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歌小说网提供娇娇免费阅读全文
哀歌小说网
哀歌小说网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阅读榜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的小说 妙手神织 魔刀丽影 魔鬼老师 女神诡计 舂染绣塌 离婚女人 母亲淑媛 奶孙乱情 梦慾无间 若凄清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哀歌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娇娇  作者:纪开怀 书号:48729  时间:2019/8/11  字数:5282 
上一章   ‮章 66 第、66‬    下一章 ( → )
雨过天晴, 驴车吱悠悠地行在泥泞的官道上, 夕阳金红的余晖透过薄薄的窗纱,照入狭小的车厢。

  瑟瑟动也不动地坐在那里, 精致的眉微微蹙起。

  萧思睿叹气,抬手, 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抚着瑟瑟的后背:“还在生气?”

  瑟瑟正当出神,没有听到。

  他眼神微暗,低头, 凑到她耳边, 将她整个小巧的耳垂都含入口中, 哑声唤道:“瑟瑟。”

  阵阵热气伴着低沉的语声钻入耳中,又酥又, 瑟瑟一个灵, 蓦地回过神,下意识地要避让开来。

  他却上下牙齿轻轻一叩。痛感传来, 瑟瑟“唉哟”一声, 恼道:“你做什么?”

  他放开她雪白小巧的耳垂,神情淡淡:“喊你。”

  有这么喊人的吗?他还有没有分寸!瑟瑟捂着耳朵, 气呼呼地瞪着他:“喊我要咬耳朵做什么?疼死啦!”

  就是知道她娇气, 他刚刚连力都没敢用。萧思睿心中叹气,脑中想的却是刚刚那点耳垂含在口中, 如膏如脂,香软滑腻的滋味:“要不我帮你?”

  瑟瑟“哼”了声,扭过头, 不理会他。

  他拉开她捂住耳朵的手,凑了上去。

  瑟瑟倒一口气,连说话都不稳了:“你,你不是说帮我吗?”

  他含糊的声音传来:“不是正在吗?”

  混蛋,谁家用舌头的啊!瑟瑟恼羞成怒,一手抵着他半边脸,用力将他推开了去:“我们还没成亲呢,你能不能收敛些?”

  他的脸被她推得变了形,却也不恼,只慢慢扫过她精致如画的眉目,纤细柔软的肢,直到穿着绣鞋的小巧玉足,他目光微微一顿,随即淡然道:“我以为,我已经够收敛了。”

  瑟瑟:“…”意识到他话中之意,她浑身都热了起来,恨恨地想:混蛋混蛋混蛋,你还能不能要点脸?

  她放弃了和他争论这事,投降道:“不说这个了好不好?”

  萧思睿微微点头:“那我们便来说说你见到的神秘人吧。”

  瑟瑟正想问他,将茶肆中神秘人请她喝明前顾渚紫笋的事说了一遍。

  萧思睿听到种种细节,神色慎重起来:“他只是请你喝了一杯茶?”

  瑟瑟迟疑了下,又将得回那匣子欠条的事也告诉了他。虽说家丑不可外扬,那人看上去也没有恶意,可这件事处处透着古怪,反而更叫她觉得不安。

  萧思睿的眉头越皱越深,问她要了那个描金彩绘木匣。他盯着看了会儿,直接打开盒盖,将里面的欠条全抖了出来,出了木盒的底部。

  两人的目光同时在盒子底部中央朱红的“寿”字印记凝住。

  萧思睿揽住她纤的手倏地收紧,脸色沉了下去。

  瑟瑟吃惊:“真的是他?”

  萧思睿目光沉沉,微微点了点头。

  瑟瑟不解:“如果是他,平白无故的,他为什么要向我示好?”

  他目中闪过森冷:“此人诡计多端,不管他做什么,你莫要理他便是。”

  瑟瑟犹豫了下,问道:“你会去找他算账吗?”两任未婚,两条人命!任谁都无法咽下这口气,何况是他这样心高气傲的人?可是对方纵然只是个闲散王爷,也是正经的龙子凤孙,天潢贵胄,他如今终究还是臣子,甚至根本没有证据证明事情是对方做下的,只怕根本奈何不了对方。

  萧思睿看向她,出一丝笑意:“瑟瑟在担心我?”

  瑟瑟一怔“哼”了声,扭过头去,凶巴巴地道:“你知道就好。”

  萧思睿眸中笑意更深,抬手抚了抚她乌鸦鸦的秀发,有些心不在焉:“你可听说过云枭卫?”

  话题怎么又跳了?瑟瑟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摇了摇头。

  萧思睿道:“云枭卫是陛下的暗卫,除了保护陛下的安全,还负责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比如暗杀陛下看不顺眼却明着没理由杀的人,再比如说收集臣子的私,利用这些私将臣子牢牢拿捏在手中。”

  瑟瑟不寒而栗:“这种手段,陛下也太…”太有失明君之道了吧。

  萧思睿道:“陛下生多疑,对他来说,这些手段虽然见不得光,却很有效。”

  瑟瑟不明白:“这和我们在说寿王有什么关系?”

