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歌小说网提供娇娇免费阅读全文
哀歌小说网
哀歌小说网 总裁小说 同人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官场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阅读榜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的小说 妙手神织 魔刀丽影 魔鬼老师 女神诡计 舂染绣塌 离婚女人 母亲淑媛 奶孙乱情 梦慾无间 若凄清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哀歌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娇娇  作者:纪开怀 书号:48729  时间:2019/8/11  字数:5635 
上一章   ‮章 52 第、52‬    下一章 ( → )
归雁堂中一时安静下来, 落针可闻。

  范氏从呆愣中回过神来, 吩咐仆妇给客人上茶。瑟瑟闻到茶香,便知上的是父亲从江西捎回来的云雾茶, 暗叫不好。

  云雾茶秀而味醇,原是作为贡品的上等好茶, 以萧思睿的身份,燕家自然要拿出最好的茶来招待。可瑟瑟知道,这人其实是最不喜欢云雾茶的香味。

  可她没法说,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将茶盅送到嘴边, 啜了一口, 又啜了一口…

  瑟瑟:“…”啜到第三口,他似乎才反应过来, 眉心, 望着手中的茶盅,一副想吐又勉强忍着的模样。

  瑟瑟强忍住笑垂下头去。所以, 他刚刚到底在想什么, 走神得这么厉害?却由于这一段曲,紧张的心情消散了许多。

  半个时辰后, 承安郡王继妃先到。她二十的年纪, 容长脸,细眉细眼的, 边一颗黑痣,一副精明能干的模样。

  承安郡王继妃见到萧思睿也吓了一跳。孔氏给她使了个眼色,低声音跟她讲了待会儿乔太夫人要来的事。

  又过了一盏茶工夫, 乔太夫人的轿辇终于出现在归雁堂外。众人不敢怠慢,都立在堂下接。萧思睿上前,亲自扶着穿着满头银发的乔太夫人下了轿。

  瑟瑟偷偷打量着她。乔太夫人和记忆中还是一样的模样,穿一件绛紫松鹤纹褙子,红润的面容上,鼻梁高,一对眼睛湛湛生光。那是一双叫人一见便不由心生畏惧的眼睛,此时,却带着点笑意,瞪了萧思睿一眼:“你小子也有求我办事的时候?”

  萧思睿正伸手挡着轿帘,防止它打到乔太夫人,闻言,随口答道:“我不是怕您在家中无趣,给你找点事解闷吗?”

  偏偏他说话时神情还是一贯的严肃正经。

  乔太夫人哭笑不得,摇了摇头,绛福寿纹抹额中间,拇指大的祖母绿在阳光下闪过耀眼的光。

  众人纷纷向她行礼。

  乔太夫人随和地道:“不用多礼。”

  她随和,众人可不敢随和,依旧恭恭敬敬的。

  在场的众人或多或少都听说过乔太夫人的事迹:年轻的时候萧老侯爷在外征战,几次军粮短缺,全靠她筹措粮草,渡过难关;最传奇的,有一次老侯爷外出征战,城中空虚,北人悄悄掩袭而来,群龙无首之际,她身而出,稳定军心,指挥仅剩不多的守城士兵滚木、浇油,投石…种种手段皆使出,守住城池,等到了老侯爷的大军回救。

  这样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即便不是皇后娘娘的母亲,本身也足够叫人尊敬敬畏了。

  众人进屋,分宾主坐下,乔太夫人是个爽快人,直接开口道:“既然请我和朱氏做中人,究竟怎么回事,先说一遍吧。”

  孔氏抢先道:“太夫人容禀,燕二娘子淘气落水,也不知怎的捡到了小女的荷包,非说是小女推她入水的。”

  承安郡王继妃抓到了重点:“燕家二娘子说是被县主推下水的,有没有人看到?”

  自然是没有的。瑟瑟早料到了她们会倒打一把,也不慌张,从容道:“别院门口,县主已经亲口承认了此事。当时一起的小娘子都听到了,归箭和藏弓当时都在,可以作证。”

  乔太夫人看向归箭。归箭恭敬地道:“确实如此。”

  “冤枉,”孔氏挤出几滴泪来,拿帕子按着眼角“当时的情景,燕小娘子咄咄人,小女害怕闺阁之物外,为了拿回荷包,无奈承认了下来。可这事是万万没有的,萦儿的品行我还能不知道?要不然我也不会气不过,上门来讨个公道了。”

  瑟瑟看着她唱作俱佳的表演,佩服不已:这手颠倒黑白、混淆因果的本事还真是了不得啊。燕家人直,难怪前世会吃了大亏。

  乔太夫人声不动,问瑟瑟:“燕小娘子,你可有话说?”

  瑟瑟不慌不忙:“荷包不是我捡到的,是我从推我下水的人身上扯下来的。上面的带子已经扯断,当时我还回去时归箭他们应该都看到了。”

  乔太夫人看向归箭,归箭点了点头。

  承安郡王继妃在一旁了一句:“这也证明不了什么,捡到荷包后,同样可以扯断带子。”

  周老太君怒了:“王妃娘娘这话可没道理,我家二丫头无缘无故的,为什么要诬陷县主?”

