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歌小说网提供娇娇免费阅读全文
哀歌小说网
哀歌小说网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阅读榜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的小说 妙手神织 魔刀丽影 魔鬼老师 女神诡计 舂染绣塌 离婚女人 母亲淑媛 奶孙乱情 梦慾无间 若凄清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哀歌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娇娇  作者:纪开怀 书号:48729  时间:2019/8/11  字数:6116 
上一章   ‮章 04 第、04‬    下一章 ( → )
瑟瑟一行到家的时候, 发现门口停着一辆大车, 一个高瘦的管事正笑眯眯地指挥着几个人将车上的箱笼往家里搬。

  瑟瑟看清那个管事,一下子从轿子里跳了下来, 叫道:“焦叔!”

  高瘦管事正是瑟瑟爹娘身边的大管事焦叔,听到动静, 看向瑟瑟,不由眼睛一亮,笑着向她行了一礼道:“二娘子。”

  瑟瑟的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急急问道:“焦叔, 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 是不是…”

  周老太君激动的声音入:“是老二回来了吗?”

  焦叔又给周老太君、范夫人、燕骏一一行过礼,这才答道:“是, 大人回来了。”

  瑟瑟问:“爹、娘, 还有三哥都回来了?”

  焦叔笑道:“是。”

  瑟瑟欢喜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忍不住欢呼一声, 飞也似地向里跑去。

  周老太君摇头道:“这孩子, 马上都要嫁人了,还这么莽莽撞撞的。”话虽这样说, 她的脚步也加快起来, 恨不得立马见到离家许久的儿孙。

  瑟瑟一口气就冲进了归雁堂,看见坐在椅上侧身与伯父说话的儒雅男子, 顿时热泪盈眶。

  父亲!

  父亲蓄了须,老了,瘦了, 也晒黑了。从前俊美儒雅的燕家玉郎容稍减,神采却越发飞扬。瑟瑟匆匆向伯父行了一礼,颤声叫道:“父亲。”

  燕佪看过来,目中神色先是有几分陌生,随即便出大大的笑容,喊道:“瑟瑟!”

  瑟瑟飞奔过去,一下子扑入他怀中,眼泪滴了他的衣襟:“您终于回来了。”上一世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她得知了父母兄长离世的噩耗,顿时将她整个世界都搅得支离破碎。这一世,感谢上苍,悲剧没有重演,父亲终于顺利回到了家。

  燕佪搂着已经长大的女儿,见女儿埋在他怀中哭得伤心,心中也不好受,抬手,瑟瑟的脑袋道:“傻妮子,父亲回家了,应该高兴才对,哭什么?”

  瑟瑟泪痕未干,已出笑意:“我是太开心了。”

  边上有人“哼”了一声,少年酸溜溜的声音响起:“敢情妹妹只看得到父亲远道而回,别人都看不到了。”

  瑟瑟站起身,看见了父亲身后浓眉大眼,负剑而立的少年,离家那年他才十五,身量未足,如今却长得比父亲都高了。她眉眼弯弯,含泪带笑地喊了声:“三哥!”

  燕驰扭过头:“现在再喊,晚啦。”

  瑟瑟“噗嗤”一笑,又喊了声:“三哥。”见燕驰还不理她,一叠声地喊道“三哥三哥三哥…”声音轻快柔软,如三月的春风,沁人心脾。

  燕驰顶不住了,走过来,用力抱了抱瑟瑟:“臭丫头,我给你带了好多梨瓜。还有你要的瓷器、茶…这么多,跑腿跑死我了。”

  这些都是她上回写信时要他们捎的。

  瑟瑟忍不住笑容更盛,殷勤地帮他捶背:“谢谢三哥,三哥辛苦啦。”

  燕驰嫌弃:“算了,就你这小猫似的力气,拍灰都嫌轻。”

  瑟瑟气呼呼地收了手,不识好人心!他一身钢筋铁骨,她还嫌捶得手疼呢。她四处看了看,问道:“娘呢?”

