  瑟瑟得受不了,边笑边拼命挣扎,却挣不他的力道,气得直捶他:“臭九哥,混蛋九哥,快放开我。”

  他不动声:“你唤我什么?”

  她脸蛋绯红,青丝凌乱,笑得呼吸都了,心里却憋着一口气,不肯服输,断断续续地道:“臭,臭九哥!混…唔…”他托起她,毫不客气,堵住了她香甜的

  这一次,仿佛怕弄疼她般,他吻得格外温柔,舌尖细细描绘着她满的,反复她的瓣。她经受不住发出破碎的声音,朱微启,他趁机探入,与她柔软的香舌绕起舞。

  瑟瑟闭上眼睛,长长的睫不住轻颤,嫣红的玉颊如染了胭脂般人。

  萧思睿心尖发烫,许久才不舍地放开她,抵住她的呼吸不稳地道:“多吃几遍你的小嘴儿,就把我染香了。”

  瑟瑟脑中混沌,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他针对的是她喊他“臭九哥”的那句话?一瞬间,她连脖子都红了:混账东西,他还要不要脸?

  他含着她,又含糊问道:“瑟瑟现在可想清楚了,是否心悦于我?”

  这小气鬼,还记着呢。

  瑟瑟瞪了他一眼,感觉到他握住她肢的手又蠢蠢动,刚要口而出的“不”吓得又咽了回去,可要她就这么松口又不甘心。

  萧思睿也不急,稍稍退开些,目光落到她身上,眼神骤暗:“你慢慢想,想清楚了再答我。”

  瑟瑟觉得不对劲,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脑中顿时“嗡”的一下,差点炸了。

  刚刚一番嬉闹,她的衣襟不知何时已经散开,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和里面藕荷的一角,甚至能看到抹下微微的隆起。

  她手忙脚地掩好衣襟,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气急败坏地道:“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他理直气壮:“告诉你了,我不就看不到了?”

  瑟瑟:“…”他怎么能用这么严肃的表情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手好怎么办?

  萧思睿暗暗松了一口气:刚刚她一副恹恹的模样,仿佛心中藏着无限心事,他真怕她会因为被掳的事心中留下阴影。这会儿嬉闹一番后,她总算恢复了从前活泼的模样。

  瑟瑟理好衣襟,心神稍定,想起刚刚好好的话题因为两人的胡闹,已经跑偏了十万八千里,脸又红了。她清了清喉咙,努力把话题扯回来:“你既然知道皇后娘娘和你不是一条心,怎么还如此信她?”

  萧思睿道:“她是我萧家的皇后,只要我一是大陈的臣子,我就能信她。”

  瑟瑟追问:“若你有一不是呢?”

  两人心知肚明,这一世,从他截下圣旨的那起,他便再无退路。他硬生生从陈括手里夺下了她,等到陈括继位的那一,只有比前世更加恨他。

  萧思睿将她搂紧在怀,没有回答。

  瑟瑟想抬头看他的表情,却被他紧紧摁在怀中。瑟瑟挣扎不得,闷闷问道:“若有一,她要杀我呢?”

  萧思睿失笑:“傻丫头,她杀你做什么?”

  瑟瑟道:“她…”想说萧皇后就是会杀她,忽然就愣住了:她的记忆中一片空白,根本就没有萧皇后杀她的印象,她怎么就忽然冒出萧皇后杀过她的念头的?

  萧思睿只当她才被救回来,余悸未消,温柔地亲了亲她的眼睫道:“莫怕,只要我在一,就无人能伤你半分。”感觉到下眼睫轻颤,她如兰的气息轻柔地拂过他的肌肤,他渐渐又心猿意马起来,沿着她的脸颊一路向下,印上她天鹅般洁白修长的脖颈,还要往下。

  她哆嗦了下,一把掩住口:“你做什么?”

  他声音喑哑:“刚刚忘了,我得检查下你身上有没有受伤。”

  什么破借口!

  瑟瑟瞪他:“没有,不要你看。”

  正当纠,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清咳,随即敲门声响起,燕晴晴的声音在外面响起:“瑟瑟。”

  萧思睿眉头微皱:“她怎么找来的?”燕家那边他派人报了平安,并没有说瑟瑟现在在哪里。

  瑟瑟欢喜,忙推了推萧思睿:“快放我下来。”被阿姐看到他抱着她的样子,她的脸就该丢光了。

  她急,萧思睿不急,含笑看她问道:“瑟瑟还没答我,是否心悦于我?”

  他还记着呀!这个时候问她,简直是趁火打劫。瑟瑟牙,外面燕晴晴听到里面没动静,又唤了声,也不知和谁说话道:“难道睡着了?要不直接进去吧。”

  瑟瑟大急,无奈道:“心悦。”

  他不放过她:“心悦谁?”

  瑟瑟道:“九哥。”

  他嘴角微翘,低了声音:“臭九哥吗?”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瑟瑟气得直瞪萧思睿,不敢高声,没好气地道:“是好九哥,香九哥总成了吧?”

  萧思睿满意了,将她放在上。刚刚盖好被子,燕晴晴在魏与义的陪同下转过屏风走了进来,见到萧思睿,感激地行礼道:“萧大人也在啊。见过萧大人,今之事,真是多谢您了。”

  萧思睿侧过身,没有受她的礼:“瑟瑟是我未过门的子,原是我的责任。”给魏与义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自己一起退出,将空间留给姐妹俩。

  到了外面,他将瑟瑟说有些事记不清的情况告诉了魏与义。

  魏与义沉片刻:“燕小娘子头部并无创伤,许是受惊之下,失去了部分记忆。不必担心,只需注意休养便成。”

  萧思睿问:“除了这些,还会有别的原因引起吗?”