  孔氏正等着她这一句,冷笑道:“老太君这话问得好,同样,我想问一句,萦儿无缘无故的,又为什么要推你们府上的小娘子下水?说句冒昧的话,凭她的身份,萦儿还不至于将她放在眼里,哪用得上做这种事?”

  为什么?为的是蒋让,陈萦出于嫉妒才会推她。可这个理由瑟瑟并不能说,一来她无法解释为什么知道蒋让喜欢自己;二来,说了,反而坏了自己的名声。

  孔氏见瑟瑟不说话,得意起来:“说不出来了吧。因为你根本就在说谎,你嫉妒萦儿,才会诬陷她。”

  瑟瑟望着她咄咄人的嘴脸,心中叹息:涉及到女儿家的私,一旦揭开,势必会结下死仇。如果淮安郡王府愿意到此为止,如果孔氏没有欺上门来,没有这样颠倒黑白,她也许也就永远让那些成为秘密了。可有些人执不悟,再要退让,就是置自己、置燕家于万劫不复之地了。

  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她了。

  她下了决心,面现害怕之吐吐地道:“县主害我的理由我倒是知道,只是我不敢说。”

  孔氏一愣,随即冷笑道:“你说啊,我倒要看看你能编出什么理由。”她问过陈萦,陈萦一口咬定是不小心将人推下了水,她就不信对方能说出什么理由来。

  瑟瑟左右手手指轻轻绞在一起,十分不安的模样:“我不小心窥破了县主的秘密。”

  孔氏越发不信:“什么秘密?”

  瑟瑟迟疑:“真要说?”

  孔氏气势如虹:“你说。”

  瑟瑟低着头轻声道:“县主思慕国子监司业家的郎君。”

  孔氏又是一愣,随即怒火上涌,一下子站了起来:“你胡说什么?”

  承安郡王继妃也变了脸色:“燕小娘子,你可要想清楚,有些话不能说。你若拿不出证据来,那是诬陷。诬陷朝廷敕封的县主,可是重罪。”

  瑟瑟小声问道:“若我有证据呢?”

  承安郡王继妃和孔氏对视一眼,目惊疑。

  听了许久的乔太夫人这才开口道:“如有证据,老身自会为你做主。”

  瑟瑟感激地谢过乔太夫人,对抱月吩咐几句。抱月出去,不一会儿,拎着一个锦袋过来,交给瑟瑟。

  瑟瑟道:“里面的东西是我无意中捡到的,没想到会惹来杀身之祸。”

  这些话当然是她编造出来的,锦袋中之物正是她从陈萦的荷包中取出来的。然而,陈萦为什么害她的真相不能说,她也只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叫孔氏和陈萦知道被人冤枉,却有口难言,无从辩驳的滋味。

  她将锦袋呈上。乔太夫人的侍女接过递给乔太夫人。乔太夫人打开锦袋,从中取出一方杭绸素帕,随手抖开一看,顿时变了

  承安郡王继妃离她最近,不由凑过头去,但见帕子上提着几句诗:“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字迹有些晕开,应该是浸过水。帕子一角坠着一枚赤金宝相花纹的男式戒指。

  承安郡王继妃的脸色也变了:这这这,分明是用以私相授受的情诗信物。

  瑟瑟提醒道:“戒指内侧有字。”

  乔太夫人老眼昏花,看不清楚,将东西交给身边的侍女:“你眼神好,看看是不是有字。”侍女拿起戒指仔细看了看,指着一处道:“这里有一个‘萦’字。”

  乔太夫人道:“孔氏,我记得你那女儿的名就是萦?”

  陈丰脸色煞白,孔氏比他镇定些,手指死命掐住掌心道:“萦儿也许只是抄录诗句…”帕子上的字迹一看就是陈萦的,就算乔太夫人现在不认识,也可以找来陈萦从前写的比对,她没法否认。

  侍女忽地“咦”了声,指着帕子道“反面还有几行小字。”

  乔太夫人道:“念。”

  侍女领命,读道:“蒋郎见字如晤,自三月西子湖畔相会,桃花映红,人面难觅…”

  孔氏的脸色也变得煞白。她想起来了,三月,她带着几个儿女游湖,在湖边遇到了蒋司业的家眷,当初萦儿的目光就频频落在蒋司业的小儿子身上。没想到她胆子这样大,竟敢做出私相授受的事来,还把这样重要的把柄落到他人手上!

  她竟然还瞒着自己!

  孔氏越想越气,越想越慌:若她告诉了自己,她们何至于一点准备都没有,闹到如今这般不可收拾的地步。

  乔太夫人皱起眉来,问孔氏道“令爱可是与蒋氏定亲了?”

