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歌小说网提供娇娇免费阅读全文
哀歌小说网
哀歌小说网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阅读榜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的小说 妙手神织 魔刀丽影 魔鬼老师 女神诡计 舂染绣塌 离婚女人 母亲淑媛 奶孙乱情 梦慾无间 若凄清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哀歌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娇娇  作者:纪开怀 书号:48729  时间:2019/8/11  字数:5534 
上一章   ‮章 73 第、73‬    下一章 ( → )
湖中心, 两艘龙舟越冲越快, 遥遥领先其它船,却是一会儿你快出一个船头, 一会儿他超出半个船身,气氛越发热烈, 春风楼彻底被排山倒海般的鼓劲声淹没。

  瑟瑟望向沸腾的人群,目光无意识地扫过,骤然定住。人群中, 一个形容狼狈的小丫鬟正匆匆往这边奔来, 赫然是燕晴晴的婢女奉剑。

  瑟瑟定睛看了看四周, 脸色变了:怎么只有奉剑一个人,阿姐呢?

  她心中隐约升起不安, 叫抱月陪着往外走去。龙舟赛正当进行得如火如荼, 除了袁三娘冷笑着扫了她一眼,其他人都没有留意。

  她在楼梯口碰到了奉剑。

  奉剑脸色灰败, 浑身发抖, 见到她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 含泪道:“二娘子, 我,我把大娘子弄丢了。”

  瑟瑟脑中顿时嗡的一下, 神色大变:“你说什么?”她看了看四周,拉着奉剑到一个角落“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奉剑哆哆嗦嗦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燕晴晴的外家范家离这里不远, 沿途人又实在多,燕晴晴便推拒了范家雇轿送她的好意,带着奉剑徒步而来。她和奉剑都是一身武艺,也不怕遇到什么意外。

  哪知,意外却偏偏发生了。

  天气炎热,两人走得一身的汗,忽然看到附近有铺子叫卖香瓜。

  两人正当干渴难当,燕晴晴便让奉剑去买瓜,哪知等到奉剑买好回来,却不见了燕晴晴的人影,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四处寻找问人,却哪里还找得着人,六神无主之下,只得先往春风楼来报信。

  瑟瑟做梦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光天化,朗朗乾坤,阿姐又武艺高强,有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掳走她?掳她的人究竟要做什么?

  奉剑焦灼地看着她:“二娘子,我们该怎么办?”

  瑟瑟勉强镇定下来:这件事现在还不能告诉祖母和伯母,她俩现在和叶夫人、袁夫人在一起,不管是把她们叫出来单独说话,还是提早告辞,都会让蒋家人觉出不对劲。阿姐被掳这件事一旦漏出去,她的名声就全毁了。

  她想了想,吩咐奉剑:“你立刻回家,将事情告诉大哥大嫂,让他们先派人找人,不要张扬。”又叫抱月“你悄悄把二哥叫出来。”

  她心慌意,前世曾经经历过的彷徨无助之感再次泛上心头。这件事,是前世不曾发生过的。难道,她改变了阿姐嫁给赵安礼的命运,老天就要为阿姐降下另一层磨难吗?

  她该怎么办?

  燕骏很快出来。瑟瑟把事情一说,燕骏也变了脸色。外面人山人海,要找到燕晴晴,不啻于大海捞针。而时间越久,燕晴晴遇到的危险也就越大。

  他想了想:“我去范家借人,不管如何,都要把人找到。”

  他正要回去随便找个借口离开,忽然听到有人喊瑟瑟:“燕小娘子。”

  两人循声看去,就见归箭行匆匆地上了楼。

  瑟瑟微讶:“你怎么来了?”

  归箭向她行礼:“大人命我将这个给小娘子。”将字条给了她,瑟瑟打开一看,顿时又惊又喜。

  纸条是从处方的纸笺上撕下一半,用炭笔写的字龙飞凤舞,极为潦草,显然当时情况紧急,上面只有几个字:燕大娘子,三元客栈,速来!署名是“魏”

  这是魏与义的字迹,他看到了阿姐?

  瑟瑟浑身的血一下子冲到了脑门,心头跳,她顺手将纸条给燕骏看,一边急急问道:“阿姐她在三元客栈?她有没有事?到底是谁掳的她?”

