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歌小说网提供娇娇免费阅读全文
哀歌小说网
哀歌小说网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阅读榜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的小说 妙手神织 魔刀丽影 魔鬼老师 女神诡计 舂染绣塌 离婚女人 母亲淑媛 奶孙乱情 梦慾无间 若凄清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哀歌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娇娇  作者:纪开怀 书号:48729  时间:2019/8/11  字数:5792 
上一章   ‮章 23 第、23‬    下一章 ( → )
俞氏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之极, 下意识地去看赵安礼。等她看到赵安礼闪烁的目光, 哪有什么不明白的?她不舍得怪儿子,却是恨毒了卢美娘, 勉强道:“此事许有误会。”

  误会?连氏快言快语地道:“她有没有孕,找个大夫一验不就知道了?”

  俞氏恼恨地看向卢美娘:“她一个风尘女子, 便是真怀了孩儿,又怎么能证明一定是安礼的骨?”

  这种指责卢美娘怎么肯受?立刻跪地嘤嘤低泣:“奴虽身在风尘,跟随官人时依旧是完璧之身, 腹中骨千真万确是官人的, 请安人明鉴。”话是对着俞氏说的, 目光却楚楚可怜地看向赵安礼。

  赵安礼也道:“娘,美娘腹中确实是孩儿的骨。”

  俞氏被他气了个倒仰:“孽障, 孽障。”她望向卢美娘, 眸中陡然出凶光“这个孩子不能留!”

  赵安礼大惊:“娘!”

  卢美娘也凄然叫道:“安人!”

  俞氏看也不看他俩, 对范夫人赔礼道:“亲家放心, 这事我必会处理好,绝不叫晴晴受一点委屈。”

  范夫人脸色铁青:“不必了, 我们晴晴无福, 高攀不起贵府郎君,婚事就此作罢。至于你们的家事, ”她厌恶地扫过赵、卢二人“就不用拿来恶心人了。”

  她转身要走,俞氏蓦地开口道:“且慢!”

  范夫人冷淡地道:“俞娘子还有何话可说?”

  俞氏收起先前赔小心的姿态, 出傲慢之:“亲家,婚事当初是你家老爷亲口定下,如今要退亲,亲家只怕也做不了主吧?”

  范夫人脸色微变。

  俞氏又道:“我儿固然有错,然我已尽力弥补,夫人还是这般不依不饶,只怕传出去未必好听。晴晴这么好的小娘子,若是因此受累,我们于心何忍?”

  范夫人气得浑身发抖,俞氏这话恶毒之极,这是要将退亲的罪名硬往燕家头上扣啊,女儿家的名声珍贵,她这是在威胁,若是退亲,要用流言毁了晴晴。

  可她不能不承认,俞氏说的虽是歪理,有一点却没错,这件事无论怎么做,她的女儿都会受到伤害。

  范夫人陷入两难之境。

  瑟瑟在一旁心中暗叹:大伯母当家理事虽然也算一把好手,但燕家家庭关系简单,祖母周氏又是个直厚道的,待儿媳妇便如女儿一般;大伯虽寄情山水,无上进之心,却也没学别家搞什么红袖添香之事,大伯母的一辈子也算顺风顺水了。比起丈夫死后,一手护住家产,拉扯儿子长大的俞氏来说,脸皮之厚,行事之老辣到底还是差了许多。

  想当初,阿姐在赵家实在过不下去,想要和离,俞氏也是百般阻挠,只肯休。他们不知花了多少气力,想了多少法子,最后还是已经是太子的陈括亲自过问,阿姐才能和赵安礼顺利和离。

  现在,俞氏千方百计不想退亲,不外乎是退亲的理由实在不体面,她不能因为这个毁了儿子的前程。可赵安礼这种猪狗不如的东西,又凭什么配踩着阿姐的血泪,获得锦绣前程?

