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歌小说网提供娇娇免费阅读全文
哀歌小说网
哀歌小说网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阅读榜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的小说 妙手神织 魔刀丽影 魔鬼老师 女神诡计 舂染绣塌 离婚女人 母亲淑媛 奶孙乱情 梦慾无间 若凄清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哀歌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娇娇  作者:纪开怀 书号:48729  时间:2019/8/11  字数:5343 
上一章   ‮章 24 第、24‬    下一章 ( → )
烛火已熄, 淡淡的月光透过窗纸照入, 光线一片昏暗。他抵着她,离得那般近, 近得她什么也看不清,只能看到他眼底漆黑幽深的光。

  “没有。”瑟瑟心里想哭, 面上却还是努力扯出一个笑来“只是您认了我为晚辈,我岂能再对您有非分之想?”

  他重复道:“非分之想?”

  瑟瑟的脸红了, 是她想歪了吗?怎么觉得这几个字在他口中缓缓重复说出, 竟显得说不出的暧昧。

  她勉强镇定道:“我知道您想帮我, 可您根本不喜欢我,何必勉强自己亲自娶我?别人也…”

  “别人?”他神色淡淡, 却姿态睥睨, “除了我,又有谁敢和皇家抢人?”

  瑟瑟心一横:“可我, 我已经…”

  正想说她已经收回了对他的喜欢, 他已缓缓道:“傻丫头,我知道你心里苦。是我先前没想明白, 辜负了你。现在你不用再为难自己了。”声音中竟隐约有几分怜惜。

  瑟瑟张口结舌:“不是, 我…”

  他微微皱眉,又出让她心惊的审视之:“我娶你, 你不欢喜吗?”

  一个“不”字在舌尖上滚了几滚,终究没有勇气吐出。瑟瑟心里发苦,面上却不得不做出赧然的模样:“我欢喜得很, 只是觉得做梦一般,不敢相信。”

  他出一丝笑意:“是吗?”

  她心下微松,下意识地点头,却忘了他们此时的距离。小巧的鼻尖不小心蹭过他的,起一阵战栗。她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将头向后仰去,慌乱间一下子撞到了椅背,疼得直气。

  他望着她手忙脚的模样,缓缓站直,将一只手搁到了她的肩头,另一只手绕过她的脖颈,覆上她的后脑,不轻不重地捏着。

  因着他的动作,她近乎被他围在怀中,额头正抵在他口和小腹之间。薄薄的夏衫几乎无任何阻隔作用,布料下肌的触感和温度异常分明。随即,他的口震动起来,她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在问:“还疼吗?”

  她浑身血都往头上冲去,身体僵直,脑中嗡嗡,哪里还能分辨疼还是不疼,忍不住叫了声:“睿舅舅…”

  那声音又细又颤,宛若猫爪,一下子挠上了他的心。

  他的动作顿了顿,目光微暗,不着痕迹地从她满的菱掠过,喉口发干。

  她恳求道:“您放开我,这样不好。”

  他看着她羞窘可怜的模样,止住动作,慢慢将手收回。就算他再怎么想狠狠地欺负她,想看她哭着求他,这会儿也不能之过急。万一她起疑心跑了,叫他报复谁去?

  他退后一步,神情淡淡,负手而道:“我要回去了。明天你只管跟你母亲进宫,不用担心,剩下的事我会安排。”

  她兀自未从血的冲击下回神,呆呆地“哦”了声。直到他从窗户跳出离开,她才忽然反应过来,他到走都没有说,他为什么会夜探她的闺房?而且,他怎么就忽然想娶她了,喜欢她自然是绝不可能的,是不甘心她再次嫁给陈括吗?

  可解决的办法千千万,何必非要娶一个害死过他的人呢,他究竟在想什么?

  她懊恼地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只觉眼前盘旋着大大的“完了”两字。

  不嫁陈括就要嫁萧思睿,她究竟是怎么把自己陷入到这样两难的境地的?

  瑟瑟心事重重,一夜都没睡好觉。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起身,把亲自过来盯着她穿衣打扮的萧夫人气得够呛。

  瑟瑟却没精力照顾母亲的情绪。嫁给萧思睿是绝对不行的,她实在没有信心不馅。可她想了一晚上,也没想出一个妥当的身之计,这会儿又是沮丧,又困得要命,坐在梳妆台前也在支着下巴打盹。

  萧夫人忍了又忍,才把说教的话咽了回去。瑟瑟困成这样,只怕无论自己说什么她都会当成耳旁风。

  只是,这个模样怎么见人?萧夫人百般无奈,只得叫王妈妈拿了自己的妆盒来,亲自上阵,为瑟瑟敷上薄薄的粉遮盖眼底的青色,又为她描眉画目,轻染胭脂。

  瑟瑟闭着眼睛任萧夫人折腾。她的底子本来就好,一张脸儿生得鲜妩媚,妍丽如画,萧夫人的手段更是高明。这样一妆扮,粉面霞,美目盼兮,便是抱月这般见惯了瑟瑟美貌的,也不由倒一口气,看呆在那里。

  萧夫人却还不满意:“你苦着一张脸做什么?娘昨天和你说了那么多,你还没明白过来吗?”