  归箭道:“具体情况小的也不太清楚。大人已经命藏弓带着人去那里助魏先生一臂之力,小娘子勿要太过担忧。”

  瑟瑟怎么能不担心?阿姐碰到赵安礼那个渣已经够不幸了,若是再出什么意外…可不管如何,能正好被魏与义发现,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归箭道:“大人知小娘子心忧,特命小的接小娘子过去。”

  瑟瑟恨不得上翅膀飞过去,却还保留着几分理智:“理由只怕不好说。”她可是来和蒋家相看的,提早离开实在说不过去。

  归箭道:“小娘子放心,是以乔太夫人之名接小娘子过去。”

  瑟瑟放下心来,乔太夫人的面子没人会驳。

  燕骏道:“我也去。”

  瑟瑟倒也希望他一起去,想了想,却还是阻止了他:“二哥,我们俩一起走太惹眼,何况,这里还需要有人遮掩。”燕晴晴迟迟未到,祖母和伯母想必已经在担心了,需要有人帮忙搪

  燕骏知道她说得有理,只得答应下来,对归箭抱拳感激道:“大恩不言谢,这次真是多亏了萧大人和魏先生。”

  听说是镇北侯家的乔太夫人要见瑟瑟,再看到奉命来接瑟瑟的归箭青色劲装上的飞鸢图,蒋家的人都大吃一惊。就连一直趾高气昂的袁三娘脸色也变了。

  以燕家的门第,燕瑟瑟何德何能,能和皇后娘娘的母亲扯上关系?

  瑟瑟心忧燕晴晴,却没空管她们怎么想,和周老太君、范夫人说过,又向叶、袁两位夫人致了歉,这才上了萧思睿派来的马车。

  马车没走多远就有安国公府的侍卫了上来:“人找到了,大人命属下带小娘子过去。”

  瑟瑟着急道:“阿姐她没事吧?”

  侍卫道:“小娘子去了就知道了。”

  瑟瑟心里一咯噔。

  马车很快到了三元客栈,里面静悄悄的不见什么人,和外面的喧闹仿佛全然两个世界。藏弓在堂中等着他们,见瑟瑟到了,拱了拱手道:“燕小娘子放心,这里已经清场封锁,没有人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瑟瑟心中越发不安,到底发生了什么,要叫萧思睿的手下这般如临大敌?

  藏弓直接领着她去了一个房间。门打开,瑟瑟一眼就看见了倚在头,双眼紧闭的燕晴晴。一青衫男子站在边,弯下去,捏住了她的脸颊。

  瑟瑟顿时又惊又怒:“住手!”

  男子吓了一跳,另一只手端着的碗一下子掉落地上,翻了一地,回过头来怒道:“做什么?人吓人,吓死人的知不知道?”

  瑟瑟见他模样,顿时呆住,连话都结巴了:“魏,魏大夫,你的脸,怎么,怎么又…”

  青衫男子赫然是魏与义,只不过前一阵子被燕晴晴打伤的脸原本应该已经痊愈了,这会儿却又青一块、紫一块,眼圈乌了,半边肿着,看着比原先还严重了几分。

  魏与义认出了她,怒火一下子熄了,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咙,吩咐左右道:“刚刚那碗凉水打翻了,快快再去打一碗。”

  瑟瑟看看上昏睡不醒的燕晴晴,再看看面上如开了染坊般的魏与义,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不够用了。魏与义救了阿姐,总不成还会被打吧?

  藏弓见她神情,知道她想歪了,帮着解释道:“我们赶来之前,歹人想对令姐下手。魏先生是为了救令姐,才被歹人打成这样的。”

  魏与义一听有意见了:“什么叫被打,明明对方的伤比我更重!”

  藏弓从善如地道:“是是是,是您打对方,不小心挂了彩。”

  魏与义哼了声:“这还差不多。”

  瑟瑟又是想笑又是吃惊:没想到魏与义竟是为救阿姐伤成了这样。

  印象中,魏与义这人,大概是做了大夫,见惯生死,情其实颇为凉薄,从不喜管闲事;再加上他不谙武艺,碰到需要动手之事,向来是往后缩的。这次他发现阿姐被掳,愿意报信她已经够惊讶了,居然还主动出头,和歹人搏斗起来了?

  她知道刚刚错怪了魏与义,心中抱歉之极:“魏先生,对不住,刚刚是我鲁莽了。”

  魏与义大度地挥了挥手:“不知不罪,你也是护姐心切。”

  瑟瑟看向兀自未醒的燕晴晴,担忧起来:“阿姐怎么还不醒?”

  魏与义道:“无事,只是被人用**针扎了下,失去了知觉,一碗凉水灌下去就好。”

  **针?这世上竟还有这种东西?瑟瑟变了脸色:“究竟是谁,竟用上了这般无的手段?”

  魏与义正要答话,藏弓的手下重新送了一碗凉水进来。

  魏与义道:“先把燕大娘子救醒吧。”

  瑟瑟接过水碗,让抱月帮忙扶着燕晴晴,掰开她的嘴,自己一勺一勺地小心灌着冷水。

  不一会儿,燕晴晴呛咳一声,慢慢睁开眼来。

  瑟瑟大喜:“阿姐,你总算醒了。”

  燕晴晴迷茫地看看她,又看向四周,越发困惑:“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瑟瑟道:“说来话长,多亏魏大夫救了你。咦,魏大夫呢?”瑟瑟扭头四处寻找,哪里有魏与义的人影?

  藏弓忍笑道:“魏先生怕吓到燕大娘子,先回去上药了。”

  瑟瑟:“…”她也是女儿家,魏与义刚刚怎么就没怕吓到她?