  退了亲,阿姐就算遭遇再不好,也不会比嫁入他们赵家更差。

  可前世的事发生过的事别人不知道,万一被俞氏威胁住就糟了。还有阿姐,毕竟是打小定下的亲,中意了赵安礼这么多年…瑟瑟担心地看向燕晴晴,姐妹俩目光汇,瑟瑟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门亲事,阿姐无论如何都不想要了,宁可玉碎,不愿瓦全。

  瑟瑟放下心来,开口道:“伯母,刚刚我在隔壁其实还听到了几句话,只是想着我们和赵家结亲一场,总要留几分颜面。可如今,却不得不说了。”

  范夫人一愣:“什么话?”

  俞氏却道:“燕二娘子,我知道你护着你阿姐,但说话总要将证据。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瑟瑟早料到她这一招,不慌不忙地道:“我说的话俞娘子不信无可厚非。不过,幸好我还有一个证人。”

  俞氏一愣:“证人?”

  瑟瑟点头,指向归箭“这位是萧大人的随从,刚刚恰好经过。”

  范夫人不认得归箭,燕晴晴却是认得的,惊讶地看向瑟瑟。

  瑟瑟给了她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

  俞氏的目光落到归箭衣襟上的飞鸢图上,顿时变了脸色。

  归箭拱了拱手道:“小的刚刚路过这里,听到里面有女子问,‘新妇厉害,奴进门会不会受磋磨?’一开始并没有留意,可没想到接下来的话实在叫小的大吃一惊。”

  范夫人忍不住追问道:“什么话?”

  俞氏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

  归箭道:“他说,‘就算她进了门,管家的也是娘,还有我护着你,她能拿你怎么样?你若敢对你不好,看我怎么收拾她。’”

  字字诛心!

  范夫人气极恨极,手指着赵安礼,颤颤发抖:“赵安礼,你的良心何在?”这样黑了心肠的丈夫,晴晴若是嫁过去,还有什么好日子可过?

  俞氏勉强道:“亲家…”

  范夫人大怒:“住口!谁是你的亲家?”

  俞氏何曾被人这样当面喝问过,脸色顿时变得不好。

  赵安礼见母亲吃亏,也不跪了,一下子跳了起来:“娘,你又何必对燕家赔小心?大丈夫何患无,儿有功名在身,定能找到比燕家更好的岳家。”他鄙夷地看向燕晴晴“怎么也比这个蛮妇好一百倍。”

  范氏气得大叫一声,蓦地向后倒去。众人大惊,叫娘的叫娘,叫伯母的叫伯母,都围了上去。燕晴晴动作最快,一把扶住范夫人,心急如焚地唤着她。

  范夫人心痛如绞,眼前阵阵发黑:赵安礼,好个赵安礼!她的晴晴,她捧在手心娇养大的女儿,怎么容得人如此羞辱?

  闹到这个地步,俞氏也知婚事再无可挽回,懊恼之极:安礼真是被那个狐狸惑住了,这种糊涂话藏在心里也就罢了,居然敢说出口!范氏到底是他的长辈,把人气成这样,传出去的话,他还要不要名声?

  她恶狠狠地扫过卢美娘,心中恨极:都是这个扫把星让儿子昏了头。

  赵安礼过来拉她:“娘,我们快走吧。”他也没料到竟会把范夫人气得倒下,有些慌了神。眼前燕家人一片混乱,等过会儿反应过来,只怕不会轻易饶了他。

  结果刚走两步,便被拦住。

  燕晴晴将范夫人交给两位嫂嫂,眉眼俱赤,一步步走近赵安礼。赵安礼吓得直往后缩:“你要做什么?”

