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歌小说网提供娇娇免费阅读全文
哀歌小说网
哀歌小说网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阅读榜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的小说 妙手神织 魔刀丽影 魔鬼老师 女神诡计 舂染绣塌 离婚女人 母亲淑媛 奶孙乱情 梦慾无间 若凄清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哀歌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娇娇  作者:纪开怀 书号:48729  时间:2019/8/11  字数:5192 
上一章   ‮章 35 第、35‬    下一章 ( → )
一刻钟后, 萧以娴顶着满脸的“我有罪” “我是坏蛋”簪花小楷,面如死灰地走出了瑟瑟的房间。

  瑟瑟非但用浓墨写了她满脸, 还别出心裁地将她脸上的字连同红红的印一起拓印下来,让她按上了大拇指印, 说要留作纪念。

  见鬼的纪念!简直是奇大辱。

  偏偏等在屋外的萧思睿看到了,居然还赞了一句燕家女宅心仁厚,顺便添了一句:“你是姑娘家, 所犯之过我不好处置。明儿回家, 你自去太夫人那里领罚吧。”

  萧以娴暗暗咬牙, 九叔的这颗心可真是偏到没边了。且叫这小人得意几天,等九叔过些日子出征, 这小人没人护着了, 倒要看看她是怎么死的。

  萧思睿目光扫过萧以娴,将她暗藏的怨恨尽收眼中, 暗暗皱眉。

  他自从自立门户后, 便很少关注镇北侯府的几个侄女儿,只隐约记得萧以娴算是这一代中最出色的女儿, 素得夸赞, 说她贤惠大方,有乃姑萧皇后之风。上一世, 她嫁给了陈括,成为萧家第二任皇后,几乎就像隐形人般, 没有任何存在感。

  可如今看来,这个侄女儿只怕全是表面功夫,实则气量狭小,心思不正。

  他是男子,不好手内院之事,可萧以娴变成这样,总得提醒镇北侯夫妇严加管教。瑟瑟看在他的面子上没有重惩萧以娴,全了萧家的面子,他总不能叫她白白吃亏。

  何况,看萧以娴这模样,只怕不会善罢甘休。总要狠狠给她一个教训,让她再不敢才是。

  他看向瑟瑟,却见她眼波氤氲,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正要关窗回去睡觉。银白的月光落到她雪白的面上,勾画出她精致如画的眉眼,他心中微悸,动作快于意识,伸出一手将窗户抵住。

  瑟瑟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睡意朦胧地道:“萧大人,时辰不早,早些回去休息吧。”再折腾就该天亮了。

  萧思睿只觉气不动:又叫他“萧大人”?这个惯会过河拆桥的小骗子,危机刚过,立马将称呼又换了。

  瑟瑟见他看着她不说话,心中嘀咕,想了想,向他道谢道:“今真是多谢您了。”态度客气,却明显带着疏离。

  萧思睿的心中微堵,泛起不悦,轻轻哼了一声,忽然俯身向内。瑟瑟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他却直接从窗户中跳了进来,将烛火吹灭,顺手将窗合上。

  屋中的光线一下子幽暗起来,他站在窗边,只能隐隐看到轮廓,存在感却无比强烈。瑟瑟的睡意一下子全被吓飞,连退三步,躲到了抱月身后:“您这是做什么?”

  他不动声地道:“巡逻的人来了。”

  瑟瑟呆了呆,这才听到,外面果然有整齐的脚步声走过。她心中不由嘀咕:巡逻的人早不经过,晚不经过,刚刚陈括和萧以娴说了这么久的话都没来,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了?

  萧思睿道:“你只管去睡,不用管我。”

  呸,他一个大活人杵在这里,她怎么敢睡?

  萧思睿见她不动,也不在意,随口而道:“不想睡吗,那要不我们来做些别的有趣的事吧?”

  昏暗的光线中,瑟瑟但觉他目光灼灼,似是连在她香软的边,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脸上顿时烧了起来。这个混蛋,抱月还在呢,他他他,怎么可以这么没脸没皮?