  瑟瑟昨天哭了一场,又被萧思睿要娶她的事吓到了,倒把对萧夫人的那点期盼全折腾得差不多了。这会儿被说,心中微微刺痛,却也不像昨般伤心生气了。她掩打了个呵欠,一脸无辜地道:“我困。”

  萧夫人精致的眉深深皱了起来。

  瑟瑟懒洋洋地随口安抚她:“您别生气啦,我在车上睡一会儿,保证到了宫里精神神的,不丢您的脸。”

  萧夫人看着她惫懒的模样头痛裂,开始后悔自己有些太心急了。她应该过几天再入宫的,也有时间好好教导女儿。可事已至此,说什么都迟了,她也只得提心吊胆地带着瑟瑟上了驴车。

  瑟瑟一上车,果然裹了一条毯子倒头就睡。等到萧夫人将她叫醒,她茫然了半晌,眼中才渐渐恢复了神采,问道:“到了吗?”她开帘子看了看,奇道“不是还没到吗?”又想倒下去继续睡。

  萧夫人拦住她,了一个纸袋过来:“就快到了,你早上什么东西都没吃,先吃点东西垫垫饥。”

  瑟瑟正想拒绝说自己不饿,忽然看到萧夫人期盼的目光,心中微讶。她低头看去,望见了纸袋上“胡记”的标记。

  她怔了怔,不由微微恍惚。胡记的米糕又甜又糯,香软无比,小时候她最最爱吃,却身子弱,吃多了不克化。那时候,她还跟着周老太君住在松鹤堂,被看管得严。有时候实在馋得慌,她便会抱着前来看她的萧夫人撒娇。萧夫人总会冷着脸说她一通,回头却叫人将米糕买回来,掰半块给她解馋。

  想不到萧夫人竟然还记得。

  萧夫人见她久久不动,讶道:“怎么不吃?”

  瑟瑟叹息道:“娘,我现在已经不爱吃这个了。”

  萧夫人一愣。

  瑟瑟低垂着眼睫,轻轻开口:“你们去江西的第二年,有一回,我馋米糕馋得慌,就叫抱月偷偷买了两袋子米糕回来,只想吃个够。后来,…”

  那会儿她搬回了云鹘院,没人管束,很是无法无天了一段日子。

  只是,再好的东西也不能食之无度。她的身子虽然已经好了许多,究竟也吃不消一下子吃下那么多米糕,没一会儿就腹痛难忍,闹到后来,连夜请了郎中。之后,她就吃不得米糕了。

  萧夫人愣住,许久,颓然道:“你没有和我说过。”她的声音顿住。女儿没和她说的,何止是这一桩。她们之间,横亘了三年的时光,无法跨过。女儿的一切,她都已陌生。

  瑟瑟笑了笑:“这怪不得娘。”只是,这样一闹,她再无睡意。

  萧夫人迟疑道:“我让她们去买些炊饼?”

  瑟瑟本想拒绝,看到萧夫人的表情,心头微软,终究还是点了头:“好。”

  吃了几口炊饼垫肚,驴车也吱呀呀行到了东华门。

  瑟瑟跟在萧夫人身后下了车,仰望宫门。铜瓦金钉的东华门依旧光耀夺目,宫门后,上次接她入宫的小内侍看到她们,笑嘻嘻地了出来。

  这一次,萧皇后并没有在显殿见她们,而是等在了御花园中的聚景轩。

  御花园并不大,却精致异常,堆了假山,挖了个人工湖,花红柳绿,风景绝佳。聚景轩临湖而建,四面轩敞,正是纳凉的好所在。

  瑟瑟母女到时,轩中已经有不少人。瑟瑟刚进去便察觉有一道目光恶狠狠地盯着她。她循着直觉看过去,恰和顾于晚带着敌意的目光对上。

  瑟瑟冲她微微一笑,把顾于晚气得眼睛又瞪大了几分,这才迅速地扫了一圈。除了顾于晚,萧以娴也在,她还看到了镇北侯夫人以及顾于晚的母亲戚夫人,上回见过的荀樱娘却不在。

  萧夫人带着她向萧皇后行礼,告罪道:“臣妇来迟,请娘娘恕罪。”

  萧皇后笑得雍容:“夫人哪里迟了?倒是你远道回京,舟车劳顿,辛苦了。”

  萧夫人只道“不敢”

  萧皇后含笑,目光落到瑟瑟面上,微微一凝:“燕二娘子?”她一眨不眨地看着瑟瑟,目中渐渐出一种奇怪的神气“上次见你还是一团孩子气,没想到打扮一番,竟是胎换骨。”

  这话赞得古怪,瑟瑟忍不住惊讶地看了她一眼。萧皇后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她身上,一寸寸细细打量着。

  瑟瑟的心中泛起一丝怪异的感觉,垂头谦逊道:“娘娘过誉了。”

  萧皇后微笑,很快收敛了全部异色,赐了瑟瑟母女坐。瑟瑟觑空向镇北侯夫人行了一礼。镇北侯夫人笑着向她点点头,心中不免疑惑:昨见这位小娘子不是说正与蒋家相看吗,怎么今就出现在了宫里?