  燕驰道:“娘由大嫂陪着回云鹘院安置行李了。”

  瑟瑟一听就待不住了,飞也似地往外跑:“我去看看娘。”

  燕驰见她急匆匆的模样,连忙叫道:“慢点,别摔着了。”话音未落,瑟瑟已经跑得人影都没有了。

  云鹘院打破了往日的冷清,老榆树下,堆满了箱笼。几个力大的婆子正在把箱笼往屋里搬。

  秋氏陪着一个云鬓雾鬟,雪肤玉颜的女子在檐下说话。听到瑟瑟跑进来的动静,女子美目盼,看了过来。她肤极白,眸淡若琉璃,这样看过来时,便有一种格外清冷的意味。

  瑟瑟的脚步不知不觉慢了下来,看着她喊道:“娘。”

  女子不是旁人,正是瑟瑟的母亲萧夫人。

  萧夫人见到她,眉尖微蹙:“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冒冒失失的?也不向你大嫂行礼。”

  瑟瑟满腔兴奋顿时消失了一半。前世今生,她失去娘亲委实太久,差点忘了,娘亲是个多么重规矩的人,最不喜欢的便是她任纵情的模样。为了讨得娘的心,当初小小的她,哪怕在祖母身边再随意,在萧夫人面前却一直规行矩步,不敢越雷池一步。

  她停下脚步,规规矩矩向秋氏行了一礼。

  秋氏笑着打圆场道:“自家人不必这么多礼。二妹妹也是看到婶婶回来,太高兴了。”

  萧夫人这才出一点笑模样,对瑟瑟招了招手道:“过来,给娘看看。”

  瑟瑟上前,萧夫人打量了她一番:“你的耳坠怎么少了一只?”

  瑟瑟愣了愣,顺着她目光的方向摸了摸右耳,发现上面果然空空如也,竟不知是什么时候遗失的耳坠。

  萧夫人见她茫然的模样,眉头再次皱起:“女儿家的贴身私物何等要紧,你怎么就这么不经心?若被心怀歹念的人捡到,你…”“娘!”瑟瑟忽然就忍不住了,打断了她的话“您别说了,全是我不好。可事情已经发生了,您再责怪我也于事无补。你们今天回来是开心的事,不要为我生气了好不好?”

  萧夫人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然而看到站在一边的秋氏,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婆母对女儿实在宠爱太过,才把她的子纵得这般冒失莽撞,可这话她没法说出口,说了,便是对婆母不敬。罢了罢了,如今她已回来,还有一点时间,把女儿带在身边好好教就是。

  晚上,一家人都聚在了周老太君的松鹤堂。晚膳后,周老太君打发瑟瑟去催茶水,向燕佪和萧夫人提起今和蒋家的聚会。她对蒋家夫人和蒋让都很满意,提一提也让燕佪夫妇心里有个数。

  燕佪向来不管这些事,倒是萧夫人微笑道:“这事不急。”

  周老太君道:“瑟瑟今年都十六了。”女孩儿这个时候还没定亲,已经是迟了。

  萧夫人依旧是那副清冷矜贵的模样,不慌不忙地道:“娘,您放心,我们瑟瑟可不愁嫁。”

  瑟瑟端着茶进来,恰好听见萧夫人的那句话,不知怎的,心里忽然涌起一股不安。

  周老太君也出讶

  萧夫人却不多说,只道:“过几您便知道了。”

  安国公府笼罩在一片云中。

  藏弓和归箭守在书房外,看着头一点点西沉,直到斜月如钩,挂于中天,心头越来越沉重。整整五个时辰了,大人将自己关在里面,午膳和晚膳都没用,他们却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尤其是归箭想不通,不就是提了句“咸粽子”吗?大人这是闹什么脾气呢?

  忽然“吱呀”一声,书房的门被打开,萧思睿不知何时,换了件玄道袍,出现在门口。藏弓和归箭忙上去,一个说:“大人,晚膳还热在灶上,我叫他们送上。”另一个问:“大人可要梳洗?”