  她立刻道:“我困了,我先回房了。”正要落荒而逃,他忽然叫住她:“等一等。”大步向她走来。

  瑟瑟疑惑地看向他,他很快走到她面前,伸手抚向她的面颊。

  瑟瑟的心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匆忙将脸一偏,只感觉他的手从她鬓边掠过。再看他时,他的食、中两指间多了一片树叶。

  他拈着树叶,轻轻摩挲了下,低声道:“刚刚就看到了。”

  原来是帮她取沾在她发上的树叶吗?瑟瑟暗气自己沉不住气,裣衽一礼道:“谢谢萧大人。”

  他似乎嗤笑了一声,目光晦暗不明,随即,慢条斯理地俯下身来,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温热的气息拂过她耳垂,低沉的话语一字字钻入她耳中,他明明没有触碰到她分毫,她却仿佛整个人都置身于他的包围中。

  “轰”一下,热卷过,瑟瑟从头到脚,统统变得和煮的大虾一个颜色。

  第二天,瑟瑟没有见到萧以娴,说是夜间受了风寒病了。她去探病,直接被挡在了外面,理由是怕病气过了她。

  瑟瑟心里有数:与萧以娴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倒也不怎么害怕:她前世就没怕过萧以娴,今世知道了她的真面目就更不怕了。反正即使她不得罪萧以娴,这位打算下手害她时也照样毫不容情。这样撕破脸了,反而更干脆。

  好好的一场出游,客人却一下子倒了两个,长安公主扫兴不已,再也无心游玩,用过早膳后就启程回去了。

  瑟瑟没车,跟着长安公主的车驾先回了宫再返家,回到家时已过午时。她刚进府门,便见家中一派喜气洋洋,一路遇到几个下人,纷纷笑容满面地对她说恭喜。

  瑟瑟奇怪:“这是怎么了?”

  燕晴晴出来她,闻言笑道:“妹妹不知道吗,叔父升任为盐铁副使的任命正式下来了。”

  瑟瑟愣住,随即大喜,问道:“父亲在哪里?”这可真是奇了,母亲不是说,要她答应嫁给陈括,萧皇后才会为父亲谋取这个官职,怎么这会儿就成了?

  燕晴晴道:“叔父从吏部领了调令,这会儿去衙门拜见上官,拜会同僚了,婶婶她们都在祖母那里。”

  瑟瑟立刻提起裙子,飞也似地向松鹤堂跑去。

  松鹤堂中正当热闹,除了父亲和在军当值的大哥,在太学读书的二哥,其他人,祖母周老太君和母亲萧氏,三哥燕驰,伯母范氏,两个嫂嫂秋氏、连氏,还有秋氏的两个儿子大郎和二郎都在。甚至惯常不着家的大伯父也回来了。

  堂屋中声笑语,人人喜气洋洋。盐铁使是号称“计相”的三司使的副手,主管兵,胄,商税,都盐,茶,铁,设这“七案”是正儿八经的朝廷大员,实权在握。燕佪的这一次升职,燕家的门庭一下子便今非昔比了。

  周老太君笑得合不拢嘴,连声喊“赏”便是向来情清冷的萧氏,眼角眉梢也都是笑意。

  见到瑟瑟飞奔而来,周老太君一把搂住她笑道:“我的儿,你可算是回来了。可是听说了你父亲的好消息?”瑟瑟笑着应是,目光不由自主看向萧氏。

  萧氏望着她和周老太君亲热的模样,虽然还在笑,目光却有些冷。

  瑟瑟心中叹了口气,不再看她,笑盈盈地恭喜周老太君,周老太君高兴地道:“我家瑟瑟真是个有福的。”

  瑟瑟笑道:“这是祖母的福气,我们燕家的福气。”

  周老太君笑道:“瞧瞧这小嘴,可真会说话。”

  正当和乐融融,焦叔从外面进来,喜洋洋地禀告道:“老太君,两位太太,大喜。萧舅爷从建业来信,说是三天后就要到临安码头了。”

  瑟瑟早就从萧思睿那里知道了消息,却没想到舅家的人竟会到得这么快,心中且喜且忧:喜的是能见到舅家人,还记得她小时候跟着母亲去建业给外祖父拜寿,舅舅一家都对她很好;忧的是舅家人与镇北侯府认亲之后,萧思睿只怕马上就会向她求亲了,她却一时想不出身之计。

  周老太君却是大喜:“这可真是双喜临门。”对萧夫人道“老二媳妇,除了送你出嫁那一年,舅爷还是第二回来临安吧?”

  萧夫人道:“是。”

  周老太君怜惜地搂住瑟瑟:“可怜瑟瑟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舅家的人几次,她一直羡慕晴晴,这下可算如了她的意。”

  萧夫人的笑容有些勉强,没有接口。

  瑟瑟看在眼中,心中暗暗奇怪:母亲的哥哥要来,她怎么看起来一点儿都不高兴?她觑了个空,偷偷对燕驰使了个眼色。自己先找了个借口跑到屋外的无人处。

  不一会儿,燕驰找了过来,问她道:“怎么了?”

  瑟瑟问他:“三哥,母亲和舅家的关系不好吗?”