  萧皇后看见,讶道:“原来嫂嫂和燕二娘子相识?”

  镇北侯夫人笑道:“昨儿九弟才领着她来见娘。”

  萧皇后目光微闪:“我差点忘了,九郎对这个新认的外甥女上心得很。燕二娘子上次进宫,他连饭都没让我留,巴巴地把人叫走了。”她笑着对萧夫人道“令爱得九郎垂青,也是她的造化。”

  这件事萧夫人是全然不知的,她刚刚到家就忙着准备进宫之事,别的事都还没来得及知晓。

  她含糊应下,惊疑不定地看向瑟瑟,镇北侯夫人口中的“九弟”皇后娘娘所说的“九郎”难道竟是那位?不会吧,那位素来独来独往,冷面无情,怎么会和女儿扯上关系,还认作外甥女?

  正在这时,有小内侍报道:“七殿下,十二殿下到。”

  众人向轩外看去,就见陈括穿一身宝蓝织金宽袖袍,头戴笼巾,围玉带,携着同样穿着宝蓝织金罗领短衣的十二皇子向里走来。

  清风徐徐,吹动少年如墨的长发,他眉眼温柔,徐徐而来,面容姣好更胜女子。

  轩中的人除了萧皇后都站了起来。

  瑟瑟目光无意识地扫过,一眼便看见顾于晚目光如醉,痴痴地看着陈括;萧以娴却是神色淡淡,毫无波动。

  是了,前世也是如此,顾于晚对陈括一见倾心,因此处处针对自己,甚至还使计让荀樱娘退出了竞争,却没料到,最后的赢家却是不显山不水的萧以娴。

  陈括兄弟俩进了轩,向萧皇后行礼。

  萧皇后笑着叫了起,问他们道:“你们怎么来了?”

  陈括偷偷看了瑟瑟一眼,出笑来。瑟瑟的眉微不可见地皱了皱,不着痕迹地侧过身,躲开他的视线。

  十二皇子晃着手中的帖子:“我们是帮长安皇姐来下帖子的。”

  长安公主是当今天成帝的幼女,今年刚刚十四,情活泼,素得帝后宠爱。前世,她和瑟瑟的关系也一直不错,还帮陈括传过好几次信。

  萧皇后问:“什么帖子?”

  陈括道:“长安皇妹想请这几位小娘子去屏山苑骑马。”屏山苑也是皇家园林之一,就在御马营附近,里面有一个极大的马场,供宫里的贵人们骑马玩乐。他看向瑟瑟几人,笑道:“还请诸位小娘子赏脸。”

  萧皇后笑道:“长安倒是会玩。”又对几个小娘子道“难道长安有这个兴致,你们休要扫她的兴,都去,好好玩个痛快。”

  顾于晚第一个响应:“公主盛情,敢不领命。”

  萧以娴也道:“定当前去。”

  一时只剩瑟瑟没有回答,众人的目光不由都落到她身上。

  瑟瑟面现犹豫之:“我,我不会骑马。”

  顾于晚眼睛一亮,嘴上却道:“那真是可惜了。”

  陈括却不慌不忙地道:“燕二娘子不会也不要紧,长安身边有善骑的宫人,可以教你。”

  萧夫人早在听到瑟瑟拒绝时就眉头微皱,这会儿听到陈括的话,面上出笑来:“那真是再好不过,瑟瑟这孩子,打小就想学骑马了,却一直没有机会。”

  瑟瑟:“…”她这个娘亲,还真是不遗余力地拆她的台啊。屏山苑之行看来竟是躲不开,避不了。

  她心中叹气:长安公主邀请她们几人去屏山苑骑马,这件事在上一世也发生过。而她不得不嫁给陈括,正是因为在骑马时发生了一件意外。

  作者有话要说:  那么问题来了,嫁给一个害死你的人还是一个你害死的人,哪个更可怕?

  瑟瑟:…地球好可怕,我要回火星(┬_┬)

  感谢以下小天使,(づ ̄3 ̄)づ╭

  林亦槿今天也是世最可扔了1个地雷,锦户_扔了1个地雷~

  灌溉营养:“小鱼” +1“小鱼”+1“狮子”+10“呆也算身高”+5“陌上烟雨。w。”+10“岁月静好”+1“孙家淼”+1“琉琉”+5~  wWw.iGeXS.CoM 
上一章   娇娇   下一章 ( → )
欢迎光临哀歌小说网阅读免费小说《娇娇》,我们为您提供娇娇完本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还有更多类似娇娇小说在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