  萧思睿摆了摆手,两人都安静下来。不知为何,他明明没有任何表情,两人却都大气都不敢出。

  萧思睿道:“我出去一趟。”

  藏弓忙道:“小的这就去备车。”

  萧思睿道:“不必。”见两人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头也不回地吩咐道:“不必跟着。”

  藏弓和归箭相顾骇然。

  周老太君那里散场时,天色已经很晚。瑟瑟回到自己屋中,却是心中喜悦,了无睡意:父亲他们顺利回来了,没有重蹈前世覆辙,是不是说明,燕家其他人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

  敲门声忽然响起,瑟瑟见抱月正在铺,自己过去开了门,却是萧夫人过来了,对她道:“我过来看看你。”

  瑟瑟不由欢喜:娘亲虽然规矩大,可心里终究是念着她的。

  萧夫人示意跟在她身后的王妈妈将手中的包袱递给瑟瑟。

  瑟瑟接过,忍不住笑:“娘给我带了什么好东西?”

  萧夫人道:“打开看看。”

  瑟瑟笑嘻嘻地依言打开,目光所及,笑容顿时凝固:包袱里是一整套的衣物,霜枝莲纹的轻罗缃裙,水碧镶斓边的薄绸褙子,缀着珍珠的织云履…正是前世她第一次进宫时的打扮,也是后来大陈国破时,萧思睿命人送来的那身衣服。

  这是她的噩梦!

  上一世,这套衣服是萧皇后特意赐下的;这一世,母亲又怎么会拿出一模一样的衣服?难道冥冥之中竟有天意,有些事她无论如何都躲不开,避不去?

  瑟瑟的心一下子如堕冰窖。她抬头看向萧夫人,先前不安的预感越发强烈。

  萧夫人出微微的笑:“这是娘帮你准备的,也不知合不合身?叫抱月照着你的身形改一改,明你换上这套衣服随我进宫。”

  瑟瑟的手不自觉地攥紧:“进宫做什么?”

  萧夫人道:“皇后娘娘召见。”

  瑟瑟又问:“娘娘召见我们做什么?”

  萧夫人秀丽的眉又微微蹙起,不悦道:“这是娘娘的恩典,什么为什么?”

  瑟瑟抿了抿,冷冷道:“我不去。”

  萧夫人的脸色冷了下去:“越大越没规矩了,说什么胡话?雷霆雨,皆是君恩,皇后娘娘召见,是何等恩典,你敢不去?”

  瑟瑟道:“我身体不适。”

  “你!”萧夫人气得变了脸色,然而望见瑟瑟倔强的神色,她深一口气,又将脾气按捺下来,放软声音道“瑟瑟,休要任。”

  瑟瑟不说话。

  萧夫人目中闪过怒意,迟疑片刻,终于开口道:“你知不知道,你父亲这次回来,有机会做盐铁副使,甚至可以做三司使。”

  本朝设有度支、户部、盐铁三司,主管全国财政,主官为三司使,权位之重不下于宰相与枢密使,时人尊称为“计相”盐铁副使为三司使副手之一,主管矿冶、茶、盐、商税、河渠和军器等业,是个极要紧的职位。

  父亲在朝中全无根基,怎么会有机会担任如此要职?

  瑟瑟心中狐疑,看向萧夫人,静待她的下文。

  萧夫人却忽然转了话题:“皇后娘娘膝下七皇子与你同龄,尚未定下正妃之位。”

  瑟瑟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她呢。前世想不通的一切忽然明朗起来:为什么当初她一个江西安抚使的女儿有机会入宫,和枢密使顾相的孙女,参知政事荀相的女儿,以及皇后娘娘的亲侄女一起待选皇子妃,甚至萧后最早是属意她的,原来是这样。

  娘早就与萧后接洽上了。一旦事成,她身为盐铁副使的女儿身份也足够,还不至于让陈括的婚事太过惹眼。只是,后来父亲意外身为,婚事自然就不了了之了。

  萧夫人望着她,伸手要摸摸她的鬓角,柔声道:“我的瑟瑟,容无双,配得上天底下最好的儿郎。”

  瑟瑟的神情冷下:“所以,您是要卖女求荣吗?”

  萧夫人的脸色变了:“什么卖女求荣?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娘为您选个好夫君,保你一生荣华富贵,难道还是为了自己不成?”