  燕驰摇头:“没有,我们在江西时,和舅舅家四时节礼,书信往来一直很正常。”

  瑟瑟不解:“那她怎么看上去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燕驰面犹豫之,想了想,字斟句酌地道:“大概是太意外了没反应过来?再说,娘一直是这样的脾气,就算开心也看不大出。”

  瑟瑟看着他吐吐的模样,心中一动,不高兴地道:“三哥,我是你的亲妹妹,有什么话你还要瞒着我不成?”

  燕驰苦笑:“瑟瑟,她总是我们的母亲,子不言父母之过。”

  瑟瑟道:“舅舅马上就要到了,你总得让我心里有个数。”

  燕驰被她不过,迟疑片刻,终于还是婉转告诉她道:“舅家如今的状况不太好,自从外祖父去世,舅舅老实,守不住家业,家中已经败落下来了。娘是个要面子的人…”

  他没有说完,瑟瑟已经明白过来:“母亲怕舅舅状况不好,丢她的脸?”

  燕驰现出尴尬之:“娘也没有恶意,就是太好强…”

  “是啊,好强。”瑟瑟冷笑,打断他的话“她想把我嫁入皇家你知不知道?”

  燕驰一愣:“你说什么?祖母不是说已经和蒋家有约?”他忽地明白过来“难怪娘会带你进宫,还让你跟着长安公主一起去游玩。她怎么能瞒着父亲和我这么做?”

  瑟瑟松了口气:“所以,你和父亲都是不知道的?”

  “她怎么敢告诉父亲?”燕驰现出怒容“父亲再三关照,如今太子未定,几位殿下都对那个位置虎视眈眈,异常凶险,我们躲开还来不及,哪有凑上去站队的道理?何况,皇家的媳妇又岂是好做的,我们怎么舍得你去受这个苦?这件事父亲必不会同意,等父亲回来,我去和他说。”

  瑟瑟心一下子如同泡在温水中,温温软软的,笑着阻止他:“三哥,不用了,娘生你的气怎么办?”

  燕驰不赞同地看向她:“傻丫头,你是我妹妹,原该被我们宠着护着。前些年我离得远没法子,如今就在身边,别说为你受些气,便是挨顿打又怎么样?”

  瑟瑟道:“可是…”

  “没有可是。”燕驰她的脑袋,放软声音“我们回来了,你就放宽心,一切有哥哥呢。你是小娘子,每天漂漂亮亮,开开心心的就成。”

  与此同时,显殿。错金银螭纹三足香炉中轻烟袅袅,小宫女轻摇宫扇,将四角鎏金冰盆中散发的丝丝凉气扇开。

  萧皇后亲手将一叠炸糕推到萧思睿面前,笑容雍容:“我记得你幼时最爱吃这个,特意叫他们备的,你尝尝是不是原来的味道。”

  萧思睿目光落到炸糕上,神情淡淡:“多谢娘娘。”却没有动一下。

  萧皇后叹了口气,也不勉强:“你呀,这里又没有外人,还这么拘谨,这是和我见外了不成?”

  萧思睿道:“娘娘特意召见我,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

  萧皇后美目中出些许无奈,顺着他的意思转了话题:“昨儿晋城来我这里哭了一场。”

  萧思睿连眉梢都没有动一下:“长公主的事娘娘不必和我说。”

  “你呀,”萧皇后头痛地眉心,再次转了话题“张氏过世已有一年多,你年岁已经不小,是不是该考虑再寻一门亲事了?”

  萧思睿没有接口。

  萧皇后知道他的脾气,也不在意,继续道:“要不你考虑一下晋城?她对你一往情深,虽然脾气大了些,但模样身份都是一等一的,在你面前也算乖巧。云林寺的大师有言,你的姻缘,要找个八字重的小娘子才得住,晋城身份贵重,应该也合适。”

  萧思睿问道:“是长公主让娘娘来做说客的?”

  萧皇后道:“愿不愿意,你就给个准话吧。”

  萧思睿道:“我正要向娘娘讨个情。”

  这倒是稀奇了。萧皇后讶异:“何事?”

  萧思睿道:“我知娘娘为七殿下看中了几家小娘子,其中一位,想请娘娘将她从名单中剔除。”

  萧皇后万万没想到他提出的竟是这样一个要求,回过味来,又惊又喜:“你看中了谁?”阿弥陀佛,这个榆木疙瘩竟也会开窍,看上哪家小娘子吗?

  萧思睿开口道:“燕家小娘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抱住么么哒~

  林亦槿今天也是世最可扔了1个地雷~

  灌溉营养:“千南”+6“月正好”+3“狮子”+10“”+1~  wWW.igEXs.cOm 
上一章   娇娇   下一章 ( → )
欢迎光临哀歌小说网阅读免费小说《娇娇》,我们为您提供娇娇完本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还有更多类似娇娇小说在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