  燕晴晴一声不吭,猛地一拳击出。赵安礼大叫一声,只觉一股巨大的力道撞上小腹,整个人都痛得佝偻起来。

  燕晴晴一字一句地道:“这一拳,是为我娘打的。你将她气成这样,这是你该受的。”

  俞氏刚刚都吓得呆了,这会儿才反应过来,想要跨前一步,却被抱月拦住。瑟瑟在一边似笑非笑地说:“俞娘子,令郎挨一拳,总比被告忤逆长辈要合算得多吧?”

  俞氏脸色骤变。

  燕晴晴的第二拳又挥了出去,这下子,赵安礼踉跄一步,直接跌坐在地,疼得叫都叫不出来了。

  燕晴晴面无表情地道:“第二拳,是为我自己打的。从此之后,恩断义绝,再无干系。”

  她又举起拳。

  卢美娘一声尖叫,蓦地扑到赵安礼身上:“别打了,要打就打我好了。”

  燕晴晴看着卢美娘,一声嗤笑:“打你?你配吗?”赵安礼秉如此,没有卢美娘,疑惑也会有张美娘,王美娘…她倒觉得自己该感激卢美娘,若不是她,自己还不知道赵安礼是个什么东西。

  她居高临下地望着这对狼狈不堪的野鸳鸯,冷笑道:“但愿你们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与此同时,隔壁隔间中,刚刚被藏弓请来的尚书省左司郎中冯举头痛裂地道:“萧大人,你特意把下官请过来,就为了听这些妇人间的琐事?”

  萧思睿酒意上头,晕晕沉沉地一手支着头。听到冯举抱怨,淡淡道:“那位姓赵的是个贡生。”

  冯举一愣,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本朝选士,素重德才兼备,像赵安礼这种为了风尘女子谋算正的,可以说是品行低劣,不堪为士。尚书省左司管着礼部,取士之事正是职责所司,赵安礼此举既然被他撞个正着,自然不能放过。

  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贡生,居然要劳动这位特意请了他来?要知道,这位可是出了名的不管闲事,独来独往,这次肯参加同僚的聚会都已让他们受宠若惊。

  冯举暗暗称奇,决定要好好打听一下,这个小小的燕家和这位究竟有什么关系?至于这个赵安礼,冯举捋须,不以为意地道:“既然此子品行不佳,功名革了便是。”

  瑟瑟回到隔间时冯举已经离开。藏弓守在门口。萧思睿趴在桌上一动不动,似已睡着。

  瑟瑟望着他出了会儿神,拿起挂在椅背上的披风,轻手轻脚地帮他披上。

  下一刻,她眼前一花,他蓦地直起身,她纤细的腕已落入他手中,被死死扣住。披风从他身上滑落,盖在了她的脚面上,腕上疼痛裂,她却顾不得。

  他死死盯着她,眸幽黑,神情可怕。

  她心头惊骇,好不容易克制住内心的恐惧,柔声而道:“睿舅舅,我只是帮你披披风。”

  他似是怔了怔,目光落到地上的披风上,可怕的神情一点点消散。

  瑟瑟依旧不敢放松,委屈道:“你把我攥疼啦。”

  他又是一怔,只觉掌心中一片柔腻,低头看去,但见皓腕如玉,纤细可爱,落入他掌中,竟仿佛轻轻一用力便能将之折断。

  感觉到扣住她腕的力道放松了几分,瑟瑟略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转了转腕子,试图挣脱他的掌握。

  一挣,没能挣脱。瑟瑟心里打鼓,又软软开口道:“您先放开我好不好?”