  瑟瑟讥讽地看着她不说话。

  萧夫人的脸上挂不住:“你别天真了。七皇子如今养在皇后娘娘膝下,前途不可限量,有朝一说不定…”她顿了顿,总算没有把那僭越的话说出口,只道“水往低处,人往高处走,难道嫁给皇子不比嫁给一个小小的国子监司业之子要强得多?”

  瑟瑟道:“七皇子再好,我也不喜欢他。”

  萧夫人摇摇头:“老太君还真是把你养得不知轻重了。婚姻之事,乃结两姓之好,什么时候容得你一个女儿家喜不喜欢?”说到这里,看到女儿的神色,想到这孩子毕竟不在她身边长大,口气微微缓和“瑟瑟,娘也是为你好,休要任。”叫抱月“服侍二娘子先把衣裳换上。”

  抱月低着头,抱着衣服走近。瑟瑟一把将衣服打落。

  萧夫人眼中闪过怒:“瑟瑟!”

  瑟瑟道:“娘,分别多年,您知不知道我有多想您,多想爹爹和三哥?我盼着你们回来,可没想到,回来的第一天,您就…”她望着萧夫人,目光倔强,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萧夫人的眼眶也红了,见瑟瑟神色倔强,不由又是伤心又是头痛:这孩子,怎么就不明白她的苦心呢?旁人能有机会嫁皇子,不知该有多开心,更勿论这个皇子今后很有机会得登大宝。偏这孩子闹得像自己要怎么着她一样。她怎么不想想,自己是她的母亲,难道还会害她不成?

  何况,这桩婚事一旦成功,对她父亲的仕途也会有极大助益。她父亲疼她一场,她回报一二也是应该。

  罢了罢了,终究不是自己身边养大的,总没有这么贴心。想到这里,萧夫人就颇有些抱怨周老太君:谁家孩子没个头痛脑热,三病六灾的,偏她宝贝孙女,非要抱到身边养,生生叫她们母女分离。

  不管如何,和七皇子联姻之事势在必行,女儿现在小,不懂其中的好处,自己做母亲的总要为她把关,眼下,先想个法子把她哄回来才是。

  萧夫人想到这个孩子自小就是吃软不吃硬,神色缓和下来,用帕子点着眼角的泪道:“娘在江西,也是夜夜想你。你要实在不愿意娘也不勉强。只是,明入宫,娘已答应了皇后娘娘,你就算心里不愿意,为了娘,且先走这一趟好不好?”

  瑟瑟望着萧夫人,她美丽高贵的娘亲,便是垂泪的模样也是格外动人,心却是一阵阵发冷:若她真是十六岁的小娘子,萧夫人的话她大概就会信了,可如今,她有什么不明白的?萧夫人这是缓兵之计。

  可萧夫人已经退了一步,她终究没法狠心拒绝。她盼了两辈子的娘亲,她的骨血亲,这样含泪的恳求,她怎么忍心对方因为自己被萧皇后怪罪?

  瑟瑟终于点了点头。

  萧夫人出喜,示意抱月和她身边的王妈妈服侍瑟瑟换上衣物,若不合身,还需要连夜修改。

  瑟瑟如泥雕木偶任她们摆弄。等到一切完毕,所有人都离开,她关上房门,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走,伏在桌上无声地痛哭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忽觉微风飒然,烛火摇曳,心头一惊,缓缓抬起头来。

  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模糊的泪眼中,她只隐约看到他黑得发亮的眼眸,却看不清他的神情,心却一下子安定下来,喃喃叫道:“睿舅舅。”

  作者有话要说:  睿舅舅:我不是来安慰你的!

  忽然发现粽子的咸多嘛o(n_n)o

  感谢以下小天使,(づ ̄ 3 ̄)づ

  林亦槿今天也是世最可扔了1个地雷~

  灌溉营养:“稚女心hi”+10“stronging”+5“宝宝”+1“小铃铛”+1~  wwW.igExs.cOm 
上一章   娇娇   下一章 ( → )
欢迎光临哀歌小说网阅读免费小说《娇娇》,我们为您提供娇娇完本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还有更多类似娇娇小说在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