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歌小说网提供娇娇免费阅读全文
哀歌小说网
哀歌小说网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阅读榜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的小说 妙手神织 魔刀丽影 魔鬼老师 女神诡计 舂染绣塌 离婚女人 母亲淑媛 奶孙乱情 梦慾无间 若凄清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哀歌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娇娇  作者:纪开怀 书号:48729  时间:2019/8/11  字数:5487 
上一章   ‮章 13 第、13‬    下一章 ( → )
他喝酒了?

  瑟瑟抬头, 看到他亮得惊人的乌眸, 头痛起来。这家伙,向来是喝得越多, 眼睛越亮,看他这模样, 铁定喝了不少。

  最糟的是,他的酒量其实不怎么样。

  瑟瑟心中警铃大作,小心翼翼地直起身, 试图和他拉开距离。就在这时, 他身子一晃, 忽然向前一栽。

  两人站得实在太近,瑟瑟毫无防备, 一个转身, 恰恰撞入了他的怀中,竟仿佛投怀送抱一般。

  男子身上的热力裹着酒气扑面而来, 瑟瑟大窘, 身子后仰,猛地向后退让, 却见他手飞快地抬起, 她的后脑一下子砸到一温软之物。

  他皱起眉来:“怎么这么莽撞?差点就撞到脑袋了。”

  酒气袭来,萦绕鼻端, 瑟瑟浑身不自在,心跳如鼓,想往后退, 身子已抵住了木壁,再无可退之处。四周全是他的气息和存在,她脑中醺醺,只觉自己也仿佛饮了酒一般,一片混乱,茫然地看向他。

  然后,便感到有一只温热的大手胡乱她的后脑。她这才反应过来,她刚刚砸到的是他的手,若不是他拿手挡了一挡,她的后脑勺就该砸到木壁了。

  “睿舅舅,”她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嚅嚅而道“谢谢你。”想要推开他又不敢,只得努力往后缩,恨不得将整个身子都贴上木壁。

  他依旧低着头看她,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此刻两人位置的尴尬,声音因酒意带上了沙哑,低低问道:“刚刚在看什么,这么入?”

  瑟瑟越发不自在,支吾道:“没,没什么。”悄悄挪动身子,掩耳盗铃地试图挡住刚刚偷窥的孔。

  她一动,刚刚还放在她后脑的大手忽然下滑,握住了她纤细的肢。

  感受到落在感处的力量与热度,瑟瑟浑身寒都竖起来了,挣扎起来:“睿舅舅。”她求救地看向抱月和归箭,这时才发现,不知何时,那两人已经退出了隔间,守在门口。

  偏偏他还凑到她耳边低低道:“别这么叫我。”

  瑟瑟结结巴巴地问:“为,为什么?”

  他看向她红的菱,眉皱得愈紧,诚实地道:“你每次这么叫我,我都想堵住你的小嘴儿。”

  啥?瑟瑟目瞪口呆,抬头望见他越来越深的眸,一个灵:这个“堵”不会是她想的那个“堵”吧?看来他是真的喝多了,不然这种话,他清醒时怎么可能说出口?

  萧思睿望着怀中小佳人僵住的神色,忽然就笑了,揽住她肢的手蓦地发力。瑟瑟只觉自己蓦然腾空而起,不由大惊失,却发现他只是将她抱到了一旁,随即便放开了她。

  瑟瑟如蒙大赦,一连往后退了好几步。

  萧思睿的眼睛依旧停留在她刚刚呆着的地方,人被他抱开,原本被她挡住的小孔就全无遮掩了。

  他望着小孔,脸色微微沉了下去。

  瑟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暗暗叫糟。

  被发现了!这下完了,他如今自诩是她的长辈,一定会教训她的。要知道这家伙有的时候,刻板得实在叫人抓狂。这会儿还喝多了,更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果然,他缓缓开口道:“瑟瑟可听说过‘非礼勿视’四字?”

  瑟瑟不说话。

  他的神情严厉起来:“你刚刚可是在偷看别人的事?”

  “这么凶做什么?”瑟瑟委屈“您也说了不能偷看别人的事,可这不是别人的事。”

  他出疑惑之

  瑟瑟垂下眉眼“睿舅舅”是不敢喊了,只道:“您是不信我吗?我没骗您,到底怎么回事,您看了就知道了”

  萧思睿见她如霜打的茄子般,一副恹恹的模样,心头顿时软了,一张脸再也板不起来。

  瑟瑟窥见,眼珠子转了转,委委屈屈地催促道:“为了我的清白,您一定得看看。”

  萧思睿望着她娇娇的模样,只觉脑袋晕晕沉沉的,果然凑过去看了眼。等看清隔壁情形,他不由一愣,拧眉看向瑟瑟。

  瑟瑟狡黠而笑,鼓掌道:“好了,你也看了,这‘非礼’之事总不是只有我一个做了吧?”