  心头仿佛被羽轻轻挠了一下,一股意电般迅速蹿遍全身。他的手反地紧了紧,又克制住自己,沉默地松开,却见少女雪白的腕子上多了一圈红痕,看着可怜极了。

  她注意到他的神色,忙将袖子放下,笑盈盈地道:“没事,过一会儿就消掉了。”

  他没有说话,心中却知道她在宽他的心。她一身冰肌雪肤,惹人怜爱,却娇得很,一旦掐出红痕,极难消褪。她又怕疼。为此,即便是笫之间,他除非失控,否则总是小心翼翼的,不敢过于肆意。

  心中想着,他又有些燥热起来。他暗暗叹了口气:今的酒实在多了些。

  瑟瑟将自己的来意说出:“我是来向您辞行的。今真是谢谢您了。”

  他望着她客气有礼的模样,心头莫名地感到了不悦,想也不想便开口道:“不必谢。我送你回去。”

  瑟瑟道:“家里叫了车…”

  他眉心,打断她:“我送你。”随即站了起来,顺从自己的心意伸手她的秀发“听话。”

  瑟瑟:“…”得,看来这位的酒还没解。但凡他清醒着,绝不可能对她做出这样亲昵的动作。

  他却似乎上瘾了,又她的头顶。

  瑟瑟忍不住了,一把拍开他的手,气道:“头发会的。”

  他望着她气鼓鼓的模样,慢地“哦”了声:“我们走吧。”

  瑟瑟提醒他:“你不是来参加聚会的吗?”先走不大好吧?

  他皱眉道:“无趣得很。反正我已经到过了,不必再去。”

  瑟瑟没法子了,和喝多了的家伙也说不清,只得让步道“我让抱月去和她们说一声。”

  他随意点点头,向前走去。走了几步,见她没跟上,回头不悦道“你还愣着做什么?”

  瑟瑟无奈,只得好好地跟上他。

  等到上马车时,问题来了。抱月去报信还没过来,她膝盖疼痛,根本爬不上车。

  瑟瑟讪笑:“要不等抱月来吧。”

  萧思睿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却忽然伸出手,握住她柔软的肢。

  灼热的大手贴上感处,瑟瑟整个人都僵住了。她心中大窘,拒绝道:“不行。这样子不…啊!”萧思睿发力一提,瑟瑟反对的话还没说全,已经腾空而起,落在了车上。

  他跟在她身后上了车,似乎丝毫未察觉他先前动作的不妥,不紧不慢地道:“进去再说。”

  瑟瑟气绝,暗暗发誓,以后再要遇到他喝多了,她一定离得远远的。

  好在他在车厢中没再出什么幺蛾子,只是坐在对面,撑着额头望着她发呆。偏偏目中没有丝毫念,只是安静地看着她。

  他到底要做什么?瑟瑟头大如斗,干脆闭上眼,眼不见心不烦。

  马车很快就到了燕家。抱月扶着她下了车。瑟瑟想起一事,叫住归箭道:“且慢离开。”又吩咐抱月“去我头的匣子拿两贯钱来。”她打发太平楼的店小二时问归箭借了二两银子,自然不好欠着。

  归箭心虚地看了眼车厢内,忙道:“不用还了。”

  瑟瑟道:“这怎么成?”

  萧思睿在车厢中听得皱起眉来。

  正在这时,一道惊喜的声音忽然响起:“燕二妹妹?”

  瑟瑟循声看去,就见一个十六七岁,容貌清秀的少年郎和几个太学生一起,徒步往这边而来。他身旁的其他几个太学生都好奇地向她看了过来。

  不就是昨她为燕骥还钱时,追了她车几步的那个燕骥的同窗吗?

  瑟瑟茫然:这是谁啊,叫得这么亲热?然而分明感到车内有一道锐利的视线投了过来。她心中微讶:这人,萧思睿认得?

  作者有话要说:  睿舅舅:怎么不认得?又来一个不长眼的,惦记我家娇娇儿。

  感谢以下小天使,么么哒~

  星二喵扔了1个地雷~

  灌溉营养:“绒的团子”+51“寻”+1“stronging”+1“林亦槿今天也是世最可嘛”+2“miso”+5“本人炒帅”+51~  wWw.iGeXS.CoM 
上一章   娇娇   下一章 ( → )
欢迎光临哀歌小说网阅读免费小说《娇娇》,我们为您提供娇娇完本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还有更多类似娇娇小说在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