  燕晴晴却听出问题来了,担心问道:“魏先生又受了伤?”

  瑟瑟道:“他是为了救姐姐受的伤。”

  燕晴晴出惊愕之

  瑟瑟问道:“阿姐,你被人扎了**针,还记得究竟怎么回事吗?”

  燕晴晴出羞愧之:“是我大意了。”

  原来奉剑被打发去买香瓜后,燕晴晴本来站在路边等她,结果人涌动,一个年轻的妇人被挤到了路边,差点摔倒。燕晴晴好心去扶了那妇人一下,哪知那妇人指间竟夹着几枚极细的钢针,她察觉不对,已经来不及了。

  之后的事她就不知道了。

  瑟瑟问她:“你可认得算计你的妇人?”

  燕晴晴摇了摇头。

  藏弓开口道:“她是赵安礼雇来的人。”

  赵安礼?姐妹两同时出惊愕之,怎么又是他?

  藏弓将一份按了指印的口供拿给姐妹俩。

  两人看过,顿时气得浑身发抖。

  燕晴晴咬牙道:“无之徒!”只懊恼当初打他打得太轻了。

  瑟瑟心中也是恼怒之极,只恨自家权势不够,没能将赵安礼直接弄死,再也不得翻身。这人委实太不要脸了!

  原来赵安礼和母亲俞氏闹翻,离家出走和卢美娘双宿双飞,先前两人还好。可没多久,问题就来了。赵安礼是书生,从小不事生产,四体不勤,不会谋生之业,卢美娘又被俞氏强行落胎,伤了身子,要在家将养,两人一坐吃山空。

  赵安礼离家时带的那点银子用完后,两人只能靠着卢美娘从前的积蓄为生,矛盾就出现了。

  卢美娘不满意赵安礼的大手大脚,赵安礼不满意卢美娘的抠抠搜搜,两人吵了几次后,赵安礼就感到了后悔。

  他怎么就猪油蒙了心,为了这么个女人,断送了自己的前途?燕晴晴那蛮妇纵有千般不好,也不会像卢美娘一样,为了一两贯钱对着他哭天喊地。

  他本是意气奋发,想着就算退了亲,只要他考取进士,不怕没有更好的子,却没想到,因着退亲之事,他竟被捋了贡生资格。如今,他科举无望,再要找个燕晴晴这样的官宦人家女儿竟也是不能了。

  何况,想到当初燕晴晴送自己的一顿老拳,他就心中深恨:凭什么自己如此落魄,燕晴晴却毫发无损,还能再嫁他人?

  他越想越恨,心中起了歹念:他要报复燕家,他要让燕晴晴再也不能另嫁他人。

  **针是卢美娘给他的,那是卢美娘昔日跟着师父卖唱时,她师父送她的防身之物。卢美娘大概是巴不得赵安礼有新目标,慷慨地把三针全贡献了出来。

  那个妇人则是他雇的一个跑江湖卖解的。将燕晴晴倒后,他们就将燕晴晴入早就准备好的小轿,送到三元客栈的房间里。

  赵安礼打得如意算盘,他只要夺了燕晴晴的清白,燕家就算再不甘,也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为了燕晴晴的名声,还要回头来求他。到时他勉为其难,纳她做妾,正好狠狠地羞辱燕家一番。

  他得意洋洋,眼看计划施行顺利,正要玷辱燕晴晴,结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被魏与义无意中发现,关键时刻,冲进来打断了他的好事。

  两个人狠狠打了一架,两个人都不谙武艺,只凭着本能扭打在一起。赵安礼被酒掏空了身子,最后居然是打架万年老输的魏与义占了上风,把他按在地上狠揍。只是自己也没落着好,等到藏弓他们赶到,早成了鼻青脸肿的模样。

  燕晴晴又叹又笑又是感激:“魏先生伤势可有碍?”

  藏弓道:“只是皮外伤,过几便无事了。”

  燕晴晴放下心来,示意瑟瑟扶她下了,盈盈下拜:“这次真是多亏了诸位。”

  藏弓不敢受她的礼,慌忙避开:“燕大娘子无需如此,实在折煞我等。”

  瑟瑟在一边,愤怒过后,却渐渐皱起了眉,总觉得赵安礼的口供中似乎有哪里不对。

  作者有话要说:  舅舅蹲在角落里画圈圈:放我出场!

  感谢以下小天使,挨个(づ ̄3 ̄)づ╭

  风从九州来扔了1个地雷,风从九州来扔了1个地雷,34871999扔了1个地雷~

  灌溉营养:“绒的团子”+10“舒意”+1“素素”+1“双鱼座”+10“林亦槿今天也是世最可嘛”+2~  wWw.iGeXS.CoM 
上一章   娇娇   下一章 ( → )
欢迎光临哀歌小说网阅读免费小说《娇娇》,我们为您提供娇娇完本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还有更多类似娇娇小说在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