  萧思睿这才明白过来,哭笑不得,这小丫头,刚刚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合着是挖坑给他跳呢。自己洗不白了,就把他也泼黑。

  瑟瑟笑嘻嘻地道:“反正看都看了,看一次也是‘非礼’,看两次也是,您就让我把好戏看完吧。”

  萧思睿:“…”头痛裂地眉心,想到刚刚看到的,终究没有说什么,默默让开了位置。

  这么好说话?瑟瑟意外地看了他一眼,酒醉的他真比清醒时可爱多了!

  隔壁的情形已经有变。

  刚刚那一会儿工夫,隔壁不知何时多了两人,一个是范夫人,另一个则是个有几分面的妇人。那妇人生得极为瘦削,穿一件簇新的藏蓝色织锦褙子,眉稀疏而淡,眼角下垂,看着便是一副严厉的面容。

  正是赵安礼的母亲俞氏。

  俞氏挽正着燕晴晴的手柔声劝慰她:“好孩子,千错万错都是安礼的错,你可不能说气话。”劝了一会儿,神情严厉地看向赵安礼“孽障,还不跪下!”

  赵安礼满脸气愤,却不敢违背母亲的话,无奈双膝下跪。卢美娘见状,也哭哭啼啼地跪在赵安礼后面。

  俞氏怒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跪在这里我面前,给我滚远些。”

  卢美娘被骂得面皮紫涨,眼泪直,却不敢得罪俞氏,乖顺地跪远了些。

  赵安礼现出不忍之。俞氏恨铁不成钢:“孽障,你做的好事。晴晴这么好的娘子你不珍惜,倒把那卖唱的蹄子当作宝。”

  赵安礼叫道:“娘!美娘不是这样的人。”

  俞氏大怒,死死盯着他:“什么美娘丑娘?安礼,你莫忘了,你和晴晴是打小定下的亲事,岂能说毁就毁?若是退了亲,别人会怎么传?”见赵安礼神色松动下来,她又缓缓而道“何况,你去哪儿找个晴晴这样好的娘子?”

  赵安礼和俞氏眼神汇,蓦地冷汗涔涔,伏地道:“是儿糊涂了。”娘说的对,他是要读书上进,考进士科,求金榜题名的,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坏了名声?不娶燕晴晴,他一时半会,又去哪里找个出身、样貌皆合心意的娘子,卢美娘的肚子可等不得了。

  俞氏见儿子明白过来,心中松了口气,向范夫人歉意地道:“亲家母,孩子小,难免会犯糊涂,全是我平时疏于教导之过。如今他已知错,还请亲家母再给他一个机会。”

  赵安礼也道:“岳母,两位嫂嫂,晴晴,都是我不好,你们若还有气,只管责罚我。”

  范夫人面沉如水,指着卢美娘问:“她怎么处置?”

  赵安礼脸色微变。俞氏为难道:“她现在还不是我赵家的人,我们不好处置。就让安礼发个誓,再不见她如何?”

  赵安礼猛地抬起头来:“娘!”

  俞氏沉声道:“安礼,晴晴才是你的正。”

  赵安礼道:“可是…”他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数变,终于没有再说下去,转口道“好,我发誓,不再见她。”

  卢美娘脸色大变,不敢置信地看着赵安礼:“官人…”

  俞氏的目光骤然投向她,锋锐宛若利刃:“卢娘子慎言!这官人两字非你能呼。”

  卢美娘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却见赵安礼悄悄递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心中稍稍镇定下来。

  俞氏见她安分下来,赔笑对范夫人道:“亲家还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出,我们但凡能做到,必竭尽所能。”

  范夫人一时没有说话,赵家能做到这样,已经算得上有诚意,只是想到刚刚赵安礼说的那些伤人的话,看到女儿悲伤愤怒的模样,到底意难平。

  还没嫁过去,赵安礼就已经在嫌弃女儿了!

  秋氏忍不住低声道:“娘,若是退亲,终究是晴晴吃亏。”她们是女方,一旦退亲,不管是哪方的过错,女方总免不了名声受损,以后再要说门好亲事就不容易了。

  范夫人顾忌的正是这一点,否则早就和赵家撕破了脸。

  一时众人都陷入了沉默,等着范夫人的答案。

  这边,瑟瑟眼见自从俞氏出现,情势急转直下,抿了抿嘴,直起身来。她寻到已在窗边坐下,撑着额头的萧思睿:“睿…呃,我能不能求您一件事?”

  萧思睿眉心,勉强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她:“你刚刚叫我什么?”

  瑟瑟:“…”她因着他先前“堵嘴”那番话,硬生生地把“舅舅”两个字下,倒显得那个“睿”字突兀无比了。

  萧思睿眼神有些发飘,语重心长地道:“瑟瑟,我只把你当晚辈,你应该知道吧?”