  萧思睿道:“云枭卫便是寿王一手培养建立起来的。”

  瑟瑟愣住。

  萧思睿没有再说什么,腾出一只手,将刚刚抖出来的欠条一张纸收回木匣,盖好,递回给瑟瑟。

  瑟瑟接过匣子,百思不得其解:“他这样的人,为什么无缘无故地要把这个送给我?”寿王既然能帮着晋城长公主两次害萧思睿的未婚,对她这个即将上任的第三任未婚岂会抱有好意?这份见面礼她拿着实在烫手。

  他到底想做什么?

  萧思睿道:“你放心,他既然向你示好,便说明不会再帮晋城害你性命。”

  瑟瑟疑惑。

  萧思睿道:“他恨的是我,要针对的也是我。以他的子,既然知道你是我一心求娶之人,一定会利用到底,好叫我痛苦,绝不会轻易让你丢了性命。”

  瑟瑟被他绕糊涂了:“你是说,他为了让你痛苦,所以要留下我的性命?”她怎么理不顺这中间的因果关系啊?

  萧思睿点头,却没有多解释的意思。

  “你和他究竟什么仇什么怨,他要这么对你?”

  萧思睿抿了抿嘴,没有答她。

  瑟瑟见他这个锯嘴葫芦的模样就头痛,换了个问题:“他会怎么做让你痛苦?”

  萧思睿的神色复杂起来:“他大概是想…”他低头看向她,怀中少女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杏眼妩媚,若含着一泓潋滟秋水,娇憨明媚的模样轻易便能叫他将全副心神尽数系于其身。

  他依旧恨着她,恨着她的欺骗,恨着她的绝情;却也眷恋着这个小骗子,便是用尽手段,便是让所有人知道她就是她的软肋,也要将她永生永世绑在身边。

  瑟瑟见他迟迟不说下一句,心急起来,伸出纤长的指儿,戳了戳他的口,不满地道:“你怎么老是说一句,留半句的,可太讨厌了。”

  这样就很好很好,她在他身边,会对着他笑,对着他嗔,喜怒哀乐,尽情展现。

  “九哥!”她戳他口的手越发用力,明媚的杏眼睁得大大的,不悦地瞪着她。

  他垂首,在她满的朱上轻啄一口,慢慢平息心中澎湃的情绪,低语道:“再叫一声。”

  她眸中满是讶异。

  他低声哄她:“再叫一声,我就告诉你答案。”

  第二天是萧家大舅和舅母到临安的日子,天气炎热异常。燕佪特意请了半天假,带着燕驰,亲自去运河码头接人。

  萧家大舅名见贤,已到知天命之年,生得十分儒雅清瘦。他年轻时便考得了举人的功名,因不善经营,家业败落后,靠着去建业豪富之家坐馆,倒也足够养家。

  舅母白氏出自晋陵书香门第,与大舅少年夫,恩爱到老,生了两子一女,倒也算美满。如今儿女都已成家,老夫妇两个这回上京,坐的是镇北侯府专门派去的船只。两人只带了个老仆服侍,其余人一个都未带。

  瑟瑟昨夜没怎么睡好,今儿一早就被萧夫人派人催着起梳妆打扮,困得直打盹。偏偏萧夫人慎重异常,光她的头发,就指挥着抱月拆了三遍,换了三种发式,各种各样的簪子都戴了个遍。

  瑟瑟一开始还勉强忍耐着,到后来实在忍不得,看了打扮得格外雍容华贵的萧夫人一眼,迷糊糊地开口道:“母亲,您就别折腾了,你给女儿的这副皮囊生得好,不管怎么打扮都好看。”

  萧夫人哭笑不得:“你这孩子,哪有这样夸自己的?”紧张的心情却一下子松懈了下来。最后,还是给瑟瑟梳了垂髫髻,戴上了她昨刚从铺子里取回的半套珍珠头面。

  萧夫人细细端详着,铜镜中的少女眉不描而翠,不点而朱,目若波,梨涡浅浅,慵懒含笑的模样,便是最最璀璨的珠宝都夺不去她半分光彩。

  萧夫人的内心骤然生出一股骄傲:她的女儿,真真是天生丽质。

  等到瑟瑟打扮停当,在萧夫人正屋用好早膳,两人再一起去往松鹤堂请安。

  大舅和舅母到时,母女俩已经回了云鹘院。远远的,母女俩就听到燕驰快的声音:“娘,妹妹,舅舅和舅母到啦!”