  孔氏的脸一下子涨成了猪肝,心中却知道大局已定:女儿的名声,淮安王府的名声,经此一事,再也无法挽回。

  对方指出了女儿推人下水的动机,也提供了完整的证据,还有证人,便是她再能颠倒黑白,这天也遮不住了。

  私相授受,杀人灭口,哪一项说出去都不光彩,女儿的这辈子算是完了。这一仗,她彻底输了。

  她浑身冰冷,手脚不住发抖,若不是哽着一口气强行撑住,几乎瘫软在地。陈丰见状不对,忙搀扶住她。她一把推开儿子,勉强直脊背,抖着嗓子道:“是我教女不严。”

  承安郡王继妃也脸色难看,却也无话可说。

  她们怎么也没想到,以她们的身份,联手对付一个小小的燕家女,竟会偷不着蚀把米,非但没能奈何得了人家,还将陈萦彻底葬送,甚至连整个淮安郡王府都为之蒙羞。

  陈萦的父亲原本很有希望争夺世子之位,经此一事,再也无望。从此后,他们这一房,在郡王府再也抬不起头。

  孔氏越想越恨,越想越怕,想到丈夫若是知道此事,只怕生啖了她们母女的心都有,整个身子都开始发抖。她胡乱代了几句场面话,想要离开。

  瑟瑟又叫住她。

  “夫人,”小姑娘望着她,笑容依旧甜蜜,只是在孔氏眼里,这笑容不啻于恶魔。“既然证明了我不是诬陷县主,你先前的赔罪的承诺总该兑现了吧?”

  孔氏灰溜溜地走了,临走前忍辱答应,待陈萦伤好,便如自己承诺般,带着她来向瑟瑟磕头赔罪,随后送入寺庙,以赎此罪。

  她也不敢不答应,有乔太夫人和萧思睿两尊大佛坐镇,由不得她说话不算话。

  事情已了,萧思睿亲自送乔太夫人回去。临走前,乔太夫人把瑟瑟叫到面前,仔细打量了她一番,出笑意:“果然是个可人的小娘子,难怪阿睿疼爱。”从腕上褪下一个水头极好的翡翠镯子赏了她。

  瑟瑟受宠若惊。要知道,前世,即使身为陈括的贵妃,乔太夫人照样看不上她,连个正眼都吝于给,更休提这样和颜悦地赏见面礼了。

  萧思睿却道:“您的好东西多着呢,就送这个也忒小气了吧。”

  乔太夫人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对跟在身边的妈妈笑道:“你听听,你听听,这是真疼新认的外甥女儿呀,都想着帮她算计我的东西了。”

  那妈妈也笑:“九郎君是不和您见外。”萧思睿在族中行九,镇北侯府的人向来这么称呼他惯了。

  瑟瑟忙道:“太夫人,您不要听睿舅舅的,这个镯子已经太贵重了。”

  乔太夫人笑道:“这有什么贵重的。我今没准备,赶明儿去我那儿玩,我库里有好些漂亮的首饰适合你这个年纪的小娘子。”

  瑟瑟答应也不是,推辞也不是。乔太夫人对她另眼相看全是看在萧思睿的份上,然而,萧思睿认她为外甥女可不是为了抬举她,未必愿意她和萧家人走得太近。她不由下意识地看向萧思睿。

  萧思睿道:“还不谢过太夫人?”

  这是要她答应下来了?

  瑟瑟想了想,大大方方地谢过了乔太夫人。

  乔太夫人果然很高兴,和她约好了再见的时间,依旧由萧思睿扶着上了轿。轿子启步,萧思睿的车在门外,先步行相随。瑟瑟忍不住追了一步,喊道:“睿舅舅。”

  萧思睿回头看她,依旧是素来平静冷淡的模样。

  瑟瑟言又止,终究只是裣衽一礼:“今多谢你了。”

  萧思睿道:“我并没有做什么,要谢,也该谢太夫人。”

  瑟瑟含笑:“太夫人自然也该谢的。”可若没有他,乔太夫人怎么会帮她?这个人情,她终究是欠下了。

  萧思睿深深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燕家人如在梦中,断没想到瑟瑟竟有这个机遇,引来这样两位大人物的垂青。但不管如何,危机解决,实在值得庆贺。

  欢乐的气氛一直延续到晚膳后,几个小辈陪着周老太君说说笑笑,松鹤堂中比平时还要热闹几分。范夫人匆匆走入,神情紧张地道:“宫里来人了。”

  室中静寂下来,周老太君诧异:“宫里,哪个宫里?”

  范夫人道:“还能有哪个宫?”

  一屋子的女人顿时面面相觑,差点以为听错了,以燕家的身份地位“宫里”两字委实离她们的生活实在太远了。

  如今,又有什么事?

  范夫人道:“皇后娘娘宣瑟瑟明入宫觐见。”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更,男配终于即将登场^_^v

  ps:红包继续掉落!

  看到有小天使问更新时间,统一回复下,更新一般都会在中午十二点掉落,若有意外,作话来不及说,会在文案和评论区请假^_^  Www.IgExS.CoM 
上一章   娇娇   下一章 ( → )
欢迎光临哀歌小说网阅读免费小说《娇娇》,我们为您提供娇娇完本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阅读,还有更多类似娇娇小说在线为您推荐