  瑟瑟:“…”萧思睿目中漏出一丝怜惜:“你放心,既认了你为晚辈,舅舅一定会帮你挑个如意郎君。不该有的念头,你,就收起吧。”这话,既是说给她听,更是说给自己听的。

  瑟瑟简直想对天翻白眼了,人家喝多了发酒疯,这位喝多了居然这么自恋?

  她挂念着燕晴晴那边的事,实在没心思和他演戏,意思意思地点了点头,依旧把话题引回来:“您再把归箭借我一用好不好?”

  萧思睿疑惑:“你借归箭做什么?”

  瑟瑟道:“叫他作证,帮姐姐退亲。”

  萧思睿望着她理所当然的模样,忍不住又眉心:“你可知道退亲对一个女儿家意味着什么?”她到底年纪还小,做事全凭冲动,退亲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瑟瑟不解地看他:“您是觉得姐姐不该和赵家退亲吗?”

  萧思睿哑然,忽然就想起前世形销骨立的燕晴晴。她只比瑟瑟大了一岁,可被赵家磋磨了两年后,原本那般明媚英气的女子,竟是心如死灰,看上去比瑟瑟大了十多岁。

  赵家,就是个火坑。

  他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道:“你去吧。”

  瑟瑟高高兴兴地“哎”了声,借机道:“大伯母呆会儿问起来,就说是您同意我去的。”

  这个得寸进尺的小混蛋,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萧思睿神色不豫地看着她,就听到她软声求道:“好不好吗?”

  真要命!

  两人一站一坐,差不多恰好能平视。她就站在他对面望着他,雪白的小脸上带着乞求,杏眸如水,朱带笑,边的梨涡浅浅动人。

  他按住发烫的心口,深一口气:一定是酒多了,才会让他的心这么容易跳。

  她见他迟迟不答,柔声又问了一遍:“好不好吗?”

  “好。”他怎么忍心拒绝她?上一世,她若是愿意用这样的语气求他,哪怕她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会帮她摘回来。

  瑟瑟开心了,笑靥如花:“谢谢您。”

  有了萧思睿的承诺,瑟瑟底气顿足,叫上抱月和归箭,一起往隔壁去。

  刚到门口,就听到燕晴晴的声音响起:“我只有一个要求,退亲!”

  满屋皆惊,一屋子人的目光唰唰的全落到她面上。

  燕晴晴脊背得笔直,苍白的面上,眸光坚毅,斩钉截铁地道:“我要退亲!”

  俞氏眸中闪过一抹愠,随即对范夫人笑道:“这孩子,正在气头上呢。退亲这话岂是轻易说得?”

  范夫人面现犹豫之:“晴晴。”

  燕晴晴的眼泪忽地就夺眶而出,什么话也说不出,只重复道:“我要退亲!”

  俞氏的脸色沉了下去:“好,很好,退亲可是你们提出的。”言下之意,竟是要把退亲的罪名归于燕家。

  瑟瑟心头大怒,蓦地开口道:“赵安礼行为不检,还未娶便和人珠胎暗结,若不退亲,难道姐姐嫁去你家做现成的娘吗?”

  众人大吃一惊,俞氏也显得极其意外,失声道:“你说什么?”看了看她,又狐疑道“你是?”

  范夫人的声音几乎和她同时响起:“瑟瑟,你怎么来了?”

  瑟瑟向范夫人行过礼,似笑非笑对俞氏道:“俞伯母,我今天恰好在这里吃饭,结果听到了一段有趣的对话,伯母想不想听一听?”

  俞氏惊疑不定。

  瑟瑟也不管她要不要听,对抱月使了个手势。

  抱月会意,捏着嗓子道:“官人究竟要拖到什么时候?”语调、声音,分明与卢美娘一模一样。

  随即,抱月的声音又变为男子的:“美娘,我心里一千个一万个想早点你既进门。可她还没入门,我哪能纳你?娘那一关就过不了。”赫然是赵安礼的口气。

  …

  抱月一句一句地说,等到说到那句“官人,你早些成亲吧,便是奴等得,腹中孩儿也实在等不得了”燕家诸人的脸色已经难看之极。

  范夫人再也忍不得,拍案道:“俞娘子,这样的女婿我们燕家只怕消受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づ ̄3 ̄)づ╭

  tide扔了1个地雷,草莓味的番茄酱扔了1个地雷,戏墨者扔了1个地雷~

  灌溉营养:“真相只有一个” +30“星二喵” +5“?氧气” +9“命中注定”+1“林亦槿今天也是世最可嘛” +2“千南”+6“岁月静好”+1~  WwW.IgExS.Com 
上一章   娇娇   下一章 ( → )
欢迎光临哀歌小说网阅读免费小说《娇娇》,我们为您提供娇娇完本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还有更多类似娇娇小说在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