  两人出堂,便见燕佪父子陪着一对头发花白,形容清瘦的夫妇走了进来。

  萧夫人看向哥嫂,见他们穿着簇新的绸衣,气尚好,没有想象中的落魄,暗中松了口气。

  大舅和舅母也一眼就看到了萧夫人,眼眶顿时了。

  萧家兄妹年岁相差大,大舅母入门时,萧夫人还是个牙牙学语的小娃儿,说是小姑子,其实就是当女儿养大的。后来萧夫人出嫁,萧家江河下,境况一不如一,萧夫人又跟着燕佪四处赴任,算起来他们竟有许多年没见过面了。

  大舅母快步上前,一把攥住萧夫人的手,激动不已:“阿婵,这些年你的模样一点儿都没变。”大舅矜持些,故作平静地也喊了声:“阿婵。”却难掩语声中的激动。

  萧夫人想到幼时的那些事,不由眼眶也红了,含泪叫道:“哥哥,嫂嫂。”又道“哥哥嫂嫂却清减了许多。”又唤瑟瑟上前见过大舅和大舅母。

  大舅和舅母见到她,都欢喜不已,舅母拉着瑟瑟的手,爱得不行:“这孩子生得真好。阿婵,”她对萧夫人道“不是我偏心,这份容当真是我生平仅见,比你还强。不知有没有说人家?”

  一句话挑起萧夫人的心事。昨瑟瑟兄妹回来,悄悄告诉了她在云林寺发生的事,晚上燕佪回来得晚,她还没来得及转告他,心中不免忐忑。

  燕佪最不愿的便是站队。她当初想把女儿嫁给七皇子,也只有暗中操作。云林寺之事后,女儿是只能嫁那殿司萧大人了。萧大人是皇后的族弟,不管燕家愿不愿意,也会打上皇后的标签。

  更何况,这个准女婿此前还是和瑟瑟甥舅相称的。

  萧夫人从来没有如此头痛过,可昨在云鹘院,萧大人与女儿那般情状,再加上镜明大师的卜算,女儿怎么也不可能再嫁别人了。

  她勉强笑了笑,道:“尚未许人。”不想多提,转移话题问“哥哥嫂嫂这回怎么会忽然想到来京?”

  舅母道:“听说你们回京,你哥哥一直想来看看你,结果天缘凑巧,镇北侯府又盛情相邀。”

  这件事萧夫人并不知道,闻言不免奇怪:“镇北侯府怎么会忽然相邀大哥?”

  大舅笑道:“说来还是托了外甥女的福。”

  萧夫人越发惊讶:“和瑟瑟有关?”

  舅母点点头,把萧思睿和瑟瑟认亲后,镇北侯府的乔太夫人为求稳妥,特意去建业萧家核实辈分的事说了一遍。

  萧夫人没想到其中还有这样的弯弯绕绕,不由讶道:“这么说,瑟瑟和萧大人竟是平辈?这舅舅却是错认了。”

  舅母笑道:“正是,外甥女以后可不能再叫萧大人舅舅了。”

  萧夫人心里一块石头稍稍落下,这可真是太好了,这样一来,两人议亲,至少辈分上没问题了,不会叫人指指点点。

  大舅和舅母和萧夫人叙了几句话,便提出要去拜见周老太君。

  这也是应有之礼。萧夫人自然应下,一家四口陪着他们去了松鹤堂。

  松鹤堂正当热闹,范夫人、秋氏、连氏、燕晴晴都在。

  周老太君见到萧家大舅和舅母,欢喜不尽。萧夫人的娘家人这么多年来还是头一次登门,她一早就叫范夫人收拾了客院,要留两人住下。又吩咐萧夫人这几陪两人去临安各处好好游一游。

  宾主尽,气氛热烈。正在这时,门房送了一份拜帖进来。

  周老太君看了一眼拜帖,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荀夫人前来拜访!”

  萧夫人一愣:“哪个荀夫人?”

  周老太君道:“参知政事荀相公的夫人。”参知政事在本朝相当于副宰相,时人将宰相尊称为“相公”故周老太君称其为荀相公。

  瑟瑟心中微讶,忽地想起,曾是陈括未婚候选人之一的荀樱娘,正是这位荀相公的嫡幼女,只不知最后为何会退出参选。

  这位荀相公与燕家素无往来,他的夫人怎么会突然上门?

  门房小心翼翼地补了一句道:“荀夫人备了礼,还带了一个官媒。”

  众人越发吃惊:这是来提亲的?究竟是谁,这么大面子,请了荀夫人做媒人?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看了你们的留言,心安理得甩锅给开学啦^_^要开学的宝宝们辛苦了,抱抱~  WwW.IgExS.com 
上一章   娇娇   下一章 ( → )
欢迎光临哀歌小说网阅读免费小说《娇娇》,我们为您提供娇娇完本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还有更多类似娇娇小说在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