  魏与义想了想:“倒是还有一种情况…”他说到这里,摇了摇头“不,不可能。”

  萧思睿皱眉道:“你又弄什么玄虚?”

  魏与义双手举起,作投降状:“谁敢在你萧大人面前故弄玄虚?我只是前一阵子刚在古书上看到过一种祝由之术。”

  萧思睿疑惑:“祝由之术?”他心中微动,总觉得似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称。

  魏与义点头:“祝由之术传已久,能够在人半梦半醒间,让人接受施术者的言语暗示,抹去,甚至改变思想、记忆。不过这种术法失传已久,应该没人会用。”

  萧思睿若有所思。

  魏与义道:“我看燕小娘子精神尚好,你也不必担心,也许过几她就想起来了。”

  萧思睿“嗯”了声,想起另一事:“燕家大娘子知道我们在这里,是不是你通知的?”

  魏与义笑嘻嘻地道:“我不是怕大娘子担心吗?”

  萧思睿睨了他一眼:“你倒是好心。”扰了他的好事。

  魏与义冲他挤了挤眼:“反正你明就把人娶过门了,也不争这一时半刻。”

  萧思睿:“…”合着他还振振有词?他神色冷下“下不为例。”

  魏与义摇头叹道:“你这人忒也刻板无趣,燕家小娘子真是瞎了眼,怎么就看上了你?”

  萧思睿眼神一沉。

  魏与义怂了:“我错了,我错了。燕小娘子真是目光如炬,慧眼识英雄…”

  萧思睿扫了他一眼:“八年前那桩事,你去查一查。”不想再听他胡扯,转了话题。

  魏与义收起嬉笑之:“你当真信寿王的话?”

  萧思睿道:“那,我原本与他俩相约一起喝酒,中途被娘娘叫进了宫,陪她下了半天棋。我原本以为是我命大。”

  八年前,他十四,宗弗安十六,寿王十三,年龄相若,已在战场上初锋芒,正是少年意气,不可一世之际。他和寿王自幼不对付,却都和宗弗安惺惺相惜,三人常在一起骑马喝酒,箭游猎。

  若不是出了误喝附骨酒之事,时至今,三人也许已经成了至好友,不会像如今般生死相隔,反目成仇。

  魏与义听得怔住了,失声道:“这么说,真有可能是她? ”否则,怎么会这么巧?

  萧思睿眉头紧锁,没有说话。当初出事不久,他就奉命再度出征,消息都是事后得知的。

  受害者中有天潢贵胄的寿王,天成帝知道后大为震怒,责令大理寺和刑部限期破案。最后查出来,附骨酒是一个来京寻仇的苗疆人带来的,当,本要对付在同一座酒楼中饮酒的仇敌,错之下,那壶酒被送到了宗弗安和寿王桌上。

  谁也不信事情会这么巧,可偏偏就这么巧。

  证据确凿,苗疆人被凌迟处死,酒楼被封,掌柜而送酒的小二,包括跟着寿王服侍的宫人全部被杀。可那又如何?寿王和宗弗安中毒已深,集太医局所有太医之力,也不过勉强保下他们的性命,身体是彻底废了。

  萧思睿一年后征战回来,宗弗安对他避而不见,寿王则先是不理不睬,忽然有一天就变了脸,百般挑衅。他知道寿王对他有怨气在心,多有忍让。

  他从来没有怀疑过大理寺查出的结果,没想到今会在寿王口中听到另一种答案。

  难道当真是萧皇后为了保他,保萧家的地位,做下的事?

  第二天是瑟瑟出嫁的日子。嫁妆在前一天由抱月跟着送到了萧宅,虽然大部分都留在了临安,但也足足了六十四抬,浩浩,绕了县城一圈,引来无数人咋舌。

  瑟瑟昨用过午膳就跟着燕晴晴回了燕家的临时居所,经过一夜的休整,身体已彻底恢复。一大早,陶姑就过来叫她梳妆打扮。

  嫁衣是萧夫人特意去临安最好的绣铺定的,大红的锦缎上彩绣辉煌,用金线镶了数百颗珍珠点缀全身,宽袖掐,裙摆迤逦。

  瑟瑟伸手抚过嫁衣柔滑的料子,百感集。这一次,她真的要嫁给他了。前世曾经魂牵梦萦的期盼终于在这一世实现,从此后,与君同心,白首不离。

  作者有话要说:  一直以为自己不是玻璃心,然而,发现还是高估自己了,评论区还是会影响到我。感谢大家的安慰和支持,让我继续写下去的信心没有崩掉,爱你们~

  ps:祝由术是古代的巫术,其中包括了催眠之术。忽然发现我83章是不是写得太简略了,好多人都没发现是经过催眠失忆的?

  感谢以下小天使,(づ ̄3 ̄)づ╭

  灌溉营养:苏廿一 20瓶、crush? 10瓶、jaine 10瓶、糖果 10瓶、sadako 6瓶、过来抱抱吗 6瓶、巧怡人 4瓶、28202595 1瓶、晴天的微笑 1瓶、半緣君 1瓶、林亦槿今天也是世最可 1瓶、错过的补回来 1瓶、孙家淼 1瓶、狮子 1瓶  Www.IgExS.CoM 
上一章   娇娇   下一章 ( → )
欢迎光临哀歌小说网阅读免费小说《娇娇》,我们为您提供娇娇完本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还有更多类似娇娇小说在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